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张国荣现身上海谈个唱(2000-8-30)

日期:2008-03-16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本月23日下午,张国荣记者见面会在上海锦江饭店举行。传媒们主要来自上海和浙江,由于大家的表现都还算“乖”,没问些譬如关于“唐先生”的问题,因此张国荣跟大家沟通得很顺利。据悉,张国荣在内地巡演初步安排是:9月16日和17日在上海体育场;9月23日在杭州体育场,而10月14日则转战广州天河体育场。


在内地不会唱《偷情》。

记者:请问你第一次来上海开个人演唱会有什么感想啊?
张国荣:我觉得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其实到内地来开演唱会一直都是我的心愿。我可以大胆地说:喜欢张国荣的观众一定会满载而归的!

记者:9月份的上海有三台大型演唱会,一场是罗大佑的,另两场就是你个人的,你有没有什么压力?
张国荣:我知道我在内地的歌迷很多,我想,在我还能唱得这么好的时候,让他们都能亲眼看看我的演出。我并不想和谁比较。

记者:在这次个人演唱会中,你的服装造型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能否谈谈这个话题?
张国荣:如果你们留意一些报道的话,就会知道我的服装设计师是世界第一流的。要请他非常难,他在舞台演出方面只做过一个麦当娜,在亚洲我是第一个。有一小部分人对他的设计理念进行贬低,我觉得很不公平,因为这些人档次太低,他们不配谈论这个问题!我认为内地传媒的档次都比较高,我希望你们不要带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件事,也希望你们相信专业人士的评论,好吗?

记者:我记得在香港的那场演唱会上,你把一条裙子送给了伴唱,那这次在内地的巡演中你会不会再送出些什么?
张国荣:(笑)其实那是一条裤子,那天我觉得穿着很不舒服,我就叫伴唱的帮我收起来。当时我在台上开玩笑说送给你,后来他还给我了。这个设计师设计的服装都是很名贵的,都能放在博物馆里展览,所以我还希望演唱会结束后能再做个服装展览!(笑)

记者:有传言说你这次的内地演唱会是你50岁前的最后一次登台,是这样吗?
张国荣:我不敢再说什么隐退的话了。因为我在1989年时说过隐退,8年里没有再唱,到了1996年底才又开了演唱会。其实每个人的想法都在变,所以我没说过这是50岁之前的最后演出。我也不敢肯定它是否是最后一次。我只是要把它做好。

记者:这次内地演唱会演唱的曲目和香港的一样吗?既然叫“张国荣2000热情演唱会”,应该有《到处留情》《为你钟情》和《偷情》吧。
张国荣:《偷情》不会有。


当演员比当导演幸福。

记者:听说你现在在执导一部电影,由演员转换成了导演,你觉得是怎样的感觉?
张国荣:当演员很幸福,他拍完戏后就可以休息了,但当导演就不可以,他要思考明天还要拍什么东西。我怕我还胖不起来,那到时来这里开演唱会时,演出服就不合身了。

记者:你在《枪王》中演了个杀手,在最近的几部电影中你演的都是反派角色,为什么?
张国荣:很久以来没有人会想到张国荣会演一个变态杀手。作为演员,他应该尝试着演各种没有演过的角色,像在国际影坛上已有些成绩的巩俐、梁朝伟等都是这样做的。

记者:在最近的演戏经历中,你有没有什么印象比较深的事情?
张国荣:我刚拍完一个电影,这是我这几年中最难受的电影,因为我5年前已经戒烟了,但我演的却是个大烟鬼!(笑)

记者:你在《恋战冲绳》中与王菲有许多对手戏,而王菲近来的绯闻很多,你是否可以谈谈与她合作的经验及对她绯闻的看法?
张国荣:每个人都有自已的生活,我不愿意去谈论人家的事情!在拍戏前,我对王菲的演技是个疑问,她10年以来只拍过一部王家卫的电影。我觉得她的表演是比较奇怪的,就像搓麻将,她从不按牌理打。可是后来我发觉她不是很简单,她那种自然感及反应都是很准确的。

记者:可不可以谈一谈王家卫导演?
张国荣:他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导演。如果拿同样的经费要别的导演拍出一部同样水平的片子,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很荣幸跟他合作过几部戏,我想如果有机会的话,以后还是会跟他合作的。


被香港传媒逼成了“猴子”。

记者:你现在和环球唱片公司合作的约已经满了,有没有新的去向?
张国荣:又和环球续约了!

