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综合评论 > 正文

忘记他—写在告别的年代

日期:2008-03-27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天是红河岸 浏览: 字号:TT
  序:总在记忆的路上,看见自己的旧模样,一幕幕一些些,记忆中难忘的时光……
  《忘记他》,没有记错的话,这首歌是出现在王家卫的《堕落天使》中,妖娆魅惑的旋律伴着关淑怡舒缓的歌声,勾勒出一种时代的气息。一个学期没在论坛上留下什么文字了,其实最残忍的就是时间,不管发生什么事,风继续在吹,时间继续在走。
  人生充满变数的,不是吗?2003年12月份,我们送走了阿梅和小黑。你能想得到吗?12月7号柯受良先生还在生龙活虎地拍广告,9号我们只能在遗像中依稀寻找飞黄英雄当年的背影。梅姐,哥哥葬礼上哭成泪人的妹妹,“继续张国荣”演唱会上坚强抗癌的女英雄,《胭脂扣》中十二少对如花说“3381,老地方等你”记得吗?时隔八月,同在周二,如花真的随十二少去了,人鬼相恋,不离不弃。或许哥哥真的寂寞了,邀阿梅陪他去了。 
  记得音乐鬼才林振强先生11月16日去世时,电台的DJ不约而同地放了哥哥的《共同渡过》,还幽幽地说:“唱歌的人不在了,如今写歌的人也不在了。”其实《笨小孩》是一样的,高枫写的词,小黑唱的,现如今,都不在了。
  想着2003年过得很慢,现在蓦然发觉,其实冬天也快过了,哥哥走了快一年了。整个冬季,几米的《向左走向右走》诠释者虚无飘渺的爱情,在孙燕姿的《遇见》中,缠绵悱恻了几个月。几米是欣赏哥哥的,看见《我们你们他们》了吗?整整一大页,哥哥的照片,漂亮的文字,像是阴阳的对话,天人的拷问。2002年哥哥和明哥的《crossover》,那首《春光乍泄》,阿根廷的探戈,宣泄着诡异的气息,就像两个男人不为世俗所容的同性恋爱情。剧中,黎耀辉回到了香港,何宝荣一个人留在了阿根廷,现在呢,梁朝伟身为影帝,风光八面,而张国荣,已经不在了,记得无脚鸟吗?飞累了,歇歇了。
  万圣节上的演唱会黄耀明用一曲《这么远那么近》怀念哥哥,他说那是来自《向左走向右走》的灵感,是吗?哥哥的旁白,低沉诱惑,恍惚中,发觉,那是天际的回响。
  《无间道》红了两年,第一部的高票房,被引为救世之作。接着第二部,第三部,连一向低调的陈道明先生都加盟进来,八大影帝,确实养眼。《无间道》都看过,虽然每个演员都很优秀,但充其量只能是一部好看的电影,却不能说是一部好电影。那只是明星集体主义的胜利,影帝只是一种存在,却不一定有必要,或许当年的《东成西就》《东邪西毒》才是真正让每位演员各司其职,那也是十年前的事了。
  《无间道》中刘德华的角色,在看第一部的时候,我觉得那就是应属于张国荣先生的。不管是否他与梁朝伟的合作是否碰出新火花,只有Leslie才演的了那种人格分裂的痛苦。到现在我都不敢再看《枪王》《异度空间》,那种压抑的情绪,蔓延了许久,从没有减轻过。2003年3月31号,新快报写了一篇香港金像奖的预测,提到角色的难度,是这样排的:张国荣的《异度空间》,刘德华的《无间道》,梁家辉的《双瞳》,黎明的《三更之回家》,梁朝伟的《无间道》。也确实是这样的,还说这五位演员中,在北京人艺的老艺术家心中,只有梁家辉和张国荣已达到羚羊挂角的地步,“不用演的演戏,与角色本身浑然一体,不着痕迹”但这两位演员过于低调,片又冷门,得奖几率不大,但笔者还是真诚希望张国荣先生能拿奖。大概笔者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他发稿后的第二天,哥哥选择了那样的方式,或许得奖与否,自在人心。伟仔拿奖已经手软,没办法,确实没办法。
  暑假的舞影事件,曾提到谭校长也有不光彩的往事。那是《summer Rommance》,Leslie1987年的专辑,那首我最喜欢的《你在何地》出自这张专辑。当初这张专辑稳拿奖的,结果在颁奖礼上却被校长夺得……现在往者已矣,提这件事也没多大意义了。在世的时候你不好好珍惜,不为他鸣不平,死去提这些又有何用呢?
  谭张梅陈,80年代香港乐坛的盛世,如今剩下校长,跟李克勤苦撑《左麟右李》。我还能多说什么,那种浓重的沧桑感,就在2003年,足以让我体会一生。命相大师说哥哥“待人以诚,人反相侮”,影评人士说《霸王别姬》折射出哥哥妖娆,艳丽,寂寞的灵魂,是吗?是吗?我只知道,张国荣先生的歌声陪伴着我们的青春渐行渐远,他的身影和我们的岁月人生永远交织流淌在一起,难割难舍,难舍难分。而那个专心做人,专心做事的年代,已经与我们告别了,但愿不是永别。
  忘记他?照片中的LESLIE,依稀仍是20岁的光景,而我们呢,我们终会老去,你叫现在的我们到哪再去找回那20年的岁月,20年的快乐?
  末了,《千千阙歌》中,有一句歌词“红红仍是你,赠我的心中艳阳”,未来的日子,我们会好好继续,借以悼念远去的那些背影,天堂快乐,新年快乐!
  后续:夜空那幕烟火,映在我的心底,是无穷无尽的永久……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