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1998年LESLIE谈音乐、电影、人生...

日期:2008-03-16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一、 音乐。
“在过去的二年当中,我只发过一张国语的专辑,就是“宠爱”,那么“宠爱”的时候主要是,都是主题曲,就是电影歌曲,然后到在这二年之内,就只有另外一张广东歌的专辑“红”那“红”呢就造成了很大的争议,有一些朋友就~~~各走极端了,有一些朋友就非常喜欢,有一些朋友就觉得非常的不喜欢,还有就是因为主要我估计原因就是在这个片里头就有两首歌曲,一首叫“偷情”,一首叫“红”,就是比较有争议性,那么所以,这张专辑要发之前,就是在这个案子定下来的时候,唱片公司的老板,还有我们就开了一个很长的会议,那就是希望在这个专辑里头,能够又改变一下从前的张国荣,不一样的张国荣。就是比较回到大自然一点的那种感觉。那整张专辑都是比较有一种很自然的,你会经常在平常的日子里都会碰到的一些人跟物里头找出来的一些感觉。“
“那所以这张专辑,我感觉上是比从前的专辑都比较来得自然一点,那么在改名方面也用了几个话题,就是说,就一直在找一个比较能够配合这个专辑的一个名称,后来就找到了一个叫,在法文叫“春天”的字眼,叫PRINTE MPS,因为我觉得很配合到这个专辑的主题。“
“上一张专辑“宠爱”的国语专辑的时候,每一个朋友听完之后都说,国荣,你那个专辑是蛮好听的,可是都是慢歌,为什么呢?难道你现在都忘了,不会唱快歌吗?其实不是这样的缘故,是因为,主要是上一张是主题曲比较多嘛,电影的主题曲,那么所以这次就因为有鉴于这个原故,所以就~~~这次的歌曲的取向方面都也是比较平均,就是有快歌,有中板的,也有慢板的歌曲。就是能够配合到每个听众的口味,比方说,我们有一些比较劲量板的歌曲,象“Every body”跟“my God”.还有中板象“Love Like Magll”就是CHAGE专门写给我的那首歌曲,还有一些歌曲,象我自已写的“以后”,还有“真相”,那些歌曲~~~~还有“取暧”都是一些比较耐听的慢歌,那所以就说,这次的专辑是什么都有,包罗万有。”
“我要感谢Chage,因为这次是他跟亚洲的其他国家的艺人第一次合作,那么他先选了的是我,我非常感激,可能也是因为我的电影在日本也~~~~他应该会看过,然后都~~~对我有个比较强烈的感觉,那么他也知道我是一个歌手,而且我在去年在日本也开过二场蛮成功的演唱会,那么在日本行内的朋友也去看过反映都非常好,那么这次我跟他合作,我发觉到他真的蛮会抓这个专辑的感觉,就是我~~~他~~~这首歌有两个板本,一个叫“Mar Shmallcw”就是日本板的,“Mar Shmallcw”的意思就是棉花糖。然后还有一个就是国语板的叫~~~~叫什么名字?(忘了)OK,国语板的叫“Love Llke Maglc”其实歌词方面都其实是很一样的,都是在说一对男女之间在感情上平常时候的那种生活啊,在吵吵闹闹之间能够感受到有那种真正的爱情的那种感觉。非常浓烈的一种很现在的一种生活的~~~~方式,那么我觉得CHAGE因为其实跟我~~~CHAGE一点都不熟,反而ASKA就是在很久以前通过成龙大哥他的关系,曾经介绍我认识一下,那到现在才有机会跟CHAGE一起合作,我觉得非常的开心,那么我也非常希望就是有一天,那么能够跟他一起合唱,这是我另外一个希望能够跟CHAGE一起合作的经验。”
