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TVB专访张国荣

日期:2008-03-16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一、谈《梦到内河》、《我》


  《梦到内河》这其实是我自已的作品呢,这是我自已拍摄的。有人说这个MTV好大胆啦。因为这个MTV没女主角啦,我觉得梦到内河是有一个电影对我的影响,那部片感应到我的思维,是讲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为了跳舞所经历的事情,让我好感动的,我就想到拍一个MTV就和它要有点关联。拍这个MTV我的朋友个个都对我讲啦,好象有英国的影响的。这是二件事,因那个电影就是英国的,那我看了就想,咦,可以拍一个关于芭蕾舞有关的,一定好彩的。”
  “那跳芭蕾舞呢,都认为女生跳的呀,但是我都想话给大家听,不一定是这样的。拍一个不是这样子的,我的这MTV我想搞点新意思,我想如两个男仔影一个MTV出来,很靓的啦,到最后你看到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啦。”
  《我》这支MTV呢,这歌是我自已好钟意的歌,因为是我自已做的曲,林夕填的词,因为林夕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也是大家知道的,是一个天才填词人,那我有打电话给他讲:“我写了个歌,好想你同我写这只歌,这个歌是希望是我演唱会里边的一个最美的一首歌,我做了这么多年啦,那么多朋友希望,关注我的心路里程,那其实我都在讲,以经会在我的演唱会里唱一个慢歌,我好多朋友真的好想有一只歌,好有代表性,代表到依家张国荣的心态,那你是我好钟意,好崇拜的一个朋友,你都知我的心态,那你写一首同我好贴切的歌啦。”当我听到这首歌时,好感动,我觉得自已的朋友了解我是好高兴的一件事,同时,这个歌词里面讲得都好清楚,“就是‘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一听到这歌,就知道我做为一个男人呢,一个歌手呢,同其他的人都不一样,有的人会可能会做医生,做一个律师,那我就是一个艺人,我觉得林夕很明白我。”
  “杜可风呢,这大家因为合作这多年啦,很有缘啦。这歌一出来呢,我同他讲:“阿杜啊,你为《我》拍摄MTV啦”。他说:“好,好,好”。他同我讲你要怎样怎样,讲得天花乱坠啦。嗯,“怎么你想的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呢?”我觉得大家完全无沟通的,他的中文很好的,我用中文把歌词同他讲后,他说:“是啊,真的不是我想的那样。拍呢,我正在拍一个欧洲的电影,你这个歌词是有个孤独的沙漠里,我找到一个相同的沙漠啦,同河流都有关呢,你要不要去看看啦。”那我说:“不用去看,就去拍吧。”结果就拍了这个MTV出来。
  “我希望这个作品在音乐方面有一点转变,有的朋友大家都讲,有好振撼呢,因为所有的音乐都有一点不同,与从前在音乐上面加了少少料啦,在音乐上面,我都不想在做改变,这就是这张专辑的不同之处啦。”


