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怀念文章 > 正文

开到荼蘼花事了—献给哥哥和所有爱哥哥的人(4)

日期:2008-03-31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红艳露凝香 浏览: 字号:TT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家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唐唐对哥哥至始至终都是爱。网上有荣迷调侃:唐先生太小气,不就是几个月的薪水呗,还是借的。要是我,几年的生活费`奖金送给哥哥,都是心甘情愿。哥哥真是太容易骗了。我理解这位荣迷爱他的心情,自己也曾想过为什么偏偏是他,独占了上天赐给我们的宝贝。少年的青春俊美,青年的细致文雅,中年的高贵完美,全都属于那个叫唐鹤德的男人,我有时猜想鹤德不就是何德的谐音吗?难道取义于:我何德何能,竟能得到你。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主观臆断,不必较真。哥哥原本不是同性恋,选择这条并不好走的路必有其特殊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恐怕就是在经历多次挫折,遭遇不少失望后,发现只有他是真正能带给自己幸福的那个人。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对于这段禁忌的恋情想必经历了漫长的思想斗争,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男人,还因为他比自己小两岁,然而最终他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与他携手走下去,一定是因为这个男人值得为他作出牺牲。哥哥走后,一直很关注唐唐的动态,一直在网上察看他们的往昔,翻了不少他们的合影,又一次爱上唐唐,不是因为爱物及屋,而是因为这个人本身。一个内敛沉稳的人,善良,细心,温柔,体贴。也明白了为什么哥哥将他称为主赐给他的礼物。也明白了为什么只要有他在身边,哥哥总是笑的那么幸福安心。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么敏感脆弱的哥哥能在这污秽的世界坚持这么多年,也明白了为什么在遗书中,哥哥仍不忘要感谢他。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他与他的相爱不仅有感性的成分,更有理性的因素。正如张国荣自己所说的那样:做人也是患难见真情,这年头锦上添花固然多,可是雪中送炭的能有几个。哥哥同时也承认:“这件事的时间性非常重要,换了是稍后我红了才发生,我肯定不会这么珍惜,当时他也是很年轻,能够无条件地伸出援手,感觉就相当好。”当他荣光万丈站在万人中央,台下众人只看到了他的明媚笑脸`绝代风华,他的云淡风轻`优雅高贵,他的潇洒不羁`自由任性。可是没有谁可以随随便便就能成功,没有谁可以一开始就光耀万丈。我们总说他的一切都是那么迷人,就连他的嗜好麻将也是可爱的。这世界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旦成名,就连缺点在别人看来都是那么可爱,大众永远对成功者是宽恕的。对于失败者永远是冷酷的。而在他成长的过程,一个痛苦而又漫长的蜕变过程中,那时你在哪里,我又在哪里?只有一个人默默的陪着他,守着他,不计较任何代价。你能吗?出身名门,留学海外,前程似锦却顶着世俗的巨大压力,爱上一个同性,因此为家族抛弃。你能吗?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不知道前途如何,依然爱他,不言离弃,瞒着他一连几个月吃最便宜的盒饭,而没有一句怨言。你能吗?在没有婚姻的保障,得不到世人祝福的情况下,依然坚定如昔,18年至死不靡他吗?我不能,我相信很多人都不能,因此我们不是唐鹤德,因此我们不配得到他,只能徒然艳羡,想起了一首很温柔的歌: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有谁能够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又还,只有我会一直陪在你身旁。愿意等待的人才最有资格收获最美好的果实,不是吗?哥哥风情万种,千娇百媚.每个人爱的也许是他不同的侧面。只不过有爱的深浅之分。可是只有他是连哥哥好的不好的统统接受,全部容纳在自己宽广的胸怀,在他落魄的时候守候他,在他成名的时候等待他,在他偶尔花心的时候宽容他,在他失落的时候拥抱他,在他生病的时候照顾他。只有他,不仅仅爱那个风华绝代的哥哥,也爱那个被喝倒彩的稚嫩少年,不仅爱舞台上烟视媚行的哥哥,也爱那个脆弱细腻,有各种缺点的平凡人。因而即使你不欣赏他们,不能理解他们的感情,也不要露出一幅鄙夷的表情,说什么恶心`变态,没有人有资格,也没有人配去诋毁他们的感情,这个世界有多少份破碎发霉的爱情,就有多少对同床异梦的夫妇,有多少丑陋阴险的鹤蚌相争,就有多少对因利益结合的恋人。同性恋的爱情远比异性恋更难以维持,因为他们没有婚姻`孩子的束缚。而哥哥唐唐不因孩子`金钱等等外在因素结合,单纯的为爱而在一起。同时彼此坚贞不二。哥哥曾对媒体透露:我们之间的感情任何人都不能破坏,相信我死的一刻,他都会在我身边。(不要跟我提什么新欢旧爱,看过kenneth搀扶唐唐走出家门的照片的人,谁都不会说那是情敌的握手言和。除非他是白痴。)言之凿凿,一语成真。在相爱的过程中,他们知道不会有孩子,不会有结婚证书,不会有相爱的合法证明和结晶,环绕的只是世人的偏见,亲友的排斥,来自四面八方的种种险阻,和种种看怪物般的眼光。当时光逝去,没有任何能遗留下来以见证他们的爱情,可是他们已经无所谓了,人生不过浮云一场,只求无愧于心。因此他们不需要得到世人的谅解,因为他们的感情远比很多很多的异性情爱来的纯粹,洁净。也来的勇敢艰辛。因此如果你爱他们,请祝福;不爱的,请走开。