记者:现在名人都爱写自传,你什么时候也会出一本?
张国荣:我觉得作为艺人应该活到老学到老,所以我觉得自己的资历还很浅--我还没资格出书。

记者:10年前你和谭咏麟一直在争来斗去,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张国荣:我跟谭咏麟从出道到现在都是朋友,尽管还不算非常好的朋友。那个时候可能是我们的歌迷在斗,但现在歌迷们都大了、结婚生子了,还斗个什么呢?!现在的歌迷也不会再斗了,他们都去看谢霆锋去了!(台下大笑)

记者:这段时间你和香港传媒的关系不是很好,你如何评价香港传媒?
张国荣:现在的香港传媒分两批。一批是很正义的、很忠实地报道的;另一批是很无耻的,他们在报道一些虚构的东西。前段时间我请梅艳芳、莫文蔚、王力宏他们拍电影《烟飞烟灭》,时间安排得密密麻麻的,哪有时间接受采访?!所以那些传媒都很生气,专门写坏的报道!我要为香港艺人讨一个公道!我们艺人都非常努力,但却被他们臭骂、乱写……反正,不说了!(情绪激动)

记者:面对香港传媒,你是怎样做的?
张国荣:我看过一个雕塑品,是一只“非礼勿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猴子。我就要做这只猴子!


张国荣见面会花絮
“热.情2000张国荣上海演唱会”新闻发布会8月23日下午在锦江礼堂锦竹厅举行,影院热线作为本次唯一受邀的网络传媒,参加了此次会议,以下就是影院热线特派记者奉献给大家的一些新闻发布会现场的花絮。
哥哥居然怕见光?
为了摄影摄像的需要,在发布会现场特地安置了2个大功率聚光灯,可出人意料的是久经舞台灯光考验的哥哥这次居然会怕光,提出把现在的聚光灯关掉。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哥哥近来忙于在室外拍片,把自己的皮肤晒得黝黑发亮。尽管给人一种健康的感觉。但继续晒下去也会让皮肤受伤,如果在演唱会上破相可对不起广大的歌迷。因此近段时间他十分注重皮肤的保养,严防受到强光的照射。
30秒+10秒。
不管怎么说,哥哥总还是天王级的人物,虽然在进场时悄无声息,但经主持人介绍后还是引起了一阵轰动,在场的摄影记者围在张国荣周围闪光灯亮个不停。哥哥到底具有大家风范,十分配合。看着记者没有歇手的意思,给记者加了30秒的拍摄时间,后来又延长了10秒钟。在整个发布会上摄影记者各式“大炮”围在了主席台前不肯离去,让坐着的文字记者叫苦不迭,哥哥似乎很理解文字记者的心情,恳请众“炮手”暂时撤离阵地,等新闻发布会后再让大家尽兴地拍摄,令文字记者一阵欢呼纷纷鼓掌表示感谢。
近段时期,香港某些传媒对哥哥进行了大量的歪曲报道让哥哥很是恼火。在记者见面会上当有记者问到他对目前的这种不实报道有何看法后,哥哥一下子变得很严肃,他厉声抨击某些香港传媒不负责任的报道,认为现在一些香港传媒不是在写新闻,而是在捏造新闻,他们已在香港市民面前失去了“公信力”,他们的档次实在太低。他不无自豪地说:“60年后,还会有人听我的歌,而60年后,又有谁会去看这些小报记者写得花边新闻。”同时哥哥也没忘了给内地的记者戴上一顶高帽,说内地的记者很有水准,所作的报道很客观,体现专业素质。让在场的老记们感到有点飘飘然。
“影院热线”面子好大哦。
影院热线作为唯一网络传媒,受邀参加了本次新闻发布会,Boss十分重视,亲自披挂上阵来到了发布会现场。按照原计划,哥哥只回答现场记者的5个提问。听说这个规矩后,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陆续提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Boss瞅准机会抓住了最后一个提问机会向哥哥提问。当哥哥听说影院热线网站将对本次上海演唱会进行全程报道,同时大量的歌迷已经在网上预订了演唱会的入场券后十分兴奋,欣然应Boss请求在老板早已准备的小黑板上题写了“网上订票,潜力无穷”几个字,并亲笔签名以示正宗。让老板着实乐了一通。而此时我们的摄影记者忙着跑前跑后竟然把最有价值的镜头错过了,让Boss有点愤恨,暗地里咬牙切齿,发誓一定要扣他的年终奖。随后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哥哥居然主动提出大家可以继续提问,随便问什么问题都可以,现场气氛顿时变得活跃起来,记者们纷纷举手踊跃提问,让传递话筒的现场工作人员忙个不停。原来只安排半小时的新闻发布会也延长了一倍时间,看来影院热线的面子还真是不小。
主持人近水楼台先得月。
本次新闻发布会邀请了有线音乐台的秋琳来主持,没想到秋琳是个标准的哥哥迷,香港演唱会时竟特地赶到香江捧场。这次又让她借助主持人的便利不仅首先向哥哥发炮提问,还在整个新闻发布会期间利用手中掌握的话筒随时插话,真有老鼠跌进米缸的幸福感,让在场的众记者羡慕不已。


