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怀念文章 > 正文

开到荼蘼花事了—献给哥哥和所有爱哥哥的人(2)

日期:2008-03-31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红艳露凝香 浏览: 字号:TT

  张国荣很好强,很叫劲。他曾经说过:我得到的都是我应该得到的。他是有资格这么骄傲的啊!一开始就风情万种,颠倒众生那是童话,李碧华曾说他是一个最生不逢世的艺人,初出道时,就处在一个无比尴尬的境地,歌坛有谭永麟在前,影坛周润发当道,吴宇森的暴力美学正达高峰,而他长得太过俊秀,于是整整8年,他寂寂无名,香港有句口头禅:连张国荣都要熬十年,可见其艰辛。谁都不能未卜先知,因而没人知道,那时演唱会上赶时髦却被人扔回帽子,尴尬站着,无法可施的小歌手,《鼓手》里那个稚嫩青涩的少年,竟会成为以后叱诧风云,独霸一时的天皇巨星,就连他自己可能都没有很大的把握,庆幸的是他坚持了下来,只有愿意等待的人才能得到最丰美的果实。亦舒常说:一个人的时间用在哪里是看得见的。歌唱的是越来越好,戏演的是越来越棒,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胭脂扣》长身玉立,风流蓄蕴,因而明白了为什么只有他是荣少。《霸王别姬》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端的艳光四溢,被评为迄今为止扮相最美的男旦,就连梅兰芳都稍逊一筹。而他的身段和姿势则完美的无可挑剔,就连指导老师都赞他是学京剧的天才。然而有多少荣光万丈,就有多少血汗泪水,在《霸王别姬》中扮演他徒弟的雷汉回忆:“当时剧组几乎没有一个演员比张国荣更敬业。有一场张国荣扮虞姬上台表演的戏,当时我们用的是同期声,张国荣的国语不是太好,他就在台上一遍又一遍地唱。几遍之后导演都喊ok了,可张国荣自己还不满意,最后这个镜头拍了30多遍,他才满意地从台上下来。不仅如此,张国荣准备剧本也一丝不苟,演员忘记台词是很正常的事,但张国荣上镜时,基本不会卡壳,他拍片对自己的要求比导演还严。”张丰毅的回忆则是:“十年前与张国荣合作,他的敬业程度无法想象,当时他是反串表演,在台下经常自话戏中人物的台词,怕与角色生疏,休息时在任何场所都保持戏中人物的举止,甚至是大街上,都要保持戏中人物的身段和神态,他也常常对着橱窗作戏里的动作,看看效果如何。”这就是张国荣,我所引以为傲的张国荣,他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人戏不分,为戏而痴狂,陈凯歌回忆他时写道:“几个月以后,在我们拍完段小楼承诺要和菊仙结婚而极大地伤害了程蝶衣之后,转场来到了故宫午门外的广场。这场戏是夜戏。我们准备拍摄程蝶衣无意中在袁四爷家找到他童年许诺送给段小楼的那把利剑之后,抢剑去见段小楼,遇到了刚刚进城的日本兵。这场戏,张国荣只有一个镜头。我们在布好光以后,让他坐到进了黄包车。在摄影机开始转动时,日本军刀挑开了帘子。张国荣坐在车内,剑旁的脸上是纷乱的胭脂,尤其是嘴边的一抹深似血痕。他的眼睛中露出令人胆寒的绝望和悲凉。停机以后,张国荣久坐不动,泪下纷纷。我并不劝说,只是示意关灯,让他留在黑暗中。我在此刻才明白,张国荣必以个人感情对所饰演的人物做大的投入,方至表演上这样的境界。这是他的一个眼神,将《霸王别姬》迷恋与背叛的主题说尽了。”就是通过这部电影,从此人们知道了什么叫做风情万种,从此人们知道了男人其实也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从此,这个词将跟着他直到永远,直到时间的尽头。