二、2000演唱会


  “那这次这个演唱会呢,其实呢就当电影一样,为什么呢?根本这次这个演唱会NO.1是这个香港开始,跟着日本,…… 再回来香港结束。一直以来呢,无论在那做这个演唱会我都感动,不论上海二场,六万人差不多十二万人看,在香港也好,马来西亚也好,日本也好,到美加啊,反映都好得不得了,同进,每次演唱会个个都起身跳舞,象个PARTY。”
  “我的经理陈淑芬呢,你知啦同我都是一个好好的朋友,是我刚出道的经理人,那现在这次就做一个老板啦,在这次演唱会呢一个好重要的地位,她帮我去做好所有的演唱会的事,同我讲:‘哥哥啊,有没考虑将这次演唱会的最后场放在香港呢,画一个圆,将你最美最好的一个演唱会放在香港呢,我觉得好有意思。’那我想,是这样啊,同时呢,香港的观众都好钟意我,一定要做回香港。”
  “那这次这个演唱会对我来讲是一个好高兴的一个旅程,你问我是否在做演唱会,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觉得将最好的做给了所有钟意我的朋友及我的听众,观众。当然有人问我会不会在唱歌,那会啦,因为我同环球唱片公司还有一张合约唱片要录。(注:就是《一切随风》) 我希望在做这个舞台上啦,同时还要做导演啦,因为大家都看我的歌,有的歌都是我操刀做导演啦,同时也为香港政府拍了一个短片,戒烟的。我也是华人戒烟大使,所以我不抽烟。那我都会做幕前,但会放更多时间做幕后。”
  “或者,会做鼓励新人的,因为我的将来无论是在影坛或乐坛的经验教给新人,希望会令到这个娱乐事业更发达啦,令到更多人钟意新人。”
  “因为我觉得香港是一个小小的市场,新人呢就靠包装,包装当然好嘛,因为我们当年做新人时,都无人教你做衫,没人帮你的。但我认为不能冲晕头脑,我觉得现在的新人有小小骄傲,不太尊重前辈,我希望能有小小改变,前辈,我都好尊重,当看到罗文啦,哇,真的,九十度鞠躬,其实,没他们就没我们,没我们就没下一代啦,我希望新人的态度能转变。同进,希望新人不要一加入娱乐界,就想赚到好多钱,因为大家都知盗板很严重,你唱到歌并不表示你就能赚到钱,别向钱看齐。同时,要好喜欢自已的事业,我觉得唱歌,拍戏都一样,最重要的要让人认为你有才华,下次才会在找你,觉得没有呢,下次就不会找你了。”
  “我觉得有不同的市场的歌曲是好事来的,不同种类,百花齐放很好的,大家不要以为是鼓励粗口歌啦,是发自内心的,我觉得这个市场包容度大过以前的,以前你唱粗口歌是不行的事,现在都可以了。”
  “那个歌迷以经过身了的,因为好早之前有一个电台的节目,那个节目叫‘梦想成真’,是讲歌迷打电话去,可以有可能共进晚餐,或者讲电话什么啦。那个电台就找我,说‘我有一个歌迷呢有癌症,打电话给我可不可以去看一看他,了他一个心愿。’我说答应了,去医院看他,看到他真的以经要叉喉管,癌细胞以经到头了,头很大,以经是最后的日子了。他看到我就好兴奋,好开心的。那个男仔二十七岁,瘦到面容好憔悴的,他见到我捉住我手同我谈天说地啦,讲他怎样钟意听我的歌啊,接着拿出一个好大的照,同他签名。他好开心,他家人也很开心。谁知三日后呢,他就病情恶化,他打电话给我:‘哥哥,我病情恶化,你可不可以同我讲次电话。’我问他:‘你怎样啦。’他说:‘啊,好痛啊。’那次同我讲过话收线之后呢,他就走了。这事令我很觉得人生很???”
(注:那件事是一个歌迷的家人在电台感谢哥哥在这个歌迷走之前去看他,当时是那个歌迷很想能和哥哥通个电话,他的家人就打电话到电台的那个“梦想成真”的节目,希望哥哥能和他讲电话,电台打电话给哥哥,哥哥就抽空悄悄地去医院看了那个歌迷,然后都每天有打电话给他,鼓励他。他去世后,他的家人好感谢哥哥,特地到电台去感谢,电台才知哥哥不仅仅是给他打电话,还去看过他,这件事才被媒体知道,所以TVB就这事问哥哥。)
  “人家都说我有地位,我觉得没地位。只要开心就好了,我人开朗很多,于工作于娱乐啦。但是都有小小紧张啦,因为我始终觉得不可以轻松地做事啦,同时,要对得起所有一路支持我的朋友啦,所以依家不会轻松,但我每日都过得很好。期望对我来讲,我对自已都有期望啦,但我会放松地做人啦,我不会赶场啦,不会一年拍三部戏那样啦,我会拍好的剧本,好的演员合作啦,唱片都有啦,我不会三个月就出张唱片,六个月出张精选啦,不会。电影、唱歌会做最好的给大家看。”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