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其它资料 > 正文

给张国荣的一封私人信

日期:2008-03-19 来源:1992《君子杂志》 作者:白如霜 浏览: 字号:TT

先生之美为举世公认,从《霸王别姬》筹备开始,虞姬一角就非君莫属。

 

亲爱的国荣先生:


当我阅报得知你为了艺术的大前题重拾尊龙先生弃演的《霸王别姬》我内心的高兴,是笔墨难以形容的。
那天在『北影』看到你真人演出《霸王别姬》后,我更忍不住心灵的冲动,写了这封信。
别以为那冲动来自你的反串戏,而是先生你那感人肺俯的法庭戏,那天,先生的罪名可能是『相公』,坐在旁听席的有大陆演员巩俐及张丰毅,即使先生的相貌稍带憔悴,但仍盖不住先生的星光魅力。
现场只见先生小心翼翼地在众人之中培养情绪,为使剧情更加投入,导演陈凯歌像教师般对临时演员解释当时的时代背景,我仔细看了一下片场的周围,服装和布景都一丝不苟,除了现场收音之外,还有电视录像和即影即有,难怪徐枫小姐告诉我陈凯歌说这是他的第一部电影,难怪先生说这是你进军奥斯卡的野心之作,难怪李碧华…『你们杀了我吧!』我的思想就被你这句震憾性的对白打断。我望一下周围,再望一下旁听席上我喜欢的巩俐和张丰毅,他们很淡然地做自己的反应,但并不像你那样投入,那样紧张。 接着你和陈导演聚精会神地去看录像,不行,再来一个。你又站到被告席,先生你闭着眼睛,我知道你在培养情绪,即使化妆师在你睑上补上更多的粉,都掩盖不了你的光芒,陈导又一次地向临时演员解释更多的时代背景,你的『你们杀了我吧!』又大声了一点。 不行,再来一个。


『你们杀了我吧!』这次真是高潮了,一句那么老套的对白,你会把它变得那么有层次,幸好先生当年声言退休,只限于歌坛,否则真是中国电影界巨大的损失。  
讲到退休歌坛,我永远忘不了先生在演唱会的『封咪仪式』,其感情与场面之气势,远胜前辈巨星山口百惠,不愧为香港之张口百惠。
闲话少提,还是话说『北影』当日,先生拍完『你们杀了我吧!』激情镜头,感情用神太甚,要上吸烟室按摩松解神经,席间有甚多邻厂演乾隆皇电视剧的台湾小演员,先生绝无架子地与他们交换反串花旦之心得,并着近身拿出花旦之剧照示之,以先生天皇巨星之尊,能与台湾小演员共同分享反串之乐趣,他们能说先生不美吗? 先生之美为举世公认,从《霸王别姬》筹备开始,虞姬一角就非君莫属,反观尊龙先生毛遂自荐,横刀夺角。为一条小狗,辞演虞姬,不美!而先生不计前嫌,再为冯妇,将说过的话像金子吞下肚,君子肚大可撑船,可谓美上加美。
所以《号外》才会请先生拍青衣艳照,更题名日『奇双会』,与一代宗师梅兰芳相题并论,更是美上加美。更也难怪先生会手捧鲜花往梅兰芳墓前致敬,拍含泪官方照片,全港刊登。尊龙先生明星架子大,谅他不会有如此亲切又尊师重道之举,不美!  
又闻台湾记者驾到,张先生更特别放映反串片段,令人叹为观止,若林青霞以《东方不败》提名最佳男主角,先生亦然不甘人后。
写到这里,怎么又在报上看到徐枫小姐说《霸王别姬》不参加奥斯卡?虽然还有柏林康城和威尼斯,但是你不是说过奥斯卡吗?
哦!原来又有一片《蝴蝶君》要找你反串,这才真是奥斯卡影片,外国导演外国制作,又要讲外国话,先生一下说不愿裸体,一下又说要裸体,一下说要演一下又说不演,真是迷离之至,迷离即是美,先生即是美。
哦!徐枫小姐又和陈凯歌在娱乐版见报,手上拿着一本《霸王别姬》特刊,封面自然又是先生美艳不可方物之花旦扮相。先生离港已数月之久,而数月之间,新闻不断,可见先生魅力之劲,连徐小姐与陈导演亦需手持先生之玉照,方能见报。
哦!先生你何时回港?千万别留在加拿大读电影,先生你在香港可做电影博士,假如你在加拿大只做电影学生,怎能对得起香港电影界?这样不美。
哦!我和我的朋友们真正期待在香港《霸王别姬》的首演。紧握你的手。


                                                                                  永远的白如霜


(按: 白如霜前曾在早期「号外」担任「信箱」主人是「信箱文学」的一个主要作家。)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