“这张专辑的那个方向都是从两位朋友就是刘志宏跟刘思铬他们二个我的朋友来负责。可是这里头就是有一首歌曲是我自已想出来的,为什么说不是我作曲呢,而是想出来的,那其实我自已不会谱曲,就是我能把那个旋律想出来,之后交给他们,让他们帮我从我的旋律之下,把它变成一个编排成一样东西,那么这首歌曲叫“作伴”,我觉得那首歌曲,就是在我脑海当中跟他们编好之后,又是不一样的东西,反而就是能够把一些比较新的元素出来,那么我非常感激他们,不过我自已当然要用心去唱,其实也是蛮有意思的一首歌曲,就是说人有时候蛮寂寞的,然后就是能够找到一个人做一个伴,就是已经是一件非常好的事,那么这首歌曲是一首慢板歌曲,就是比较感性比较温柔的歌曲,那么也是我的强项吧。”
“过去我的专辑,我都采取一个比较强硬的态度。就是所有的我的过去的专辑都是我自已要当那个监制,要不然就是一个合并的方式,就是跟另外一个监制去做我的专辑。这一次,我觉得,我要用另外一个态度去投入我的工作,就是不要加进我自已的意见,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歌手,最重要的是怎样去演绎好每一首歌曲,所以这次我就不加任何意见。从开始的时候,就是从选歌从填词方面都没有加上任何意见,除了只有一首歌曲,就是我自已写的,是我自已作曲的歌之外,其他别的九首歌曲呢都是有很多就是台湾的高手,效果出来都非常令我自已满意,还有就是我们的老板啦,特别是三毛,他非常喜欢这个专辑,那我觉得这个决定,也是可能是正确的,因为毕竟我自已最擅长的是广东专辑方面,那在国语专辑方面,我还是希望能够有一些比我更了解这个国语专辑的市场的朋友来协助我,那和我觉和我这一次是对的。”
“这次我拍那些音乐录象带,是比较痛苦的状况之下完成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都有很多不同的语言的歌曲在里面,有些歌呢就有两个板本,一个是国语板一个是广东板,然后有一些就是国语板跟日语板的,那所以就是在拍摄当中,都有出现很多的大字报,就是很大的一张纸,然后都把所有的歌词都填上去,然后要人家都帮我把它拿着,有的时候就把另外一张拉走看第二张这样子,那么所以都是比较烦复的,还有就是,有的时候要靠一些朋友提场,就是在上一句没唱完的时候,就第二句已经要接上来的当中他就要把第二句的那个词念给我听,然后我去唱,对嘴这样子的,所以就是比较辛苦,还要做表情,还要走路啊,怎样做动作这样,所以这次是比较辛苦,可能因为我都希望就是,我自已蛮喜欢演戏的,所以说我希望我所有的音乐录像带都能是我自已担纲演出,所以就是这一次就比较拍得多一点。”
“录唱片也要经过很痛苦的那种旅程,就是要在录音室里头,慢慢象熬汤一样的把歌曲熬出来,然后怎样去通过一些,很好的监制,他们怎么样去帮你,协助你去投入的唱歌到不到位,就是要他们告诉你,你那一句好,那一句不好,然后可能你们听的时候,是四分钟的歌曲,我们要花上~~~有的时候,看你运气好不好,就是状态好不好,状态好的时候,可能四五十分钟就过去了,啊,就是录完了,那么就很开心,去喝咖啡,去跳舞,有的时候状态不好,一录就是~~~~今天不行,明天吧,明天来还是不行,那又花个三四天、四五天都试过了,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把歌录好,不过我则才所有在讲的,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无能你拍电影还是在唱歌录唱片的时候,我自已的方法就是,都会先为自已设计一个画面,象你在看一幅画的时候,每幅画背后面都有一个故事,那么我在收到一个剧本的时候,也要先要想象一个画面,那么在这方面我都是这样子去比较了解自已需要怎么样把事情做好。”


二、电影