  生命是一项随时都可以中止的契约,爱情在最醇美的时候,却可以跨越生死,因此有唐唐的"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 现在我常问我自己:如果当初就知道会这样痛彻心扉,是否当初会选择不爱。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翌日恍然大悟,还是爱他,还是愿意承受这样的输赢结果。那唐唐呢?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那个人再失去?我们只是远远的望着哥哥,浅浅的爱他,遥遥的祝福他,爱他的某个侧面,某个表情,某个动作,某个镜头。我们得到的并不多,失去的也是不多,因而即使痛,也是暂时的刻骨铭心。可是唐唐不一样,他是哥哥的情人,耳鬓厮磨18年的至爱,他的前半生每一点每一滴都刻下了哥哥的痕迹,星星是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看,衣服上还残有他的气息,枕上沾着他的一两根发,房间的摆设是他一手布置的,而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我们这些局外人尚且痛不欲生,他呢?长相思,摧心肝,从此无心爱良夜,任它明月下西楼。他曾经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遇见了他,那个清雅如莲的人,谈了一场惊世骇俗的恋爱,在我们艳羡的眼神中得到这个人最美丽的18年,多么幸运,不只是他,我们每个人都这么想,可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一夜之间,他成了最不幸的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幸与不幸只有一线之隔,缘头都是爱!如今那根线断了,为了那幸福得如烟如雾的18年,他将要以余生的痛彻心扉作为代价,一场恩爱一场梦,一寸相思一寸灰。而我们心底最柔软最脆弱的部分也随之死去。这爱的代价是不是太沉重,太残酷了,回首18年,旖旎如梦,如今竟是血泪相和流。爱比死更冷,若真如此,经历过一次痛不欲生,他岂非从此失去爱人的勇气和爱人的心,即使还能,曾经沧海难为水,世间还有能及得上哥哥的那个人吗?终究是佛教有大智慧,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个书生,和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到那一天,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书生受此打击,一病不起。家人用尽各种办法都无能为力,眼看奄奄一息。这时,路过一游方僧人,得知情况,决定点化一下他。僧人到他床前,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书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再路过一人,过去,挖个坑,小心翼翼把尸体掩了............. 僧人解释道:那具海滩上的女尸吗,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你是第2个路过的人,曾给过他一件衣服。她今生和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後那个把她掩埋的人,那人就是他现在的丈夫。书生大悟,唰地从床上做起,病愈!就是这样一个故事,我试着用它来开导所有受伤的灵魂。他走了,是因为缘份已尽,这个绝色男人他原本不属于人间,他的生命意义不是活着,而是成为传奇,永远不老。于是到了该走的时候,自然便去了,我常想或许前生他是忘忧河畔一朵芙蓉,倚风自笑,饮风餐露,我们路过之际,无心中赏玩了一眼,赞叹了一句,至多添了一抔土,浇了一滴水,于是今生得以与他共在一个时代,亲眼见证他的光辉岁月,这样的我们难道不是幸运的吗?缘深缘浅,也不过遥遥相望与擦肩而过的一线之隔。只有他,那个以泪水浇之灌之的有心人,因着一片怜花之心,今生得以与他朝朝暮暮,耳鬓厮磨,永结同心,这也是大幸啊!茫茫人海中你是他的唯一。莫要说事出无由,其实因缘早定。他还了我们的滴水之恩,以毕生情爱还报于他,便撒手离去,只留俗世中人苦苦思索,求解而不得,其实缘起缘灭,又岂是我们能够参透的。于是欣赏他所留下的吧,莫要在苦苦追究,滚滚红尘他不过是来了一回,做了该做的,事情完了,自然离开,如此而已,不要贪心。而他,那个受伤最深的人,只是为那所得的幸福付出了代价。要怨就怨为何相逢,要怨就怨为何爱上他,然而我想唐唐的心情应与我们一般无二:总被终生误,不能悔。写到这里想起一首词:已拚长在别离中,霜鬓知他从此去。几度春风。在此祈求尘世中人多多体谅唐唐,滚滚红尘,活着原本艰辛,同根相生,何苦紧紧相逼,他前半生里以哥哥为工作`生活`社交的中心,也因狗仔队的追踪偷拍而痛苦烦恼,如今哥哥已去,他与娱乐圈断了最后的联系,万事从头起需要时间,请媒体高抬贵手还唐唐一个清静天地,让他收拾心情,整理旧事,重新出发,如果于他忘却是最好的结局,那么从此祈祷一个人的幸福。


