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最近接触张国荣

日期:2006-10-27 来源:《君子杂志》(1999年11月) 作者:高昊 浏览: 字号:TT

 

在拍摄封面与访问进行前,我有少许担心哥哥会不苟于言谈,因为总是觉得他已开始培养出那种艺术家才有的脾气。
哥哥到了影楼后,对着露台可望到的修顿球场说:“这一区,这个球场留给我很多Memories。”
原本以“近况”为大纲的访问,变成了一段段回忆录,倒没有离题,因为最近发生的某一件事可以是很多很多年之前……


最近一次受感动


“哥哥,最近有什么事令你最受感动?”

哥哥努力地想着,没发一言,以为他要回答时,却仍然在想着。是五秒,还是十秒,都记不清楚了。“我真的要想一想,我不要交行货,还是先问下一个吧。”我没有给打住,反而因哥哥的认真态度而暗喜。
“好!就告诉我最近令你感到尴尬的事吧。”
“我在红馆大大话话演出超过一百场,有时忘记拉裤链,又或者跳如当年《Monica》这样大动作的舞步时,难免会春光乍泄。其实,这些都不算特别尴尬。最近一次,和一班朋友约会,之前说好了不希望见到某些人,但那些人却在聚会中出现了,而最尴尬的是有人在席间踢爆!唯有强颜打完场作罢。”


也同意。以哥哥在舞台上的历练,一些对新人才是尴尬的事情又怎算得上是一回事。始终都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最烦煞人。

“对了!现在可以答你第一个问题。最近一件我受感动的事发生在我与仙姐白雪仙之间。虽然她是这样德高望重的前辈,但对晚辈的细心,令我十分敬重……”


“话说志莲净苑和大屿山天坛大佛我至今还未去过。有次跟仙姐吃饭,便问她可否帮忙一下,因为我知她人面比较广。第二天,她更亲身替我周章,到参观志莲净苑那天,仙姐还亲身跟我一起去,更给我拍照留念,我真的是很感动,这是有感而发的。我这一辈之后的艺人,未红的,甚至大红的,对上一辈的艺人都非常不礼貌,完全没有做足自己的本份;这是我一定要说出来的。”


“突然间,我想起《阿飞正传》……”哥哥是凭这出电影首次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在台湾金马奖和亚太影展,我都有份获提名最佳男主角。传媒朋友一早便恭喜我,因为同时在这两个颁奖礼获提名,就必有一个获选,已是千古不移之例。在金马的颁奖礼上,负责颁最佳男主角的是成龙大哥和林青霞。当林青霞应该说获提名名单的时候,却直接宣布了得奖结果——‘最佳男主角是张国荣’,那次都算几尴尬。”


“到了亚太影展,任何到过颁奖礼后台的人,都一定知道每个奖项花落谁家。那年,《阿飞正传》取得很多奖,邓光荣上完台领奖后,回来向着我竖起大拇指,身旁的刘天兰便说:‘一定是你啦!快点去补补妆。’
岂料得奖的其实是一位韩国演员。当大家都以为你会得奖却原来落空了,就真的是一件很尴尬的事。”


最近一次被误会


哥哥说他以前经常被人误会,在那时还在乎的时候,确是耿耿于怀的……

“话说曾华倩曾经拍过我一个MTV,并表现得很开心,我不经意说了一句‘那你便恨到了’。怎知她多年后在一次访问中重提旧事,可见有些人对戏言是很认真的。另一次则是Wyman(黄伟文),我上他的专访,我也说了同样一句说话……”

“现在,我已不再介意这些误会。既然我的说话这样容易引起别人误会,我倒不如讲一些更加compromising(妥协)的说话。”

“要为这些事情妥协吗?”

“总是要妥协的,毕竟人不是活在孤岛上。”

未必凡事都可以妥协,总会有些继而口角的情况吧?


哥哥说最近真的没有跟别人怎样吵过架,却说了一件二十二年前参加亚洲歌唱比赛的事。

“我当时参赛的歌曲是Don Maclean的“American Pie”,你知道这首歌足足长十二分几钟,而当时评判之一的黎小田说一定要改唱三分几钟的版本,我坚持要唱足本,还说了一句‘It doesn't make sense!’……”

后来,黎小田亦因为哥哥的Guts(胆识),与他成为了好朋友,至于当时还是初哥的哥哥当然要妥协,最终唱了一个三分钟的本。


最接近的一个梦想


那一年,哥哥灌录了他首张个人大碟《I Like Dreaming》。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又有什么梦想哩?