“拍电影最过瘾就是,你可以在一年之内拍三部很不一样的电影,怎么说呢?你比方说,你可以在年初的时候,拍一部现代片,然后在年中的时候拍一部古装片,然后在年底的时候拍一部年代的片,就是比如说三十年代的片,那我觉得~~~猫有九条命,那演员就有很多条命。那我觉得最过瘾的事情就好象是在超越时空,还有就是尽量去把每一个角色,都拿捏得很准确。让人家相信你就是电影里头那个角色的人物,那就是拍电影的过瘾的地方。还有就是在电影方面,你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比方说要花上三个月啊,半年啊的时间,然后还要等他们把后期都做好,有的时候要等上一年之后,你才能看到结果。然后观众的反映是怎样呢?你得等到一年后,半年后才知道那个反映是什么样子的。演唱会就很不一样,就是在短短的,当然还是要经过很多准备的工夫,还有就是说很多筹备的工作,跟乐队一起练歌,跟舞蹈一起练跳舞,还有就是要很多的不同的会议~~~~怎么说呢,可是一站在台上的时候,就是那个反映马上出来了,就是那个观众的热情,观众的喝彩,那种就很过瘾,就是马上知道,收到了就是,他们收到了他们有那种官能刺激,你也有那种官能的刺激,就是感觉到,啊,我自已怎么样的超级巨星,那种很过瘾的感觉。”
“好多朋友都问我,什么时候要当导演什么时候真正地去当导演,因为这个话题,以经是~~~~不是一个新的话题,有很长时间一直在~~~都有谈论过,其实不是说我不想当,因为其实也准备得差不多,主要是因为,现在你知道,香港的电影都是在一个低潮的情况下,还有就是资金方面都是有一些困难。那么其实我也算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物,因为过去的电影都是在国外有一些成就,所以我来当导演的时候,就是外国的片商,都很有兴趣来投资,可是主要是他们要求的是,我要去交给他们一个比较实在的一个剧本。那么说是说这张专辑录完之后,我就有这个时间还有这个心情去把这件事情做好,我希望能够去交给人家,然后让他们感觉有兴趣,或能够让他们投资。那么不过我觉得,这个也不算是承诺,不过可以说是一个我的梦想,应该是很快实现的。”
“我觉得我非常的幸运,能够被邀请两次,在国际电影节里当评委,第一次是在日本,第二次是在柏林。那我感觉很不一样,因为平常的时候在很多的电影节里头,都有片子参加,然后你参与的身份是一个演员,要穿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又要准备很多媒体拍你的照片啊,被访问啊,那种。可是你要去当评委的时候,主要集中的力量就是去看片,看很多国家的,你要花很长的时间,跟每个国家的评委去讨论,那部片子好,那部片子不是那么理想,然后把一些好的片子的一些片段留下来,然后去跟他们讨论那个问题,然后到最后的关头的时候,就去讨论讲一些结果来,选出什么是最佳电影、最佳演员、最佳导演。这样子。那我觉得很有趣,而且就是都,因为自已没有那个~~~不要去竞争,因为主要是你会~~~那么你任评委的时候,一定没你的片子去参加的,那应该是很公平的,不会有什么说因为你自已去参加那个竞赛,就硬给自已的片子一个奖。不会是这样子的。这个经验很好,跟那么多国家的不同的人种,聚在一起,一起生活,一起讨论电影,然后象一个”Summer Camp”,在他们身上我吸收到很多东西,获益良多。然后还有就是临别时候,依依不舍,都会在通电话,还会偶而通一下信那种。我觉得很好的一个经验。还有就是在选那些最佳时,都用一个比较公平的心去选一些电影,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经验了。”
“如果真的那么幸运,有投资的那些朋友就是那些片商能投资我的电影的话,也什么都搞定的话,我会拍什么电影?我自已是一个比较有野心蛮大的人,所以我就不希望去拍一些小成本的电影,就是希望能够在题材方面,就是在~~~都是在中国发生的一些大时代背景下的电影,可能就是跟我的那些曾经合作过的导演都是一些比较有名气的导演,所以在他们身上,我都能学到一些东西,不过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就是我不太愿意拍一个小小的故事,希望能够拍一部象史诗式的电影,所以这也是一具非常大的挑战,如果能拍到的话呢,那么我希望我第一部电影,主要的题材人发生在中国大陆,还有就是找来的演员,都是中国大陆的演员来演。”
