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张国荣的电影观及对张艺谋的看法

日期:2008-03-20 来源:《東方日報》1999年05月30日 作者:黃毓民 浏览: 字号:TT

   一、前言:张国荣无法“安居乐业”

  
  不是說明星要聲色藝俱全嗎?  
  「哥哥」張國榮的歌藝、演技無懈可擊,還有一張男女看見都會「動心」的俊臉。聲色藝,全了!   
  得天獨厚,粉雕玉琢的五官,隨年齡增長,並沒有走樣,反而愈見渾厚,像他的聲音一樣。   
  外貌俊美,多才多藝,而且事業有成,應該無憾;然而,張國榮卻有不能「安居樂業」之嘆。「安樂窩」周遭都是「狗仔隊」,私隱無保障,所以不能「安居」;電影市道一蹶不振,唱片工業景氣低迷,無業可「樂」。
  藝人與媒體勢成水火,張國榮懷念過去那種相濡以沫,互相包容的時光。   
  易地而處,媒體對藝人的「不平鳴」理解之餘,是不是也應該稍作省思呢?   
  連張國榮都有無法「安居樂業」的感慨,那些盡是負面消息的「紙上藝人」又何其不堪!   
  藝人的「負面形象」天天暴露在公眾眼前,一旦演藝事業稍見生機,誰又會看他們的戲,聽他兊母瑁?   
  振興演藝事業,豐富人們的視聽之娛,媒體也有責任!

 
  二、专访
  

  市道低迷 作困獸鬥
    

  毓:《星月童話》的票房怎樣?  
  張:四月一日上畫,四月二日便有翻版!票房最後收得六百萬,無話可說。   
  毓:幸好是與日本片商合資,不然便要虧本。   
  張:對,日本沒有翻版市場,他們可以發行錄影帶賺回利潤,所以很滿意這次合作。   
  毓:現在拍片,不要期望在港「有利可圖」!這是香港電影界的悲哀。   
  張:不解決盜版問題的話,演藝界必死無疑。   
  毓:透過電腦下載流行歌曲成風,以後也沒有人會買唱片!   
  張:以前唱片銷量超過廿萬張才叫「滿意」;十萬張左右只算是「一般」;不到十萬張的話便是「不入流」。但現在只要賣出五、六萬張唱片,唱片公司已要開香檳慶祝!   
  毓:所以唱片公司的經營環境很惡劣。  
  張:演藝界的人現在都很心淡,因為大家正面對一場「困獸鬥」。   
  所以我寧願不接工作,即使接,像最近跟張之亮合作那樣,我拿出找鈦砼模焕砥甓嗌伲傊蚁让刻鞙蕰r完成戲分,現在那套戲進入後期製作,我們才正式簽片約、談片酬。在這樣的市道下,大家必須拿出找猓荒芙锝镉嬢^。   
 

  維持市道 期望復甦 

  
  毓:對,所以我也贊同成龍每年回港拍一部戲,定期刺激一下香港影市。我也很欣賞劉德華,他減收片酬來拍戲,之後又將片酬投資回影市,明知沒有利潤,也願意出資給陳果搞創作。
  張:現在陳果也闖出了名堂,應該也有利潤。   
  我也想開拍一套電影,自己做導演。但在香港找投資者很難!香港片商只看重「卡士」,不太理會製作水準,他們只會問:「為何沒有大明星『飛』?」事實上一部電影的製作費約是千五萬,花數百萬去請一個大明星,還餘下多少用於製作?   
  當提到故事內容比較突破,是另類題材時,他們又會說:「很有創意……但沒有票房!」我還可以說甚麼?反而日本、韓國的片商比較樂意投資。
  毓:現在香港影市已經轉型,一部戲的資金主要來自海外,香港的資金只佔少數,甚至是零! 
  張:因為觀眾開始不肯購票入戲院。《星月童話》是叫好的,但始終不叫座。  
  毓:但我想也不是完全絕望,因為未來的電視頻道會逐步開放,所以有高質素電影的話,可以透過電視播出,再收取費用。  
  張:可能愈來愈多人去拍電視劇,例如《縱橫四海》便十分叫好,這會開出一個風氣。
  現在拍片最多的是王晶,他「水喉」多,所以開戲有優勢。  
  毓:如果中國開放市場,舉例說,每年容許二十部港產片在內地公映,這樣香港電影便有救了!
  張:我最擔心的是香港沒有進步,但內地--例如上海--卻不斷進步,終有一天會趕過我們。  
  毓:當中國加入世貿後,便要容許西片在國內市場播放,到時便十分有趣:外國的外語片可打進中國市場,港產的華語片反而仍被拒諸門外!  
  張:現在也不是完全沒有門路,但劇本需要預先審核,還要向不同部門申請,而且要由有關部門「協拍」。而「協拍」的實際目的,大家心照不宣啦!
  毓:你計畫做導演的那套戲怎樣?
  張:雖然香港投資者的反應不好,但我想應該可以順利開拍。我希望可以做到真的用心機去拍,而不是將之當成一盤生意。
  毓:唱歌方面又怎樣?
  張:一直也有灌錄唱片,一年至年半便出一張。演唱會方面明年可能開一個。  
  毓:明年的經濟應該會復甦,開演唱會正合時機。
  張:我不會理會外在的經濟環境變成怎樣,總之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毓:張耀榮也很有心,其實搞演唱會不是每次也賺錢,有時會蝕本。但他一直沒有停止過,為的就是保持市道興旺。
  張:對,如果他也放棄的話,對歌手而言,可說是雪上加霜。


