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其它资料 > 正文

张国荣舞台NG全纪录之二不由自主篇

日期:2008-03-21 来源:张国荣艺术研究会 作者:的灰 浏览: 字号:TT

不由自主篇


说起哥哥的舞台演出,其实有几件事是特别容易NG的,但是他居然从来没有NG过:一个是他的嗓子——我始终想不明白,年轻时倒也罢了,四十五岁的他,怎么能够在一年内开上百场演唱会,十三场连天开,每场三小时,没嘉宾,没中场休息,连唱带跳,连喊带叫……仍然保持黄金一般的声线?在名古屋看他的演唱会时,半小时的Rave Party让我目瞪口呆,数下来那是八首歌,换成我的话,就算不用跳舞,就算只是站在那儿用他那音量念完全部歌词,我也保证我的嗓子当场就会嘶哑,而且永远不能再说话。

 


第二件事是他的原地转身:哥哥在拍电影的时候自夸:“我说转45度,就一定是45度!好专业的!”其实对哥哥来说转45度还不值一提,他是经常在演唱中途转一个360度,正正转回来对准麦克,姿态潇洒,气定神闲地接着唱下去。你有没有试过这个动作难度有多高,我建议你现在从电脑前面站起来转转看,转十个圈,我的记录是有三个基本转正,三个没到位,两个转过了头,还有两个站不住脚险些摔跌。哥哥呢,告诉你,算起来转了也有数百次,从来没失过手,脚下就象有量角器比着似的。


第三件让我担心的是他在国内热情巡回演唱会上的丝巾舞。大家都知道,唱《大热》时本应是长发飘飞,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国内演出时没有长发可飞,改成了丝巾飘飞。那条丝巾看起来怎么也有两米长,在颈前颈后回旋飞扬,同时哥哥一边舞动着身体一边举着麦克唱歌——我第一次看到这一幕时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一旦丝巾包住了麦克,或者更糟糕,包住了头,怎么办?可是没有,每场都没有,哥哥灵活地变换着姿势,仅以脖颈的转动,就将那条丝巾舞得服服帖帖,曼妙无比。


第四件,抛麦克架。大家都知道,麦克架+张国荣≈《无心睡眠》,为什么是约等于呢,因为还可能等于《谈情说爱》或是《Stand Up》等等。每次唱这样的歌到兴起之处,就见哥哥将麦克架一提,随着节奏肆意舞动,尽现刚劲硬朗的一面,最后向原处一立,返璞归真;或是索性向远处用力一抛……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1999年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上,获得荣誉大奖的哥哥演唱《Monica》时将手中的麦克架掷向台下,众多记者猝不及防,四散奔逃……但是,完全无需如此慌张,哥哥看似随意,手底却是有数。2000年拉阔演唱会前的一次访问上,主持人问他:“这次会不会抛咪座?”哥哥答道:“不知道,那是现场的事情,不是想好的。”“我好叫工作人员闪开哦!”哥哥笑:“不用闪开,就算抛也不会打中他们的,好专业的!”事实证明,哥哥做出的承诺,从来没有落空过。


连这样高难度的细节都无可挑剔,哥哥的专业与完美确实值得傲视艺坛。但是,俗话说得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有些事情,还真是由不得他。


先说说麦克架吧。1987年十大金曲颁奖典礼,哥哥上台演唱获奖歌曲《无心睡眠》。一如既往地,唱到间奏,哥哥提起麦克架,潇洒舞动。舞罢向下一立,咳,出问题了:那架子不是为他特制的,那架子下面三只脚是活的!在他的舞动之下,齐齐歪向一侧,立不住了!继续提着?丢一边去?蹲下来摆正?……好一个哥哥,神色不变地继续唱着歌,只是抬脚轻轻一踢,准确地将座脚踢回原位!……而且,从那以后,你再也见不到他用活脚麦克架。


1989年,哥哥受邀赴韩国担任红歌星Yoon演唱会的嘉宾,再献《无心睡眠》。这一次舞动麦克架毫无问题,也顺利地立住了,但是架子不太稳定,哥哥唱到最后一句,向前一踏,只见架子轻微晃动,左摇右摇……哥哥当然不会让这“摇摇麦”影响自己的歌声,只见他的脸也跟着轻微晃动,左摇右摇……直到最后一个音符,嘴巴仍然正正地对准麦克风!
 

再说说架上这支麦克风。1988年,黎小田作品演唱会,哥哥和梅艳芳合唱《缘份》。唱到一半,阿梅的麦克风突然失灵。哥哥反应奇快,立即飞奔过去将自己的麦克风递给阿梅。由于当时正是“你我相隔多么远”,哥哥走到阿梅身边时工作人员已经递上了新的麦克风,但是阿梅也非常感动,赞道:“拍档即是拍档!”