“我拍过很多电影,我估计一般的观众都会记得我,象“胭脂扣”、“倩女幽魂”、“白发魔女”、“英雄本色”、“霸王别姬”、“春光乍泄”啦那些影片,那么其实我都拍过很多不同类型的电影。那么你问我会有那部电影是比较难抽离,我觉得没有,因为我已经拍过那么多年的电影,我觉得你要把自已当成是一个专业的演员,你要跟~~~~在拍的时候,就会全情地投入,可是拍完之后就要马上抽离,那么我觉得一个工作。那你说那一部片子是跟平常的时候的那个人物很相象,根本一点都没有,也可以说没有片子跟我的性恪有类似的,可是我觉得没有是完全、就是导演觉得,拍这部片子一定要张国荣来演,可能是~~~所以有一些评委如果说,他演这个角色真是太象他自已,所以不给~~~~不让他拿什么奖的话。那是他们的不公平,因为,我觉得每一部片子,我都是尽了自已的力量去演好这个角色,演活这个角色。”
“电影,我觉得每一部电影的灵魂人物是导演,那么我觉得在导演方面,能真正对我有影响的应该可以说有二三位吧,比方说吴宇森,我觉得拍他的电影是一种享受,因为他是一个非常有情有义的人,我记得拍他的那个英雄本色时,他就是教我怎样去拍一场戏,就是因为我受了刺激之后,就是在看那个镜子的时候,一拳打过去,他其实要求是借一下机位就可以了,可是后来就是~~~困为~~~那个时候可能我没经验,那所以就是很用力的真是狠狠地冲那个镜子一拳打下去这样。就裂了,打破镜子,当然我的手也破了,就流血了。他马上停机,然后他就跑过来,看到我的手,他马上掉泪,这就是吴宇森。我觉得他这个人很过瘾,而且非常有情有义,所以现在他在好来坞那么吃香,他是有一定道理的。他非常的Deserve it。另外一个是陈凯歌导演,因为通过拍“霸”片的时候,我真正学会了比较流利的普通话,你看我现在的普通话讲得很不错吧,很不赖的。都是因为“霸”片的原故,那么还有就是因为“霸”片我才能回到中国大陆,去看看中国是怎么一个样,因为在过去的那三十几年来讲都从来没真正地去认识中国人,从来没去过中国。到了拍“霸”片的时候才真正去认识真正的中国人,还有就是北京人,跟他们打了很多的交道,还交了很多的朋友。我觉得我真的是蛮珍惜那个时候,还有就是跟陈凯歌也非常的合得来,还有其他别的演员,都非常合得来。这也是通过陈凯歌要找我拍“霸”片的原故。另外一位导演就是王家卫了,他是一个跟他们都很不同的导演,也是一个让我非常生气,可是都能带给我很多荣誉的一个导演。怎么说呢?他可能艺术家就是很高深的了,就是不能让演员知道下一场戏是怎么演,所以每一次在你化妆之前才递给你一张纸,然后你带回去研究吧,下一天又给你一张纸,说你是演这个,那就,你就不晓得你怎么样去演,那可能因为是这样的原故,才会让我们在他的电影里头能够发光,发亮。所以这三位导演在我的电影旅程来讲,都有非常大的影响。”


三、人生
“就是我最写意的生活,就有一个叫黄文辉的人物,这个坏蛋,他就是在拍“霸”片时找到我,然后就~~~~不是强迫地,反正是引诱我到台湾去看那个周华健的演唱会,那次去看周华健的演唱会,我一看就完蛋了一看~~~爱死了,就觉得舞台上多精彩,那在他们~~~在这样要求之下,又重新开始唱歌,那从又回到唱歌的时候开始,好象生活马上紧张起来,可是紧张并不代表我自已感觉到太大的压力,只不过是我觉得是很幸福,能够拍一些好电影外,还能唱一些比较好的歌曲,因为从前的歌曲就象一个工场,没什么创意,现在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唱片公司,他们签我不光是为了赚钱,他们希望能够在我身上找到音乐的理想,所以他们也不要逼我去,就是限制我在三个月,半年之内发一张专辑,那么所以我能够慢慢地去录,把歌慢慢的去做好才发,那么我现在觉得很不错了,这种生活是我想要的。”