  外商拍片 歧視華人

  
  毓:你現在忙不忙?
  張:(笑)現在有藝人對你說他很忙的話,必定是騙你的!  
  毓:你有沒有想過去荷里活發展?
  張:一定不會!因為看了其他人在荷里活拍的戲,我感到有點失望--外國人的想法跟我們始終不同,大家有不同的文化背景。縱使我們的大明星被譽為甚麼「KingofAsianCinema」,但在外國人眼中始終有個框框。他們每次找中國人拍戲,故事背景也脫離不了唐人街,女性則更可憐,幾乎每次也是身穿旗袍做妓女。
  毓:成龍那套《火拼時速》算是有所突破。
  張:周潤發與茱迪科士打合作拍《AnnaandTheKing》,我覺得有點受委屈!當年尤伯連納拍的時候叫《TheKingandAnna》,但現在卻變成《AnnaandTheKing》!  
  毓:主從地位對調!
  張:荷里活的電影,一向也是以男性為主角,但這次卻反轉過來。中國人不比外國人差,為甚麼要貶低我們?《霸王別姬》也在康城贏過大獎,張曼玉、蕭芳芳、鞏俐也曾揚威海外,事實證明我們中國人只要認真拍片,質素不會比外國人低。
  以前我不太喜歡張藝郑驗樗牡钠纭毒斩埂贰ⅰ洞蠹t燈桓吒邟臁返龋际墙抑袊鐣彴痰碾娪埃m然贏過獎,但我覺得這是以抹黑同胞來贏取外國認同。但最近我卻十分欣賞他,因為負責康城影展的單位質疑他拍的片不夠震撼--沒有再揭中國社會瘡疤--他便寧願退出康城影展。  
  拍落後社會的情況便算「高質素」,以今日中國社會為題的片卻等如「平凡」,這是甚麼道理?
  毓:日本名導黑澤明也不用靠抹黑自己的同胞來揚名海外。  
  張:其實要在外國影展贏取獎項,是可以「計算」的:小孩子和戰爭是外國影評人最喜歡的兩個元素,所以《一個快樂的傳說》便能橫掃奧斯卡。

 
  剎那風光 不求進取   


  毓:先找出影評人喜歡的元素,再因應這些元素編出劇情。  
  香港的電影人過往就是因為太易賺錢,所以完全不思進取。不論製作人還是演員,都沒有認真拍戲,總之拍完一部,不理好片、爛片,便急急推出市面賺錢!所以現在可謂是一個報應!   
  張:同意!盜版只是其中一個打擊電影業的因素,但最致命的原因其實是電影人一直也沒有求進步,每日也在濫拍、賺快錢。   
  《英雄本色》一戰功成,接下來出現多少部江湖片呢?《倩女幽魂》賣座,立即又有多少人跟風?所以我一直也很敬重徐克,他真的願意創作,領導潮流。   
  毓:過往大家沒有居安思危,在風光的時候從沒有為將來打算。   
  張:我們這個級數的影星,還可以揀選一下劇本。但始終在中國人的圈子,有很多人情因素要兼顧,雖然明知某些劇本不值得接拍,但既然是某某人的朋友投資開拍,「盛情難卻」,只有答允。開鏡後即使發覺是粗製濫造,但既然答允了別人,也不得不去演,因為自己也不願看見「爛尾」的情況出現。而且影片拍出來的成績不論是好是壞,也會算到我們這些演員身上,所以即使自己不看好,也要盡力去拍。  

