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怀念文章 > 正文

剑胆琴心少年游

日期:2008-04-02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苦丁 浏览: 字号:TT

  4月1日夜,北京自己的家里,我在灯下看书,听窗外的雨声,读书里的故事,不觉沉迷。那是古龙的《剑·花·烟雨·江南》,很早知道书的名字时就想一定要在一个空闲的雨夜细细品读。终于有了这样的夜,风很轻,雨不缓不急敲打着窗棂,路灯在窗外发出淡淡的光晕,将夜色渲染得凄迷而空灵。

  但古龙的故事注定不是今晚的主角,因为我刚读完开篇,朋友便打了电话来。电话里说东森电视台正在播报新闻——张国荣跳楼身亡,他在电话里有些哽咽,打消了我“愚人节”把戏的疑虑。张国荣是朋友的偶像,从少年时代至今狂热不衰,她是决计不会拿张国荣的生死伪装愚弄我的阴谋。大概是真的了,听到朋友的声音有一丝的悲伤,我在心里认可这一定是真的了。

  不愿看电视,也不愿上网,不愿接受任何来自外界的消息,那些无外乎深究其自杀的原因,探他生前好友的感想,重温一下他自杀前的种种反常情态等等,还能怎样,人,终究是死了。我情愿独自静静地待在灯光下,听窗外的雨声,慢慢回忆接触张国荣的点点滴滴,让这个夜晚因他的死而成为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一道伤痕,在久远的以后还能够清晰记起自己这一夜是怎样的感伤莫名。

  知道张国荣是因为高中时的临桌。那个有着一双大眼睛的清秀女孩极喜欢张国荣,有厚厚几本他的贴画,还有他全套的专辑。她能唱很多张国荣的歌,由零开始、侧面、共同渡过、千千阙歌、风继续吹、当年情、风再起时等她常常不经意间就会轻轻唱起。每次去图书馆翻阅报纸杂志,她都是先浏览娱乐新闻,遇到有关张国荣的消息,哪怕只是几句她也会细细读过,并一定要说给别人听。

  作为临桌,我常常被迫听她细细讲述关于张国荣的很多花边报道,他是什么星座、喜欢什么颜色、第一任女友是谁等等,事无巨细她都能记得清清楚楚,令我很是佩服。每次她喋喋不休,我都表现得很不情愿,因为我不知道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不理解一个人对另一个的深深痴迷,以为这无端的感情说什么也靠不住,等她慢慢的长大,为人妻为人母,旧日的痴狂也就会渐渐淡去,无非留下些浅浅的记忆罢了。没想她竟是一路地喜欢过来,上大学,然后工作,仍旧听张国荣的歌,看他的电影,不容别人说他任何不好。

  “来日纵使千千阙歌 / 飘于远方我路上 / 来日纵使千千晚星 / 亮过今晚月亮 /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也决不可比你更欣赏 / 哦,因你今晚共我唱……”在话别的那个夜晚,她唱起了这首荣版的《千千阙歌》,声音低沉柔美。然后是《共同渡过》“垂下眼睛熄了灯 / 回望这一段人生 / 望见昨天今天即使多变换 / 你也一意跟我共行……/ 没什么可给你 / 但求凭这阙歌 / 谢谢你风雨里不退愿陪着我……”她站在教室的讲台上,满眼泪光,台下的我不觉间也已是泪湿衣袖。流泪是因为怀念和不舍吧——自觉已经长大,于是怀念住了三年的宿舍、奔跑时操场上的阳光,不舍自己的青春意气、童心天然……还有,应该是那些她唱过的张国荣的歌吧。以为此后再没有这般的无畏和执着了,于是凄冷在心底一波波漾开,化成热泪。

  后来,上大学。毕业。之后的一年我们竟然没有联系。我的工作日渐步入正轨,交往了一个女朋友,然后分手。她如何,我不知道,就是她刚刚的电话,也只是说张国荣死了。我想自己应该再打个电话过去,电话那端她的心情已趋平稳,说:“我没事,原以为等自己老了,他才会死。没想到我还年轻,他就走了。这以后我还真是怕自己再也不敢听他的歌了。”

  是啊,斯人已去,闻其旧音,还不是听一次心痛便多一分,不听也罢。这才恍觉自己也已渐渐老了,无力与内心深处的伤感和凄凉去做无谓的抗衡,只有任其蔓延,然后散开、淡去。散不开淡不去的也只好留在心底,渲染凄惶的底色,让其日渐凝固,并被顺次而来的情绪湮没,也许会偶尔泛起,只是怕再也没有今晚这般的疼了。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