“我孤独的时候会不会享受孤独?这是很深的问题,太深奥了吧,我其实都没有这个时间现在,也可以说我现在是比较有运气的一个人物,就是都有一大堆的朋友跟我走在一起,还有就是平常的时候,工作太紧张,都没有真的好好去休息的机会,那会说孤独呢?那所以说是没有想过孤独的时候会怎么样,孤独的时候~~~看看电影、听听歌、就可以把它打发掉吧。”
“其实我蛮想信真的有世界末日怎么办,我~~~估计我希望真的是这样有那么一天要来的时候,上帝要告诉我一声,让我跟几个很要好的朋友来搓麻将,象王菲、刘嘉玲、唐先生他们一起搓麻将,我觉得这样就很好嘛,世界比较美好一点,管它什么末日不末日,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能够自摸大三元的时候,世界末日,那才更过瘾。“
“我真的曾经有过一个时间,对坐飞机蛮怕的,因为有的时候常要飞来飞去的,我最怕就是那种坏气流的时候,飞机老掉,手心会出汗,不过现在可能也长大了一点吧,就心情没从前那么紧张,不过这阵子好象空中的意外挺多的,所以突然之间又开始有点害怕了,所以身上老带着什么安全符啊,什么佛像呀那些都有,就是心里上要保持一点平安,只能这样子。”
“大自然真的很棒的,我喜欢海洋啊还有就是喜欢沙漠,可能自已一个都市人,平常都很少见着,那么到真的有机会的时候,原来感觉大自然是那么的漂亮,有一次我拍电影的时候都一呆就是三个月在沙漠上,那种日出和日落的感觉,你在都市里是看不见的,可是毕竟也是都市人嘛,我是一个比较急性子的人,那所以就是大自然也喜欢,可是工作还是希望在都市里头。因为比较方便,就是说偶而为之了,比方说工作太累的时候,能有时间休息一下,跑到外面去看一些大自然的美景,那是赏心乐事。“
“没有人真正了解我,我自已都不了解我自已,怎么会可以说有人真正了解我?因为我有的时候蛮气的,就是一些传媒他们写的乱七八糟,狗仔队啊,那些我觉得太无聊了,其实我觉得很难说得那么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主要是我觉得,一个人的性格都,其实每天都在变,每个人都有自已的原则,还有自已的底线,就是说,我在台湾学会了几句话,就是你要爱护自已也要尊重人家。这才是新新人类嘛,那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一句话,其实如果每一个人都能爱护自已然后在尊重人家的话,这世界就比较会有希望了,能够和平一些,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战争,就是心灵上的那种也是战争,那每天那么多错误的报道,那么去荼毒我们的下一代,还有就是读者,我觉得是没有意义的事情,那么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能够和平一点。”
“平常的时候,我都不太爱把自已的家庭的生活跟人透露,不过是CHANNE(TV)关系,没问题吧。其实我的出身就象普通家庭环境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个念高中的时候,就去了外国念书的一个学生,到回到香港之后,就马上进了那么一个人家说比较复杂的环境里头生活的人,然后都没有真正的跟父母一起生活过,那这也是我的遗憾,不过,跟其他别的象哥哥姐姐的关系都还不错,就是偶而会见见面,可能毕较年纪也那么大了,就聚在一起的时间不会太长,只能通过一些节日,象过年的时候聚在一起聊聊天,吃吃饭,那平常都是自已一个人生活,还有一些蛮好的朋友聚在一起,那我的感情生活,我觉得一点都没有~~~~不愉快,也没有感觉到孤独。因为都有一些朋友对我很好,我不能在说了,你要在问我就会笑的,反正我很幸福,谢谢。”