“我多年梦想终于达成了,就是成立一间自己的制作公司。现在,我可完全控制每一首作品的风格和质量。不过,我可不是说以前的唱片公司待薄我,只是那时为了迎合市场需要,双方实在存在有太多不同的意见了。”

“现时Apex负责制作,而环球则主力发行,他们的确可以放手让我们专注音乐的创作。对于这种合作方式,我感到很舒服。”

“拍电影也是一样,如果整天要与一班人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又何必呢?不然,遇到一个好project,就算不收钱,我也会做。像拍《流星语》期间,由于童星明仔是第一次拍电影,如果我不在场,小朋友很难投入,所以即使没有我的戏份,我也毫不介意每天到片场陪他。”

“目前,我投入很多时间在音乐和电影方面,我觉得音乐的理念是可以运用在电影当中,例如当我剪接《左右情缘》音乐特辑时,我特别留意整个故事的节奏;又例如当我录歌时,我会用我的方法去引领听众进入一个意境,一个画面。”


“音乐和电影可以互相补足,有点像左右手。”


希望哥哥不会有一天如他所唱,讨厌了他的左手或右手。


His Favorite Movie
《鬼眼》(The Sixth Sense)


“我最近看过《鬼眼》,这出电影最出色的地方在于故事的结局,这只不过是一出非常普通的电影。戏中童星布里祖奥士文的锋芒完全盖过布斯韦利斯,我觉得他值得获提名来年的最佳配角。反而,备受谈论的《大开眼戒》(Eyes Wide Shut)却令我有少许失望,观众对史丹尼寇比力克的期望应不止于此,然而事实上,我们亦不能祈求同一位导演的每一出作品都是经典。”


His Favorite Book
《Memoirs of Geisha》


“不久前,我代表《星月童话》,到加拿大出席香港旅游协会的一次宣传活动,陈方安生也有出席。留加期间,我那位书不离手的家姐向我介绍了一本书,那就是《Memoirs of Geisha》,听说Maggie(张曼玉)也将会拍摄这部著作。以往很多外国作者都未能一针见血地捕捉亚洲人的心态,但此书作者的笔触也算接近。从日本艺妓令我想到亚洲人的角色和地位,依我看,亚洲人的生活圈子无疑是太狭窄了,也难怪亚洲演员在荷李活电影中的角色,多流于那种充满怪气的规范,令我很不舒服。”


His Favorite Car
高性能棍波车


“肯定是棍波车。虽然我考不到棍波车牌,但是我每次都很享受在拍摄电影时驾驶棍波车的那种快感和乐趣。不过,这次前往法国拍《左右情缘》音乐特辑却例外,Cece(张柏芝)操控着那辆价值三十万美元的Renault Spider,简直得心应手,据她说是因为得到母亲的遗传。我不喜欢开快车,坐在驾驶席上,我追求的不是速度,而是舒适感。这十年八年间,大家都对我不错,所以每逢在香港,我也会驾车出外,完全没有想象中的不便和麻烦。话说回头,不同性能和设备的车子所带给我的舒适感肯定是有所分别的!”


His Favorite Singer
王菲


“本地歌手中,我独爱阿Faye(王菲)。阿Faye从来没有令我失望过,像她最新的《只爱陌生人》便是我近期十分欣赏的大碟。打从监制以至音乐创作的班底,都是水准超班的音乐人。我于她而言,可能较为保守,每个专辑总有一、两首大路的歌,但阿Faye却永远保持她独有的风格,She leads it all the way!”


His Favorite Places
纽约、巴黎


“如果是一大班朋友以玩乐为主要目的,那当然会选择夏威夷之类的旅游点,那里尽是阳光与海滩,大伙儿可以玩得开开心心就是了。不过,如果只是三两知己成行,而又想在能Unwind之余吸收新元素,就肯定非纽约和巴黎莫属,此处的生活潮流和文化真正能令人有所启发。就算是近在亚洲,也有些地方,如泰国和日本,你已经可以尽情享受在香港难以找到的帝皇式服务。我认为,选择旅游点前,应先看看同行人数和自己的心情。”


一个阳光灿烂星期天的流星语:


“我这一辈之后的艺人,未红的,甚至大红的,对上一辈的艺人非常不礼貌,完全没有做足自己的本份;这是我一定要说出来的。”

“如果有人出席一个颁奖礼,且获得提名,却说他自己不在乎有没有奖项,他是一个傻瓜,说的都是假话。”

“一出电影最重要的是故事,这亦是近期香港电影所欠奉的。”

“我以前时常被人误会,总是觉得耿耿于怀……现在我都不在乎了。”

“人总是要妥协,毕竟人不是活在孤岛上。”

“当你一低调,别人便以为你会迅即被人忘掉。”


一字一句总在分秒间,或如流星一闪而逝,或骤落心田,短暂亦深长。

 

上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