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综合评论 > 正文

芳华绝代

日期:2008-04-08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阿思 浏览: 字号:TT

  记得李碧华说过,黄昏是人的“逢魔时刻”,这时,人的思想混沌,模糊,暗淡,丧气,难清难楚,易被邪魔侵入,不仅判断力降低,整个人的状态亦是二十四小时中的最低谷。读这段话时立刻记住了这个词——“逢魔时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逢魔时刻,不是吗?
  Leslie 选择在这个时刻离开。之后,我的逢魔时刻从黄昏变成至今几个月的时时刻刻。每一分钟,丝丝入扣,咬合的如此之紧,我才发觉它不是玩笑。可是,几个月去回忆,喜欢一个人,算是很久吗?
  看陕西师大的插图制作精美的《失乐园》时,眼泪几乎涌出。是不是,最初上帝的设想是最完美的?没有男女区分,或者,集二者与一身才是最合天意的方式?想起哥哥,他性格中存有着女性最优秀的部分——善意,敏感,关照身边的人……。这是不是一种对上帝造人的一种弥补?而凑巧的是,其中一幅图画,被喜剧性的用在了《金枝玉叶》中,上帝把手伸向孱弱的亚当,指尖相对,在影片中成为传递的是一只金麦克风。
  很喜欢李碧华的作品。震惊于她的风格。见到过谁这样写人情世故现实风月如此犀利冷静,不声不响地隐匿自己,冷眼旁观?暗地流动的是血一般悸动的故事,血一般的妖红。虽然她“不嗜血”。她的文章中提到哥哥的,分散于各类文章,有很多处。两个人都喜欢,所以,常常,快乐与惊喜,是加倍的。
  哥哥说李碧华的文章很“姣”,很适合他。再回头转到《霸王别姬》:
  “心中有戏,目中无人。
  崇拜他倾慕他的人,都是错爱。他 是谁——男人把他当女人,女人把他当男人。他是谁?
  只要是人前表演,蝶衣就全情投入,心无旁鹜。不管看的是谁,唱的是什么。他是个戏痴,他在游园,他还没有惊梦。
  一个人,一把火,疑幻疑真。他亲自,手挥目送,行头毁于一旦,发出嘶嘶的微响,瞬即成灰,形容枯槁,永难拾掇……
  意外地,蝶衣如一只企图冲出阴阳界的鬼,奋不顾身,闯进火堆,把剑夺回来,用手掐灭烟火。他死命地抱着残穗焦黄的宝剑不放,如那个夜晚。只有它,真正属于自己,一切都是骗局!他目光如蛇蝎,慌乱如丧家之犬,他石破天惊地喊——我揭发!
  蝶衣从未试过这样的绝望。
  红尘孽债皆自惹,何必留痕?互相拖欠,三生也还不完,回不去。也罢,不如了断。死亡才是永恒的高潮。
    ……”
  诸如此类,极多。我的同学在影视美学老师组织看了这场电影后,忽然痛哭。晚上近十点,我在风中安慰她。她说,为什么这么绝望,这么幻灭?
  如今想来,依然恍惚。对Leslie 的一切都关注起来。他唱歌时一直习惯左手握咪,热情演唱会的眉间图案什么涵义,他沉静时的冥想……都想知道。
  88百事演唱里,他身着30年代衫唱客途秋恨,胭脂扣,说和阿梅演的自杀一场,表演的要很痛苦,濒临死境,而吞的是朱古力,所以NG。然后宁采臣打扮兴冲冲的唱倩女幽魂,年轻少年郎,不由人赞意气风发,而“访英台”更是让我欢笑不停。无论如何,他这时是多么快乐,在台上。
  97最初给我的震惊远大于2000热情。与男舞者的贴身舞蹈,以及化装,眼神,指尖的配合,恍然难识。美媚天下难敌。“怨男”只有他能唱,孩童式的跳跃俏皮,“黑色午夜”尾音醉人,“侧面”走台秀使人过目难忘,“当爱已成往事”另外演绎,回想起来像是预示着什么。红色图案的舞台衬着俊美的脸,实在是一种难得的风景。
  2000刚开始让我难以把他与哥哥联系起来。可是,后来反而最喜欢这场。灯光舞台设计均是一流,哥哥的声线表演更有进长。名设计师的“从天使到魔鬼”理念被哥哥诠释贴切。每首歌都歌都如MTV,可以反复后退来看。“寂寞有害”——万人爱,为何还怕伤害;“不要爱他”服装性感,背对观众的舞蹈极具魅惑;RAVE  PARTY半个小时居然歌声毫不变样。《大热》的MTV版里飘逸长发与服装配合,再加上哥哥的演唱几乎天衣无缝,完美之极。是必须要看的MTV之一 ,还有梳着两根辫子的造型,清爽极了。《怪你过分美丽》特别不动声色的指明唐先生——唐宝明是以前的名字。最精彩的是哥哥与舒琪的对手戏,咖啡“不小心”洒在她胸前,他去擦,她眼光微微一转,隐晦的得意着,事态发展如己所想。她低头帮他擦鞋,他瞥向镜头,使个暧昧的眼色,很是微妙。都认为对方上钩,可是,真正的胜者是谁?
  《梦到内河》被禁播,其实只是因为 是两个男人。他一旁静静地,表情平静。舞者挑逗,他恬然微笑唱着,明黄色眼镜,干净,利落,漂亮。太喜欢《MY GOD》MTV里的Leslie了,第一眼就觉得那样的衣服太舒服了,发誓将来自己要有那样的一套。尤其边走边唱,在大街上,时而看着镜头,时而慵懒的移开视线,自信而漠视凡俗,绝对是模仿不来的气质。
  《月亮代表我的心》水中激吻,纱衣飘飘,纯净,唯美。其实,《MONICA》里的坐于台阶,舞者在周围类的画面现在很多MTV仍在用。《Love like magic》纯粹看来是个孩子,羞涩,明净,会挠头,会笑的如此灿烂,会把头躲近臂弯里,会做出孩子气的无辜的表情,让人嫉妒歌里的“你”。
  电影方面,不知道别人对《枪王》印象如何,我感觉是——绝望着如此纯粹的绝望。尤其单独一人在弹房里,精神濒临崩溃,挣扎的欲死欲活,声嘶力竭的喊着,面目几乎扭曲,能把那样的心理状态演的出来,而且形象的,有几个?《七星报喜》其实也是一部好片,里面的歌曲绝对曲曲经典。哥哥一身红衣,唱改编追女仔版的《红》,扮武松唱粗犷型的“我天生异相”,(那一段 的表演更是利落),与吴倩莲对唱情歌……片尾的NG场面更是好玩,哥哥不好意思说“I am  sorry”……。《新上海滩》里临死时的定定望窗外的眼神,《春光乍泻》里精彩在摄相机从后车窗望着远去的梁朝伟,然后不露痕迹的转向哥哥,他慢慢回头,再慢慢转回,眼神里微妙流转的东西根本难以尽数数出,他点烟,一切欲发迷蒙……。可惜,电影太多,难以一 一 尽书。
  想到一些,写到一些,可是,怎么会够?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