“睡不着的时候,真的是没办法的,好辛苦的。不过有的时候都会这样,因为我们是“紧张大师”,比如说早上早班,那就很难睡得着,不过要劝大家,不要吃镇静剂、安眠药,因为你会越吃越糟糕,所以还是,我会提议一下,就是深呼吸,对帮助你入睡比较快,要不然就起床,泡个热水澡这样子,要不然就是,男生嘛起床做“PYESS UP”掌上压,累了就睡得着,就这样的。”
“我觉得我的生命当中,有很多事情是不能改变的,比方说我的童年,不算是一个很幸福的童年,可以算是有遗憾的就是从来都没跟父母一起生活过,那所以造成了我日后是比较孤僻一点的性恪,还有就是在我年轻的时候,都比较会依赖一些,就是很快就会相信人家,因为希望得到爱,尽量的去得到爱,那也会曾经有受骗的经验,在感情上。那都是因为可能是童年的一些阴影吧,不过我觉得,这对我在演戏方面也有一些的帮助,因为~~~其实有很多我的同业,就是一些出色的演员,他们的家庭背景也是比较一些不太健康,不太快乐的家庭环境里长大,能够创造一些比较成功的例子。那么当然现在不能说是谁,那么如果说,因为是我的性格让我不能改变的,执迷不悔的不屈不绕的那种精神,就是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把它做好,一定要把它完成才罢休,那就是对我的影响。“
“我最羡慕人家,就是那些十八岁的,就是正常的十八岁的人物我在讲,他们的头发那么浓密,那么我还在最希望能够重活那个,因为我十八岁的时候那时的头发很浓密的,真的,你不要笑,比你们现在还需要浓密。那还有就是多做运动,因为我觉得现在这个年纪,相对来说智慧应该在增长,那个体力方面相对的在下降,比方说从前我非常爱打网球,现在也爱打,可是从前可以一打五个小时都可以不用停下来,现在不行了,打一个半小时就再见,我要回去了,我要休息。就是这样,那就是人生就这种无奈,可是我觉得如果真的能够回到十八岁的时候,我就希望能够拿这些东西回来。”
“不能说是不喜欢跟~~~我曾经有一个时期蛮害怕的,就是走在街上人家指指点点的,可是现在,就是因为我曾经在八年前就退出没有在唱歌的时候,感觉啊,好象蛮轻松的,又跑到国外去住了一阵子,那段时期感觉好象生活蛮写意的,不过后来一次机会,又回到香港拍戏,然后就感觉到人家看我的看法不一样了,他们都会喜欢跟我打召呼,然后我也蛮喜欢跟他们打召呼,就没有从前那种,唱歌时候的那种压力,不喜欢我的人现在比较少看见,比较少碰到。那所以就没从前那么害怕,偶而会跑到大排档去吃碗混饨面,在去台湾的时候过去一个非常有名的豆浆店里头,喝一碗豆浆。“
“我开那家咖啡店是希望自已走进去,可以安静地喝一杯咖啡,后来发觉是不可以,就是现在都变成非常有名了,那么多游客去了香港,都跑到我的咖啡店去喝一杯咖啡,其实我自已都也常去看看业务怎么样,听说还赚了一点钱,不过其实主要的原因不是为了赚钱,主要的原因是为能够希望有一个自已拥有的一个店,其实我自已觉得我不太会理财,我应该是比较是一个“真正的艺人”。就是真的喜欢的还是拍电影唱歌,所以咖啡店都不是我在打理,就光是有空的时候回到店里去看看。”
“我快乐的时候,是我旁边的有的朋友都会知道的,因为我是那种很露很急的那种人物,每次给他们一打电话,他们都说你今天肯定很快乐,因为这个腔调都不一样了,就是那种声音讲话的时候,会比较明朗那种,然后就会找他们出来聊天,喝咖啡,看电影,不过主要我的快乐的时候是在把一件比较大的事做完之后,要不然就是拿奖的时候,那所以上一回的金马奖很不快乐,没有,闹着玩的。快乐是能让人家不会那么容易生病,还有就是身体会好一点,所以我现在尽量让自已快乐一点,每一天起床之后,都保持一个心态上的愉快。”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