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怀念文章 > 正文

宁静撰文纪念张国荣

日期:2008-04-01 来源:成都晚报 作者:宁静 浏览: 字号:TT

哥哥没了   我的心停止了跳动

 
  如果那天是我自己接的那个电话,我一定会骂那个记者,但接连好几个电话打过来,突然又想起下午我无缘无故跟导演说,我不太舒服,能不能请个假;心里开始忐忑……就打电话给袁农,她接通电话便说,你知道了。我说,是真的?!她说,是真的,哥哥没了。我的心停止跳动了,声音也变了,激动地冲着话筒说:怎么能这样?他还欠我的情呢?


  其实他哪里会欠我的情,只是他总说,在拍《新上海滩》的时候我摔伤住院,他没有去看我。原因是我坚持不让他和刘德华去医院,怕引起医院里的混乱,所以他们就不断的送花和打电话问候我。


自导自演  女主角想到了我


  去年初,他要自导自演一部电影,女主演他想到了我。他风风火火跑到北京,不给我看剧本,而是用一个下午来讲故事,讲了很多细节,每场戏,每个镜头,问我觉得怎样,还说什么都有了,演员,摄影,美术,甚至连服装设计也从日本给请来了。哥哥问我价钱,我说我们还谈什么钱哪?你给我,我就拿着,不给也行。之后我也就推了好几部戏,其中就有《孝庄秘史》,我想好好演部电影。当时他还想见姜文,我帮他引见了一下,他们聊得很投机,并且说好由姜文主演他的第二部电影。


  那是一个很凄凉的故事。影片很细腻,像读小说的感觉,有很多特写--人有感情时,不一定有表情,但脸上肯定有变化--他觉得只有大特写才行。他讲这些话的时候,我脑子里全是场景,细节。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想当导演,一切都是最自然不过的。


  4月,他忽然说要回去休息一阵子,既然他没多说,我也没多问。


最后一面  哥哥看上去一很疲倦
  

   我最后一次见他时,哥哥正在一间会议室跟工作人员开会,我推开门进去,他坐在最里头,依然穿着黑色针织衫,见到我高兴地招呼我过去:"亲爱的,给你介绍一下……"然后又对大家说:"这就是我的女主角,漂亮吧!"他拉着我的胳膊突然转向我说:"把胳膊练结实点;脸上这几颗小豆豆,去找一个好中医调理一下,小心到时候镜头大到可以看到你的汗毛"。然后他让大家继续讨论,我们去外屋抽烟。哥哥永远抽着白色的万宝路。我说你看上去有点疲倦。他抬了一下眉毛认真地说:"是吗,最近一直开会,睡的晚。"停了一会,看着我:"能看出来吗?"


没去送他  只因他已留在我心底


  他其实越长越年轻,皮肤很细,只除了那双眼睛,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到沧桑,他的眼神太苦了,此外他就像个年轻人。不过演戏时他的眼神的执着,是我在其他演员里所没发现的,镇静,自信,看着你就看到你骨头里去了。


  直到今天我还在强逼自己努力地回忆他的脸,他的声音,他的神态,他有意带着的北京口音,因为我不愿意去"想像"他已经走了!他是个懂得生活,热爱生活的人,他是一个再有魅力不过的男人。你喜欢他也好,爱他也好,一点也不奇怪。现在哪还有这样的人啊。


  由于种种原因,我没能去给他送别,连花圈也没送。我要去的话,一定会有花圈,我一定会痛哭流涕,可能哭得不成样子。不去也好,我跟他说我把他留在心里。这几天我想,老天要早点收他他也没办法,但也好,他已经无忧无虑啦。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