张国荣记者招待会

8月23日下午,张国荣在“2000热·情上海演唱会”的新闻发布会上接受了上海和外埠多家媒体的采访,回答了记者提出的各种问题,在回答了影院热线特派记者的提问后(原定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似乎意犹未尽,表示可以回答记者们的更多提问,使原本只安排半小时的新闻发布会延长到了一个多小时。以下就是影院热线记者根据张国荣的回答整理的本次采访的相关内容报道。

关于自己。

由于香港特区政府的关心和支持,使我有机会当上了导演。其实当导演比当演员要累很多,许多事必须要你来决定,要不停地思考问题,现在我整个人比在香港演唱会上瘦了8公斤,再加上每天都在太阳底下拍戏,所以大家看到我,会觉得我晒了很黑。目前,我正努力使自己体重尽快增加,否则在开演唱会时,我那些精心准备的服装就只能给梅艳芳穿了。不过在我当导演期间,得到了圈内众多朋友的全力支持,梅艳芳、王力宏、莫文蔚等都不计任何报酬来帮助我,让我感到轻松了许多。我是属猴子的,记得我看到过一尊猴子的雕像,是捂着耳朵,闭着眼睛,蹲在那里。我觉得很有意思。对于现在外面传媒对我的一些歪曲报道,我虽然感到很气愤,但我不会去理睬他们,给他们找到继续攻击我的口舌,我会做一个“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的猴子。有人问我,我以后会不会写书,出自传。我想人应该活到老,学到老,我觉得目前我个人的资历还很浅,出书、写自传还不够条件,目前还没有过这个考虑。我目前不感到寂寞,也没有任何遗憾。正如刚才有位记者提到,他从小就喜欢听我的歌,还有他的母亲,已经60多岁了,还喜欢听我的歌,有那么多歌迷还喜欢我的歌,我感到很快乐,很满足。

关于演唱会。

在内地开演唱会,一直是我多年来的心愿,但过去由于各种原因,条件不太成熟。这次能来内地演出,也总算了却了我多年的心愿。上海这座城市我很熟悉,几年来,我在这里拍了多部电影,对上海很有些感情,因此把内地巡回演出的第一站定在了上海。我这次在上海连开2场演唱会,完全是市场需求的原因,并不是要破什么纪录。在演唱会上,我会唱许多老歌,也会唱一些新创作的歌曲。至于为什么演唱会的主题会定为“热·情”,一方面,演唱会开的时候,天气还会十分炎热,现场的气氛也会十分火热,另一方面,这次大陆巡演可算是到处留情,在演唱会上,我会演唱多首以“情”为主题的歌曲。在演唱会上,我要把歌迷们对我的关爱之情在演唱会上回馈给歌迷。关于演唱会的海报设计,大家可能觉得有些特别。其实,在整个设计过程中,我没有太多的参与,完全是设计师的意思,现在的海报,看上去充满了热情和动感,给人不是以冷冰冰、呆板的感觉,再加上别有风味的南海岛屿风光,让歌迷感到我张国荣还能唱能跳。这次演唱会上,我穿的服装应该是和在香港举办的演唱会没有什么两样。这些服装都是由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Jean Paul Gaultier专门为我订制的。Jean Paul Gaultier的服装设计在世界上享有崇高的声誉,他曾专为麦当娜设计过演出服,在亚洲,我可以算第一个得到他垂青的人,肯主动为我设计演出服装。现在,一些人对我的演出服颇有非议,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问题。只能说明这些人的档次太低,不了解世界时尚的流行趋势。有传媒报道,在香港演唱会上,我曾把一条贝壳裙送了人,其实这是一个误会,Jean Paul Gaultier大师设计的服装,许多都被送进了博物馆珍藏,那一件贝壳裙可以说是凝聚了大师心血的杰作,我怎么会轻易送人,只是那天临时换装的需要,随手交给了旁边的伴唱,演唱会结束后,我马上又要了回来,说不定以后大家会在哪个服装博物馆里看到这件衣服。我这次内地巡演会在许多城市举办个人演唱会,在别的地方,演唱的节目应该和上海演唱会没有什么区别,可能根据场地的不同,设计会略有改变,毕竟在上海我是在国内最大的,能容纳8万人的体育场开演唱会嘛。9月份,上海也有很多场演唱会,比如说罗大佑会来,Coco李玟也会来,都是在上海8万人的体育场开个人演唱会。我对我自己有信心,也不会和他们刻意地去比拼竞争,我只要求自己做得最好就行。一些看过演唱会的欧美圈内人士认为,我的演唱会水平已经达到了世界级的水平,在上海也将同样是世界级的,我会把最好听的歌、最动感的舞蹈、最靓丽的服装和最佳的舞台设计奉献给广大歌迷。请相信我有这样的实力。