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他付出了,也收获了,但是这两者并不成比例,他笑称自己是个福星,跟他拍片子的个个都得了奖,自己还不如在红馆多开几场演唱会罢了。《胭脂扣〉中他表演出色,却只捧红了梅艳芳。《春光乍泄〉中,他输给了梁朝伟,一个评委道破天机:他本来就是同性恋嘛,演好这个角色很正常的。他接受采访时先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因为这部戏中,梁朝伟的戏份本来就比较多,他才是主角嘛。但后来还是忍不住补上一句:那我以前和那么多女孩子拍电影,他们怎么不把奖颁给我啊,心里还是委曲,还是愤愤不平,就连他付出最多心血的程蝶衣,最终还是与嘎那影帝失之交臂,仅仅是一票之差,可笑的就连最佳女主角都有评委投他一票,真正属于他的只有《阿飞正传〉,这部唯一带给他荣誉的电影,当年还是票房极差,当年的颁奖典礼他还未能上台亲自领奖,可是他已经很满足了,看着他抱着奖杯幸福的微笑的照片,泪流满面,电影将他从加拿大召回,却一次又一次让他失望,七次提名最佳男主角,每一次都是大热门,每一次败归后他都是强颜欢笑。他的渴望人尽皆知,《红颜白发〉曾获得金像奖最佳原创歌曲奖,他在领奖时说道:我希望下次能够领到另一个奖,我们原本以为还有机会,人生长着了,才发现原来是我们错了,有些事一旦错过,就是永远。今年的金像奖颁奖典礼开始前,很多人都认定影帝非他莫属,于是一些网站都放弃了下注。然而香港还是没有给他最后一个机会,《异度空间〉他最后一部作品获奖了,却是最佳导演奖,这真的是一个残酷的让人笑不出来的笑话,然而走了的他已不在乎了,连生命都能放弃了,还有什么放在心上?遗憾的只是充满期盼的我们,尽管这并不是他最出色的影片。然而我们就是不死心的想要一个官方的肯定。然而感激的是他从未曾放弃,尽管觉得委屈,还是认真的演戏,他的心永远都是那个勇往直前的少年的心,风雨多少年也未曾变过。他是真的爱电影,曾经他说过: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拍一部好片子,最终由于种种原因,他的计划搁浅了。世界没有给他机会,而他没有给自己时间,然而我们还是从《烟飞烟灭〉看到了他的才华,天长地久,此很绵绵,可见造物弄人,但是还是要感谢上天,让我们与他同一时代,让我们未曾错过。


  今天终于有勇气重温了他的几部经典电影,之前一直不敢看,他后期的电影总是那么灰色晦涩,让人心头是说不出的难过。记得高中看完《霸王别姬〉后,整整懒了两个星期,只觉得人生如梦,半点都不由自己做主,说好是你的转眼之间就会失去,然而现在终于感觉到了电影它真是个好东西,让你可以那么真实的感受一个人,可以那么直接的怀念一个人,斯人已逝,可他的音容笑貌,他的一颦一笑还都在眼前,那么鲜明,那么生动,他仍然在笑着,在走着,在说话,甚至在撒娇,看着看着,心就开始痛,可是又舍不得不看,仿佛通过这种接触,他又活了过来。然而心里还是有悲凉,有痛。那个任性自私得可爱的何宝荣,他总是说:让我们重新开始,然后任性的离去,在旧情人面前放荡的与洋人勾勾搭搭,然而上了车他又会偷偷的回头看你。有点内疚便偷来一块表送给你,然后死皮赖脸的要回去,为此被痛打一顿,全身是伤的委曲归来,我喜欢那时他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像个渴望爱的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哭哭啼啼的回到家,急忙将受伤的地方现给父母看,想要得到细心的呵护和贴心的照顾,以此来证明自己是受重视的。在出租车上,他眼睛吧搭吧搭的望着黎耀辉的烟,当时觉得他真的好像只小狗。