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影视相关 > 正文

《春光乍泄》经典对白

日期:2006-10-28 来源:TOM娱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阿根廷一家小旅馆内。
  躺在床上的张国荣对梁朝伟说道:
  “黎耀辉,让我们重新开始。”


  床上,张和梁在亲热。
  画外音是梁朝伟的独白。


  何宝荣将“不如重新开始”挂在口边,这话对我很有杀伤力,我和他一起很久了,中间也分开过,可每次听见他这么说,我总会跟他再走在一起。为了从新开始我们离开香港,两个走着走着来到了阿根廷。


  “请问瀑布怎么去?”
  “道路不到瀑布。”
  梁朝伟返回路边的轿车。
  “说自己晓得看地图,走错路了。”
  “走错路用不着死吧?”(躺在车后座的张国荣答道)


  梁朝伟发动不着汽车。
  “干,买汽车不如坐公车…”
  “这废铁还不动呢。”
  “你来吧!”


  张国荣来到了驾驶座。
  “有废铁好过没有。”
  “大家也不是富翁。”
  “总好过挤三十多个小时公车…”
  “旅行就是这样子的。”(梁回答)
  “我可没想过是这样子的。”
  “麻烦你下去推推车。”


  车在阿根廷的道路上飞驰…


  梁独白:初到阿根廷,地方也不认识。有一天何宝荣买了一台灯。我觉得好漂亮。两个人好想寻找灯上的瀑布,很艰难才找到地方名字。想着到过瀑布就好返回香港了,结果迷了路。


  车停在路边,梁朝伟在察看地图,张国荣推开车门走向原野的远处……
  “你去哪儿?”梁问道。


  梁独白:我一直没弄清楚他那天去了什么地方?我只记得他说一起的日子好闷,不如分开一下,有机会再从头开始。他的“从头开始”可以有两个意思。


  画面上的瀑布确实美丽异常,画外音一首不知名却很动听的曲子……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小酒吧外,随着一辆大客车的来到,梁朝伟扔掉香烟匆匆迎了上去……


  梁独白:在阿根廷不容易找工作,跟他分手后我来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在一所探戈酒吧当接待,每夜也有几个台湾客人。


  站在酒吧门口的梁朝伟突然看到张国荣和几个外国男人亲热地从一辆轿车里出来走进酒吧,张国荣对他视而不见。


  酒吧内,一对男女优雅得给客人表演探戈舞,张国荣不时和他的同伴亲热……


  酒吧外,梁朝伟在寒风中大口咀嚼三明治……


  梁独白:初到阿根廷,我以为这国家好大,再碰见何宝荣,我没想过要跟他从头开始,我只想返回香港……


  张国荣和他的同伴们走出酒吧乘车离去,车没走多远时,张有意无意地回头瞥了一眼寒风中注视他们离去的梁朝伟。


  次日晚上,在酒吧上班的梁朝伟接到一个电话。
  “找我干吗?”


  梁朝伟在使劲地敲一扇门。
  “开门呀,何宝荣!开门哪!”梁愤怒地大叫。
  张国荣打开门。
  “怎么样,黎耀辉?”
  “怎么哪,何宝荣?”梁边喝酒边说。
  “进来。”
  “我干吗要进来?”
  “我有话跟你说。”
  “要说这儿说。”
  “先进来呀,好重要的。”张把梁一把拉进来。
  “有话快点说。”
  张不答,开始拥吻梁。
  “干吗呀,你?”梁一把推开张。
  “讲完,没有哪,走呀。”
  “走呀。”梁开始推张。
  “别推我,你推我看我揍你。”
  “揍我?”张一使劲地把梁推开。


  两个人开始掐架。
  “你妈的有种就捏死我。”张国荣大叫。
  张使劲推开梁,开始大声咳嗽。
  “仆街仔!”梁朝伟边使劲踢床边破口大骂。
  “我比得上你?”
  “晚安晚安请进请进…”
  “你妈的怎么不去接客?”张不无嘲讽地说道。
  “你理我?”
  “我不像你,有鬼佬照顾。”梁气愤地说。
  “我干!"张点上一支烟。
  “我什么也没有。”
  “钱给你花光。”
  “我还要回香港呀。”
  “没有钱怎么回去?”
  “我也不想做呀”梁说完随手拿起一瓶酒喝。
  “你后悔了?”


  (以下都是梁的对话。)
  “我后悔得要死!”
  “没见你,我一点也不后悔!”
  “现在,我后悔得要死!”
  “怎么哪?”
  “怎么哪?”
  “示威?在奚落我?”
  “想告诉我你抖起啰?”
  “你抖起了干我鸟事。”
  “你叫我来是干吗?”
  “你叫我来是干吗?”