关于合作伙伴。

对于王菲的个人生活,我不能多说什么。在我和王菲合作以前,我看了她主演的一部电影,觉得她有点奇怪。对她一直存在着疑问。直到我有机会和她在影片《恋战冲绳》中有了第一次合作,才发觉她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演员,演戏的时候很投入,对角色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王家卫是一个很有才气的导演,香港许多导演都不可能像他这样花钱拍片。我曾经和他合作过,感到很有收获。以后仍然希望有机会和他继续合作,不过目前似乎还不太有缘分,因为现在我实在太忙了。我在这里再次声明我和谭咏麟一直是朋友,我们一直有来往,常常在一起聊天。当年歌迷主要分成了两派势力,称他为校长,管我叫哥哥,当时主要也有一定的历史原因。现在,当年的这些歌迷已经长大了,许多人已经有孩子了。新生代的孩子也去追谢霆锋他们了。我们也不太惹人注目了,因此也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比如我可以在大排挡上舒心地吃一碗馄饨面,他也可以自由地去吃他的鱼翅和燕窝。目前我们还经常保持联系,相互有沟通。

关于我的唱片和电影。

现在我仍然和原来的唱片公司续了约。最近那首新歌《我》的主题应该说是很积极向上,歌曲的词作者林夕想告诉大家的是,要懂得去爱别人,学会理解和宽容,虽然有时候会被人误解和诽谤,但可自己的肚量要大些。作为演员,要尝试在银幕上塑造各种类型的角色,我曾在银幕上塑造了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有黑道英雄、革命志士、古代书生等等。最近,我在影片《枪王》中塑造的变态杀手,可以说是一个反英雄的代表,对自己也是全新的挑战。虽说引起在观众群中引起了不同的反应,我认为是很正常的。因为人的档次不同,反应也会不一样。但我可以告诉大家,电影圈内人对我的这部影片的评价都是正面的、积极的。最近,我拍了一个以戒烟为主题的公益电影,名字现在已经改成了《烟飞烟灭》。整个拍摄周期非常短,还有在片中我要扮演一个嗜烟如命的瘾君子,一直要不停地抽烟,要知道我已经有5年时间没有抽烟了。感觉真的很难受。对于我的唱片和电影遭到大量盗版,我的感觉当然是很气愤,但要改变目前已经存在的事实,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这要有待于全民素质的提高。

关于传媒。

我作为公众人物,少不了要和媒体打交道,艺人和媒体可以说双方应是互惠互利的。现在,香港大部分媒体和记者都很正直,所作的报道也很真实客观。但也有一部分媒体和记者,现在不是在写新闻,而是在捏造新闻,无中生有地制造一些耸人听闻的消息。香港艺人1000个中,大概有998个会遇到这些缺乏道德修养的记者骚扰。现在香港市民对于这些花边新闻已经不感兴趣了。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这些花边新闻已经失去了“公信力”。对于这些无事生非的记者,我只有采取对他不理不睬的方法,否则又会给他们找到攻击你的口舌。他们这些人有些该报道的事不去报道,比如我和梅艳芳等拼命工作的情况,而总是在片场不断地骚扰,影响我们的工作。这种人只能说档次太低。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