(别打我)要求得逞后他将头搁在黎耀辉的肩上,开始轻轻的抽泣,第一次知道一个男人也是可以这么惹人怜爱,何宝荣他真是可爱的让你恨不起来,他虽然会撒娇的叫病人起来给他煮饭,但他又会教你跳探戈,那种绮糜暧昧的气氛,只有在这部片子中才是被允许的,因为有他,而他本身是自由自在,不受任何限制的,也只有他的独特气质能让一切都显得是那么天经地义,顺理成章。接着看的是《霸王别姬〉和《阿飞正传〉,不明白为什么他想要的总是的不到。虞姬为情而生,为情而死,痴情的叫人害怕,他像极了一个坠入人间的精灵,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澄净的像纯洁无垢的孩子,空灵的像看破红尘的妖精。媚的深入骨髓,那是经历了千山万水后的风情万种。却又纯净的像一掬清泉,令人想一饮而尽,以消解心中火般的焦灼。2002年2月22日,香港中文大学举办“文学与影像比读”邀请张国荣讲:“如何演绎李碧华小说中的人物”。当谈到虞姬为什么要死时。他做了以下回答:1`虞姬个性固执,要死在霸王面前;2`虞姬想以自杀完成原著故事的情节,3`颠倒众生的偶像年华老去,不能接受,这样的解释今天看来悚然,冥冥之中,是否早有定数。如果对于虞姬来说不爱就不会受伤害,阿飞呢?他来去自由,潇洒的如同一阵风。可是还是不够彻底,该记得的他不会忘掉,该忘掉的他不能忘掉。真正的情到浓时情转薄,无计可施,绝望后注定是悲剧性结局,那个自由的想飞的浪子最终死掉了,死在自己的梦里,手里什么也没抓到,除了一团空气。我留心看了看那个著名的背影,很洒脱,走得很快,正如他坠落时的速度。无可理喻的哀痛,你不让我看见你。我也就不让你看见我。我们包括剧中他的亲生母亲都看不清他的脸,他是否流了泪,我们不知道`他也不让我们看见他的表情,一个带有孩子气的报复,最后他从那么高的楼上纵身跳下,24层,我都不敢想象多大的痛苦,多深的绝望,使他明知是肝脑涂地支离破碎血肉横飞,却是义无反顾,坚定决断。这是否是他对世界的报复。红尘太冷酷了,也太残忍了,于是最后的表情,最后的面容他已不愿让世人看见,他在《东邪西毒〉中幽幽说道:要想不被人拒绝,你就得先拒绝别人。这应该就是他的选择了,用鲜血划上生命的句号。如果哥哥觉得死去比活着好,那么我们尊重他的决定。看了《倩女幽魂〉,年轻的他,怎么会这么可爱,简直就想将他从荧幕上带下来,藏在家里。可是看似快乐的结局仍然是有缺憾的,经历了生死,轮回阻断了情缘,他想得到的仍然是遥不可及,电影这东西,仿佛是有魔力的,那种如梦如幻的气氛,似假若真的人生,是可以叫一个人走火入魔的,何况是那么脆弱敏感的他。最后他走了,以一种戏剧化的方式,他生前常说自己是一个传奇,一语成真。


  他的离去让很多经典电影永远地成为历史,也让爱他的人肝肠寸断,他刚出事时,一直不敢看他的电影,生怕泪水就此决堤,其实已经很惨了。每天早晨醒来,睁开眼,第一个念头就是他不在了,又觉得好象是作了一场恶梦,但觉得眼里干干的,想起来原来是昨天晚上恸哭了一场,噙着泪水睡的觉。把满脸的泪痕洗干净,又立刻爬到网上,察看他的消息,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紧接着就是泣不成声,还是不敢相信那个一直陪着自己的那个人已经走了。以前是淡淡的爱他,总一相情愿的认定他会和我们一起慢慢变老,于是安安心心的等待着他在荧幕上的露面,轻轻松松享受着他所给予的快乐,也总以为他应该是幸福的,身边有那么多爱他的人。因此忽视了他眼中淡淡的忧郁,即使注意到了我们也不过是将它视为一种美来欣赏,因此我们有什么资格责怪他突然一下的撒手离去,我们从来都没为他提供过什么实际的帮助,于是他迈开大步,猛地走的老远,将我们远远的甩在脑后,这一回,即使是最专业的狗仔队也无法追踪偷拍他了,于是他是真的自由了。