  “我想你陪我一下。”
  “我好想你陪我一下。”
  “干!”梁朝伟愤怒地把酒瓶砸向墙壁,然后转身离开。
  张国荣蜷缩在床上无声地哭泣。


  一日晚上,梁朝伟照例坐在酒吧外喝酒。
  一辆轿车过来,张国荣推开车门走了过来,扔给梁一块手表。
  “给你。”
  “不喜欢就卖掉。”张随即走开。
  梁看了一下手中的表,随即扔在地下。
  “干!”
  过了一会儿,梁把手表捡起,看了看,放在耳朵边听了一下,用衣服擦了一下,放在口袋里。


  又一日晚上,梁朝伟走向了站在酒吧对面的张国荣。
  “又怎么哪?”
  “可不可以先把表还我?”张国荣好像被人打了一顿。


  两个人跳上公车。
  “坐后面,后面暗一点。”梁朝伟建议道。
  “我现在见不得人吗?”
  “你这样子见得人吗?”
  “你看见了?我还以为你没看见?只字不提的。”
  “原来你见到我给揍了。”张说道。
  “要我说什么?揍也给揍了。”
  “一场朋友,总可以问候一下吧?”
  “给揍了,也因为你?”张说道。
  “别赖到我身上…”
  “我没要你将表送我。”梁争辩道。
  “那你当下把表还我呀。”
  “把表还我怎会给揍?”
  “你要给多揍一顿?”梁朝伟不耐烦了。
  张国荣不吭声了。


  过了一会儿,梁朝伟觉得要说点什么。
  “要不要我陪你回去?”
  “你省着点!”
  “净晓得欺负我。”张国荣恨恨地说道。


  两个人下了车。
  “你家在哪边?”张国荣问道。
  “你在这儿等我。”梁朝伟转身离开。


  一会儿,梁朝伟返回,递给张国荣一块表。
  “还给你。”梁欲离开。
  “喂!”
  “干吗?”
  “给我一口烟。”
  梁给张一支烟。
  “火?”
  梁给张点上火。
  “以后别再找我。”梁说完随即走开。
  张发了一回呆,等到了一辆公车。


  梁朝伟所在的公寓里,房东在接电话。
  “辉不在。”
  “我不晓得他在哪里?”
  房子里,梁朝伟默默地抽烟,扭头看了一眼何宝荣买的那盏漂亮的灯。


  张国荣跌跌撞撞地来到了梁朝伟的公寓。
  “黎耀辉!”
  梁打开门看见了满脸流血的张国荣。
  两人随之互相拥住对方。


  医院里,双手包扎好的张国荣,看了一眼站着的梁朝伟说道:
  “黎耀辉,让我们从头开始。”
  梁朝伟不答,默默地坐在张国荣的旁边。


  梁朝伟的公寓里。
  梁朝伟脱下张国荣的衣服欲洗,看来张国荣的双手严重受伤了。
  “这儿不错呀。”
  “住了多久?”张国荣问道。
  “几个月。”
  “怎么住得这么偏?”
  “便宜点。”


  (以下都是张的对话。)
  “也是的。”
  “天花板很高,看出去风景也不错。”
  “这灯还在?”
  “以为早给你抛了。”
  “你终于有没有去了瀑布?”


  “没有,你呢?”
  “没有,等你一起去。”
  梁朝伟不答。
  “等我复原我们一起去。”
  “到时候再算。”


  “你今晚睡这边吧。”梁朝伟指着床说道。
  “你呢?”
  “睡沙发。”
  梁朝伟出门去洗张国荣的衣服。


  梁发现了张衣服中张的护照,看了一眼,随之装进自己的裤兜里。


  梁朝伟悄悄地帮张国荣掖好被子,随之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已经入睡的张。


  早上,张国荣坐在床上注视着还未醒来的梁朝伟。


  时间在流逝,梁朝伟似乎心情很好,每天晚上努力的做着自己的那份工作。


  梁朝伟做好饭菜,叫醒张国荣。
  “何宝荣,吃饭哪。”
  “吃饭哪,起身呀。”


  梁朝伟在喂张国荣吃饭。
  “让我吃一块鸡。”


  梁朝伟在帮张国荣擦身。
  “我身很脏?”
  “医生说不能洗澡嘛。”
  “怎么给咬了?”梁朝伟问道。
  “你一床都是虱子!”
  “下雨总是这样子。”
  “晴天拿床罩被单晒晒嘛,咬死人了!”


  梁朝伟在给张国荣睡的床喷杀虫药。
  “也喷喷那边嘛。”
  “自己睡哪边,也喷喷呀。”张国荣建议道。


  深夜,张国荣拿起梁朝伟床头的烟盒摇了摇。
  “什么?”梁朝伟醒来问道。
  “没烟。”
  “那边有。”
  “妈的抽光啰。”
  “下去给你买。”
  “不用…,睡觉吧”
  梁朝伟还是起身跑去楼下买烟。


  正看电视的张国荣,突然起身去和梁朝伟挤一张沙发。
  “干吗有床不睡?”
  “我喜欢。”
  “两个人挤一张沙发?”
  “我觉得蛮舒服的。”
  “干吗咬我?”
  “我饿。”
  “你真要睡沙发?”
  “干什么?”
  “那我到床睡。”
  “别说话…睡觉。”
  “要不你睡床我睡沙发。”
  “别唠唠叨叨的嘛。”
  “我睡床。”


  梁朝伟起身到床上去睡,张国荣又挤到床上。
  “不是那么没人情味吧?”
  “都说床太小。”
  “怎么小?我睡你上边就不小,这样子一起睡。”
  “你决定睡床?”
  “真这样子对我?”
  梁欲起身,张抱住不放。
  “干什么嘛?”梁朝伟问道。
  “就这样子,好不好?”
  “好,你睡…”
  “别动,睡觉…”
  “你别搞我?”
  “谁搞你?你别搞我。”
  “吻一下,睡觉。”
  “别碰我的手!痛!”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