 
  振興影市 傳媒有責  

  
  毓:這種情況下影市怎會有希望?   
  張:另外,傳媒也要檢討。電影市道已經如此不濟,他們不但不協助振興,反而落井下石,不斷報道一些藝人的負面新聞。  
  早前有記者來訪問我,花了大半小時談電影、談唱片,但最後卻有一個十八歲的女記者問我:「有人看見你在日本當街錫男仔喎?」我真的覺得很無聊,任何人想一想也知道,以我的身分,怎會在公眾場合做這種事?但翌日報章的頭條便是「張國榮日本當街錫男仔」,之前談的話題全部無影無蹤。  
  有時我覺得很奇怪,我在日本拍《星月童話》,已經招待得傳媒很周到,他們要怎樣影相、怎樣做訪問也可以,但結果因為「肥媽Phone騷」的一個觀眾來電,便成為娛樂版頭條,反而報館、周刊派專人到日本做的採訪卻成為配角!我覺得這簡直是對記者們的一個侮辱:花了人力物力做的採訪不被重視;一些空穴來風、不能證實的傳聞卻被捧到天上。   
  毓:讀者看完這些報道,根本不會相信!  
  張:跟這些記者爭論沒有意思,所以乾脆不接受訪問。  
  每個人也想「安居樂業」,現在我們這些藝人既不能「安居」,也不能「樂業」!   
  狗仔隊每天也在門外偷拍,影響我們日常起居生活,所以不能「安居」;電影市道低迷,盜版猖獗,又使我們不能「樂業」。傳媒是否希望趕絕我們呢?說實在的,我現在可不要受這些氣,大不了我便離開香港算了!   
  毓:藝人的形象掃地,日後再拍電影有誰會看?到時娛樂版也沒有新聞!   
  張:繼續「煲」負面新聞的話,大家只有死路一條。

  
  光明正大 無愧於心   


  毓:記者應是被人尊重的行業,以前娛樂版的記者與藝人關係很好,但現在卻勢成水火。   
  張:說實在的,過往娛樂記者知道很多藝人的秘密,但他們知道甚麼應該寫,甚麼不應該寫,所以記者與藝人之間的關係很好,有些甚至成為朋友。但現在的記者一知道某些未經證實的「秘密」之後,便急不及待將之公告天下,破壞了彼此關係。   
  其實這些所謂秘密究竟有甚麼大不了呢?讀者是否真的喜歡知道?讀者看娛樂版是因為喜歡某些明星,不喜歡明星的人根本不會看娛樂版。但現在的娛樂版只會報道明星的負面新聞!有誰會看?  
  還有一樣令我氣憤的是,要刊登便刊登吧--為甚麼硬要將我們這些藝人說成「鬼鬼祟祟」呢?老實說,去按摩、焗桑拿根本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有甚麼地方值得要大造文章?   
  我從來不會「鬼鬼祟祟」,所以請各位不要以甚麼「迴避鏡頭」、「面色一沉」來形容我!   
  毓:(笑)要這樣寫才能凸顯故事性!
  張:周潤發與茱迪科士打合作拍《AnnaandTheKing》,我覺得有點受委屈!當年尤伯連納拍的時候叫《TheKingandAnna》,但現在卻變成《AnnaandTheKing》!     
  毓:主從地位對調!
  張:荷里活的電影,一向也是以男性為主角,但這次卻反轉過來。中國人不比外國人差,為甚麼要貶低我們?《霸王別姬》也在康城贏過大獎,張曼玉、蕭芳芳、鞏俐也曾揚威海外,事實證明我們中國人只要認真拍片,質素不會比外國人低。     
  以前我不太喜歡張藝郑驗樗牡钠纭毒斩埂贰ⅰ洞蠹t燈桓吒邟臁返龋际墙抑袊鐣彴痰碾娪埃m然贏過獎,但我覺得這是以抹黑同胞來贏取外國認同。但最近我卻十分欣賞他,因為負責康城影展的單位質疑他拍的片不夠震撼--沒有再揭中國社會瘡疤--他便寧願退出康城影展。   
  拍落後社會的情況便算「高質素」,以今日中國社會為題的片卻等如「平凡」,這是甚麼道理?
  毓:如果中國開放市場,舉例說,每年容許二十部港產片在內地公映,這樣香港電影便有救了!
  張:我最擔心的是香港沒有進步,但內地--例如上海--卻不斷進步,終有一天會趕過我們。 
  毓:當中國加入世貿後,便要容許西片在國內市場播放,到時便十分有趣:外國的外語片可打進中國市場,港產的華語片反而仍被拒諸門外!
  張:現在也不是完全沒有門路,但劇本需要預先審核,還要向不同部門申請,而且要由有關部門「協拍」。而「協拍」的實際目的,大家心照不宣啦!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