1990年,香港“八十年代十大红人”选举,已经退出乐坛的哥哥依然高中,并破例亲自领奖,因为这个奖与众不同,是表彰他过去十年的成就和贡献。颁奖礼上,哥哥一现身便引起群情耸动,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哥哥微笑着致意,坐在座位上,一开口,手中的麦克风不好用。再开口,仍然时断时续。主持人很尴尬,哥哥笑着解围:“好久没拿只咪了,只迷都不听话了!”话音刚落,只咪立即乖乖听话。


1998年,哥哥为顾家辉和黄沾的“辉黄演唱会”担任嘉宾,受到观众狂热欢迎,掀起整晚演出的高潮。舞台上麦克风再次失灵,但是哥哥不动声色地继续演唱下去,直到麦克风恢复正常。第二天,报章大赞哥哥“经验丰富”、“处变不惊”、“执生能力奇高”……其实这对哥哥来说真是件小Case,而且我简直都要希望这样的小Case再多一点: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他的舞台风范实在该让那些遇到点事就慌乱,发火,摔东砸西的小歌星好好学习学习。


讲到麦克风,还有一件事不能不提。1988年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嘉宾周润发在台上宣布:“获奖的是:《贴身》,张国荣!”掌声和欢呼声中哥哥站起身来,挥手致意——他这个时候并不象哥哥,十足一个可爱的小弟弟,身材丰满,身量沉实,小面孔象苹果一样圆鼓鼓,鸭尾头在脑后翘了一个尖儿,整个人青春勃发,神采飞扬。只见他大步向台上走去,到了周润发面前,忽然一个轻快的老虎跳,整个人纵入周润发怀里,两腿攀在他腰上!周润发猝不及防,抱住他向后连退两步,手中的麦克风当的一声落在地上……这是在舞台上啊!全场观众瞩目,电视现场直播啊!你听听把观众笑得!昨天我跟妹妹探讨这算不算NG,妹妹说:“这不算哥哥的NG,这是发哥的NG,谁让他站不稳来着!”我说:“一百四十多磅的一个胖墩儿窜到你怀里,你站得稳?哪有三十二岁的男人还这么顽皮啊!发哥只不过比他大一岁,如果也这么捣乱,噗哧一下跳到他怀里去,他不‘转身退翻身倒跌在晚椅’才怪……”
 

忍不住想起今年的金像奖颁奖典礼,发哥和谭校长搭档做嘉宾,发哥面色冷淡,校长神情紧张,两人前言不搭后语……我很怀疑校长是给临时拉来顶替哥哥的,因为以哥哥和发哥的亲热与默契,这个搭档本应……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说说1989年的亚洲小姐选举比赛吧,哥哥做特别嘉宾,演唱了《滴汗》、《暴风一族》和《侧面》等,曲曲经典。亚洲电视台为他这次出场落足本钱,据陈小宝描述:“在费用上的确可以用‘浪费’、‘奢侈’这些字眼来形容,Leslie本身并没有收取天文数字,但由于电视台视之为千载难逢的良机,所以在设计Leslie出台、灯光……等各方面都十足十像做个人演唱会一样。”演唱《滴汗》时计划用一辆道具车,本来想用无线电视台林老板的劳斯莱斯,发梦也想不到那部车太重不能上台,最后一分钟去找潘迪生先生借车来用。大家还记得《滴汗》结束时的场景吧,哥哥飞身上车,在浪漫的乐曲声中吻了一下身后的靓女,车子缓缓倒退……哐,停下了……继续倒退进了后台……是哪位大佬开的车呀……车身碰损了呀……名贵汽车呀……结局是怎样陈小宝一直不敢去问……


陈小宝这个人,在哥哥过身之后的种种作为我们暂且不去评说,哥哥对他那是仁至义尽,他对哥哥,至少曾经,也是全心全意的,从他为哥哥告别乐坛写的《Will You Remember 张国荣》中,可以看出他的欣赏与诚意。这篇文章中提到一件小事,就是告别演唱会之前的记者招待会上,哥哥在记者会开到高潮之时亲手将覆在会标上的丝巾扯掉,“告别乐坛演唱会”七个大字惊得众人目瞪口呆:“张国荣后来在Coffee Shop跟我谈话之时,我眼中的Leslie是情绪激动得几乎连眼睛也红了起来,当然他强作镇静,力掩他的内心,但最后他也忍不住问我:‘扯开块丝巾的时候,你有无见到我手震?’我说笑地回答:‘你平时连饮咖啡都手震的啦!’