心里想出了种种说法来安慰自己,但还是痛苦,睁眼闭眼都是他,几回梦魂与君同。有一天终于受不了,跑到阅览室想看看杂志,转换一下心情,结果还是伸手取了本《北京青年周刊〉,里面有他的专刊,看着他在纸上抱着奖杯灿烂的笑,看着纸上他忧郁的眼,看着虞姬在纸上颠倒众生,看着题目:戏梦人生。泪水终于不听使唤,潸潸而下,由于在阅览室,不敢让人听见看到,捂住嘴,遮住面,只有泪水从指缝间渗出,凉凉的,我第一次知道人也可以这样哭,没有声音,轻轻的,“这些年全赖有你纵横四海胭脂扣,霸王别姬风继续吹英雄本色一片痴。”这写得不算好,甚至连对的都不算标准,但在那个时候,却令我泪如雨下。出了阅览室立即去买这本周刊,可是错过了时间,已经全部卖光,于是发了疯似的四处寻找,甚至想打电话向北青编辑部求助,我一向是随遇而安的人,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积极的做一件事情。我们同学很奇怪:“平时没看你迷什么星,,挺理性的一个人怎么为了张国荣,变得疯疯癫癫。”他们不明白的,他们怎么明白,他是我的宝啊,是我心中不愿和人分享的那个角落啊!十二岁那年,有一次在叔叔家玩,翻出了一本杂志,里面有他,讲的是他和谭永麟的恩怨,当时觉得他长得真好,那么俊美的一个少年,眉眼像是玉雕成的,流动着那么温润柔和的光芒,不是咄咄逼人的,却是贴心的,仿佛可以捧在心口怜爱,于是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会这么不喜欢他,于是决定了我要爱他,谁会相信由一个幼稚念头诞生的爱,越来越深,竟会持续了八年,直到今天我还在想,当年的决定是否正确,是否当年不爱就不会今天受伤害,可是不爱他,我还能爱谁?还有谁值得我爱,他是上天给我的宝啊,没有人比的上他。同学笑我:"又不是失恋,有什么可伤心成这样的,还是个没见过的人。值得吗?”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他:这种感情与爱有关,但比爱委婉.他甚至比我们的某些从未谋面的亲人来得亲切,比我们的某些同学`老师都要重要。一定程度上他已经成为我们心灵的一部分,凝聚了我们所有单纯,天真的梦想与爱恋。他的离开既是美的毁灭,也是那个小小的自己的死去,回忆从此有了缺憾,有了疼痛,有了泪水,如果问我心痛神伤是否值得?我想他是值得的。有同学劝我:“找个新偶像吧,慢慢的你就会忘了他。想想仔仔多可爱!”虽然是一片好意,但我说不出感激的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少年时有过一段青涩的爱恋,为了表达对那个人的心意,曾羞涩的将这首诗送给他,那时年龄尚小,没经历过生离死别,怎能懂得情爱滋味,因此是亵渎了它,但我想这回是真懂了元稹的这首悼亡诗,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那一种,人海茫茫,只有他是最好的,这与外貌长相无关。真的是这样,没有爱过的人怎能解这其中味。后来还有人问我:你怎么会喜欢他?问的多好!可以让我认真的想想,为什么这么爱他?我本来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啊.也不是动不动就将爱挂在嘴上。最初我一时没有回答上,后来想起有一次乔丹接受访问,记者问他为什么会爱篮球,原本回答的很流利的他突然之间支支吾吾,每个人都不例外,不管是凡人,还是天才,当问及自己深爱的人和物时,理由总是不能轻易出口的,那是心底最珍视的,随意的说只怕亵渎了他们。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