  哥哥走了,从此幕已落下,“大结局临近最后,不必寄望来生,告别今天最后天荒和地老,再没有以后”。1989他告别歌坛,2003年他告别人世,当年亲眼目睹他离去的人现在大多还健在,只是这一次再没有希望留下。其实不论是他唱过的歌,还是他演过的戏,无不是在暗示这最后的结局,只是当时已惘然。今天的我们回顾昨日种种,才悚然发现,原来三生石上,掌心伏线早已纠缠着写定宿命,十二少,程蝶衣,旭仔,许文强,他一步一步走向大结局。笑容恬淡,坦然而又平静,因此没有人发现他的异常,也没有人收到他无声的讯息:我要走了。当我们终于从麻木中惊醒,已再没有以后。开到荼糜花事了,如果哥哥认为这就是最好的结局,那么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而我们唯有祝愿他一路走好,留下来的人依旧继续在滚滚红尘中翻腾挣扎,远远的天边还是总有人在轻轻吟唱: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可是哥哥已经永远不老。想着你走过奈何桥,喝下那三杯孟婆茶,红尘旧事,三千烦恼从此统统忘掉,长风万里,终需一别,于是最后一次为你落泪,只愿下一世里你能在阳光下灿烂的微笑。


  后记:前几天还一直很难接受他的仓促离去,每次想起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可是慢慢的冷静下来。最主要的契机是无意间在一本娱乐杂志上看到杨玉莲的照片,大惊失色,昔日绝世红颜今与家中大嫂一般无二,当真是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又想着脑海中的阮玲玉至今仍是风月俏佳人,亭亭玉立,娇媚可人,永远不会老去。不由心中一动,有些人天生就是神话,宿命就是传奇,他们借助荣光万丈的生,与众不同的死,来成就自己,在传说中一次又一次的复活。林黛如是,周璇如是,李小龙如是,张国荣如是,当然这是需要代价的,《倾城之恋〉中,一个女子的爱情尚且要一个城池的颠覆来换取,痛苦的过后,从此定格在记忆中的他永远是风情万种,何况人生苦短,百年多又是几多时,46载光辉岁月灿烂如梦,这就够了,不一样的烟火,注定燃烧在另一端的天空,那才是他最美丽的时刻。


  当然以上的也许都是自欺欺人的言语,毕竟,人生常恨水常东,在遭到重创时,我们总是要想出种种理由和借口来安慰自己,这或许就是应激性,一种保护自己的本能,因为不能忘记意味着长久的痛苦,这一篇文章打出来后,将烧给哥哥,感谢他曾经如此美丽的出现,丰富了我年少单纯的生命。也感谢所有的荣迷,你们的文章,你们为哥哥所做的一切让我感觉到自己并不是孤单的,他还留下了还有这么多爱他的人。哥哥走了,还有回忆。Leslie 走了,还有你们。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