以哥哥式的完美标准来要求,在台上偶有手震应该也算是NG了,但这并不一定是因为他精神紧张或者身体欠佳,只是家族遗传的一种小毛病,从他三十岁左右的时候就出现了。不仅是在台上,日常生活中他也照震不误,麻将友说跟他打牌简直吓死,因为他经常在执牌的时候手震震,使大家都以为他摸到了大好牌章,结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说起来这个遗传我家也有,母亲一系,祖祖辈辈,没有任何原因,人过中年全都手震震,眼看着这光辉历史将在自己手中延续下去,我不是不郁闷的,但是自从知道哥哥有这特征,马上觉得荣幸之至,殊荣加身,与有荣焉,无尚光荣。在香港,哥哥与同有此震的莫少聪先生号称“影坛双震”,观众和媒体早已熟知,只有个别人大惊小怪:2000年,香港作词家和作曲家协会的颁奖典礼上,获封音乐大使的哥哥上台致辞,微微手震,《苹果日报》记者以为自己捉到了把柄,急忙追着哥哥问为何手震?是否过度紧张?哥哥回答:“我一向都手震。”记者不信,一再追问:是否另有隐情?对这位不做功课的老兄,哥哥笑笑:“因为见到你嘛!”


哥哥这个人,性情之强韧刚烈有目共睹,但是除非被逼无奈,忍无可忍,一般情况下不会给人难堪。记者采访时曾经问他,有无待哪个人不够好,哥哥干脆地回答:“没有。我一向待人好好。”没有人能够质疑他。在舞台上,遇到工作人员的疏忽或是器械故障问题时,也从不见他当众发作。2000年上海热情演唱会,头一天下了暴雨,在哥哥开场当天云开雾散,风继续吹,令哥哥和观众都非常开心。但是,暴雨浇坏了场上的灯,于是哥哥在展示著名的台上换装桥段时,说:“开灯!”不亮。“开灯!”不亮。“我说开灯!”仍然不亮。“开一个灯行吗?”不亮。“亮灯!”还是不亮。“让他们亮一个灯!”哥哥的声音越来越大,这样的语气对他来说已经是愤怒的表示了,但是工作人员无计可施,直到最后,灯光仍然是恍惚一团,我妹妹说,只能看到昏黄模糊的小影子,能够分清上半身和下半身。一向严谨的哥哥那天是什么心情我们不知道,我们只知道第二天的演唱会上,灯全部修好,换装桥段精彩上演,而哥哥特地向观众道歉,为头一晚那盏失明的灯。
 

哥哥另一次对观众表示歉意,是跨越九七演唱会。众所周知,由于王家卫先生拍片进度问题,哥哥对九七演唱会的筹备工作全部被打乱,许多细节只能靠代价昂贵的国际长途电话和传真来磋商确认,难免有些不尽如人意之处。例如服装,哥哥对首场演唱会穿的服装并不十分满意,但是时间太赶,已经来不及达到他的要求,只能照穿不误。尽管观众和媒体都对他的精美服饰赞不绝口,数场过后,哥哥仍然主动加料,穿出五套新款服装,也就是我们在录影中看到的黑红间杂的羽毛大氅那几套,果然是异彩纷呈,光辉夺目。在同一系列的演唱会上制作两个系列的服装,这种不惜代价、只求完美的举动,只有哥哥做得出来。


跨越九七演唱会上出现了一次NG,但是和哥哥没什么干系:《当爱已成往事》演唱之前,一群北京戏校的小朋友出来翻筋头,其中一位小朋友不慎跌倒,立即又起身继续表演了。——不过,说起跌跤,哥哥自己也跌过。1978年,香港第二届金唱片颁奖典礼,哥哥代表所在的唱片公司上台领奖,往台上走的时候肩膀一耸一耸地姿态就不是十分美妙,在台阶上更是小小绊了一下,引起场内善意的哄笑。1990年哥哥告别乐坛后,电视台找出这个片段,如获至宝地插在纪念专辑里播出,不知道有多少观众含着泪带着笑看着这一幕啊,那风华正茂的青年,那走过漫漫风雨路的天皇巨星,他就是这样在全香港的注目下长大的……我想他们当时的心情与我们现在差不多,就是只要能看到他,什么都是好的,何况是这么可爱的陈年旧影……
 

在饱含着哥哥自己和无数观众热泪的告别演唱会里,也有小小的一绊,是在演唱《热辣辣》的“一触她的手指,我已叫嚷”的“叫”字时,哥哥走向另外一面的舞台,上台阶的时候非常轻微地趔趄了一下。发现这个小小的细节是因为我看这一段实在看得太多了,这是《抵抗夜寒》,《黑色午夜》和《热辣辣》三首快歌的联唱,歌声刚劲醇厚,舞姿精彩绝伦,我至爱看哥哥以一只脚为轴,展开的一只手臂为径优雅地一圈圈地旋转,在节奏处单手掩面身体后倾,那种柔韧和性感,比起《侧面》的硬朗利落是另一种风味。不知道是因为长度所限还是因为其它的什么关系,许多如此精彩的段落并没有收进告别演唱会的大碟里,真希望唱片公司将来能够出版哥哥演唱会的全本,让更多的人见识到哥哥极致的精彩。


哥哥绊跤绊得比较明显的一次是在1986年,温哥华世界博览会香港周演出中。全场观众的狂热欢呼下,哥哥演唱了一系列的快歌,边唱边跳,唱到《Stand Up》一曲,猛一转身,立脚不住,坐在了台上。要到后来我看到别的报道才知道那是因为当时另一位艺人刚刚表演过“火流星”,洒了一台的油,镜头里也可以明显看到地上东一滩西一滩亮光闪闪,踩上去想不滑倒实在是太难,何况哥哥正在大步地跳着舞。但是我们的哥哥立即翻身跃起继续唱下去跳下去,没有停下来,没有看地上,没有抱怨也没有辩解,神情动作,一切如常,丝毫没有影响全场的气氛。
 

在台上跌倒,尤其是从高处跌落,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事,远从黄家驹,近到林子祥,都是不幸的例子。哥哥当然也深知这一点。2000年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哥哥获颁终身成就奖——金针奖,进行了一次精彩至极的演出,那真是一次舞台表演的经典之作,叫全香港男女老少和千万观众都见识了什么叫做“颠倒众生,吹灰不费”。大家注意到他演唱《蓝色忧郁》时那位记者没有,有评论说“哥哥嚣张地拉起台下的记者跟着自己拍摄”,事实不是那样的。仔细看,那位记者起先紧贴着哥哥在拍,然后后退,后退,一个失足,摔到台下去了。正在沿着台侧飞奔的哥哥停下脚步,一边唱着舞着一边关心地望着台下,百忙之中拉了那记者重新上台,才继续前行。
 

这样的细节在台上只是一瞬,观众们多半注意不到,媒体也没有报道。也许,张国荣拉起跌倒的人不算新闻,张国荣自己跌倒才算新闻吧。哥哥被媒体广为报道的跌倒有两次,从这两次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出友善的舆论和不友善的舆论有什么样的区别:


第一次是在1998年,哥哥在拍摄《Printempts》MTV时摔伤,严重到必须用钢圈固定膝盖,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只能坐轮椅。说起那次摔伤也真是让人感叹,那又是哥哥自增压力的一次——拍摄《红色恋人》时大家都说他戴着手铐脚镣化那个残妆已经够敬业了,他还不满足,硬要在零下三度的凄风苦雨里练习那个鹰飞的动作,结果把手脚都磨出血了;拍摄《霸王别姬》戒烟那一场,导演说他演得很好了,他不满足,要求来多一次,结果手指被碎玻璃划开了;拍摄《上海滩》那场跳船的戏,他不肯用替身,自己绑了手脚向下跳,结果把腿摔伤了;拍摄《英雄本色II》杰仔在卫生间里郁闷的那场戏,导演要求他演出悲愤的神情就行了,结果他太入戏,挥手击碎了镜子,拳头上立即鲜血淋漓了……这样的事太多,数不胜数,这次又是这样:他在拍摄《My God》MTV中跳游泳池那一场时,对别人已经满意了的镜头不满意,一跳再跳,结果摔了个狠的,好些日子站都站不起来,直到出席“辉黄演唱会”的时候腿伤仍未痊愈。媒体的报道中可以看到,他连被别人扶着移动脚步都很困难,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要继续工作,拿只架子支起腿来拍摄《Everybody》的MTV,而且,一看他拍出来的那曲MTV,竟完全看不出是一个重伤了的人,只见他扭动着摇晃着手臂挥着眼神飘着,开心地唱着笑着……


其实身体上的受伤,哥哥并不在乎,尤其是为了工作,要他怎样都行。某些无良媒体对他的伤害,才是真正令他介意的事情。关于他的第二次跌倒,是在2000年热情演唱会世界巡回之际,《苹果日报》等媒体用的大标题是:《大西洋城献唱着长裙扭蛇腰,哥哥乐极忘形仆落台伤左手》!《大西洋城美国个唱为裙所困,张国荣摔个四脚朝天》!内文兴高采烈地描述哥哥在演唱会上如何如何跌伤左手,一度失踪近三分钟云云。记者追到东京去向哥哥询问此事,哥哥回答:“我一跌落台就被好多工作人员扶起,只错过两句歌词,前后不到一分钟,哪有三分钟那么长?……手上的伤势也无大碍。那篇报道令许多人都好担心,所以我要澄清,让大家知道我没事,没有严重受伤,多谢大家!”


而现场的观众心疼地告诉我们,哥哥那次是被大喇叭绊到,从舞台跌下来,而他起身后立即继续演唱,不但没有什么“失踪”,甚至也没有停下来处理伤势,虽然全场都看见他的左臂划破,长长一条伤口,流着血。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