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怀念文章 > 正文

一追再追——四一香港之行

日期:2008-04-07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流泪蜻蜓 浏览: 字号:TT
        这次的行程没想到会如此重重阻隔,先是在南京被小偷摸去了手机,这还不算,连身份证也给偷了,我急的要发疯,因为怕上不了飞机,于是第一时间冲到派出所去办快证。没过两天,烟花烫公开了,早上在公司看了TVB剪辑的MV后,下午就开始不舒服,结果晚上就发起了高烧,烧了整整一天,昏天黑地地在家睡觉,满脑子却全是他,真怕自己好不了,发高烧呀,海关能给我过吗?!好不容易磕磕碰碰到了30号,证也拿到烧也退了,一切该开始顺利了吧。下午赶到机场,被告知飞机要晚点3个小时! 19点30分上了飞机,结果深圳上空是雷区无法降落,我们迫降在了珠海机场。为什么会这样,是你在考验我吗?没关系,我经的起考验,既然要看你,再困难也吓不倒我!戏剧性的是,我本来和两位合肥的朋友约好了在深圳集合,但结果在珠海机场我们相逢了。虽然处在这种逆境下,终于相聚在一起还是让我们兴奋不已。
        经过漫长的等待,31号凌晨三点,我们终于到达罗湖口岸。上午9点18分,我坐上了往红勘的火车,望着窗外的景物,我在心里默默地念:我又来看你了。到达酒店后,放下行李,我们就去了哥哥家,因为酒店离加多利山非常之近,而我们所能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他。沿着酒店旁的梭桠道上行左拐,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嘉道理道路牌,沿着山坡走上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新的草木香味,周围静悄悄地,偶有车辆奔驰而过也只是一刹那。很快地我们走到了哥哥家,门口已经站了一些人,还有一些花放在门口。没两分钟,门突然打开了,一位女士从里面出来,将门口的花和礼物收了进去,我们一阵激动,目送着她的身影,还有她身后门里透出的温暖光线,那淡淡的黄色。
        下午将近3点,我们在金钟坐山顶缆车上了太平山,到达山上后,直奔蜡像馆,在蜡像馆门口却被告知需在一楼大门外购票,因为人太多,需在大门外排队,等待入场。此时,我们才发觉门口放了很多恭贺哥哥的蜡像揭幕的花篮,又是一片美丽的花海。进入蜡像馆后,工作人员让我们排队准备与哥哥合影,随着队伍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哥哥的蜡像就那么突然跃入我的眼帘!那张毫无瑕疵的脸,一袭宝蓝色的长衫(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件衣服是哥哥以前穿过,由唐先生提供的),那么温柔、那么坚毅的眼神!好快就排到我和哥哥合影了,毫无思想准备的我战战兢兢地走上台,不敢去碰他,只是侧过头来望了他一眼,台下的闪光灯一闪,就这么拍下了我和哥哥。可能有人会觉得蜡像实在不像哥哥,但当我看到哥哥的蜡像时,却感觉格外地亲切和舒服,其实,挺好的。
        31号那天,因为香港的天气不好,太平山顶的雾非常大,能见度很低,香港的美丽夜景一点也看不到,但我们还是上了凌宵阁留影,因为那里是哥哥拍星月童话的地方。
        下了山后,我们直奔信和中心,这个地方可不能不去,多少好东东啊!(合肥的两位朋友直怪我把她们带去,因为一陷进这个地方,想逃出来都难啊,可是她们舍得不去吗:P)因为这段时间来香港的荣迷实在太多,老板们一点不肯让价,抱着狠赚一笔的态度,我们却也是心甘情愿地挨宰,照片、碟子、写真,各种各样有哥哥图片的饰品,哪一件拿在手上都不忍放下。
        因为激动的心情,我们折腾到凌晨两点才入睡,结果因为太过疲惫,这一觉直睡到了早上八点,随着朋友的一声惊呼,我们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天哪!早上还要买花呢!从酒店门口打了车直奔花墟,却被花店老板告之哥哥最钟爱的白色百合和玫瑰已经卖空了!我们三个人茫然地从街的这头奔到那头,一无所获,最后总算买到花的时候,泪水早已夺眶而出。耳边却听到老板娘的声音:花是送给哥哥的吧,别着急,看,这花几靓。是呀,哥哥,我们带着最美的花,今天来看你了。
        已经中午11点多,我们抱着花步出花墟时,天已经下起了雨,出来时慌慌张张的,也没带伞,拼命地将花靠在自己的怀里,全不管雨水已打湿了全身,匆匆步行往哥哥家去。哥哥家的门口已经站满了人,有FANS,也有记者,还有门口堆满的鲜花,和夹在其中的哥哥的照片,照片上面的哥哥好美。因为看到人太多了,我们不想多逗留,将花放下便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到哥哥家门口的那一会,雨下的特别大……
        下午1点多,我们抱着准备送到文华的花,在酒店门口等巴士,路边的一位女士问我:你们是去文华的吗?我说:是的。真的,香港人似乎已经把哥哥当作他们的亲人,在这个日子里,每个人都会想着他、念着他,很自然地。坐了天星小轮过海,在船上想着,哥哥就是这样走入了他毕生追求的事业。来到文华旁的雪厂街,已经是一片花海,放下送给哥哥的鲜花,插上了自己精心准备的哥哥靓照,心中默念:哥哥,但愿今天你能来看看我们。
        下午三点钟,我们开始在文华门口排队等待进入追思阁,虽然人很多,但大家都在井然有序地排队,等待入场。在追思阁门口,每人领到了一枝白玫瑰,接过花时,我的手有点颤抖,这枝花,要在里面献给他的。随着组织者的指引,我走进了追思阁,白色的布幔中哥哥大幅的海报进入了我的视线,那么美的哥哥,在白色的百合和玫瑰环抱中甜甜地笑着,泪水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将花细心地插入了花瓶中,我顺手理了一下花瓶中的白玫瑰,轻轻地。
        三点半从追思阁出来后,我们在旁边的视频放映厅里观看组织者特别为这次活动精心制作的视频,约两个多小时的内容,回顾了哥哥历年的精彩演出,以及哥哥身边一些好朋友对他的美好回忆,包括了哥哥对朋友的关心和爱护、对事业的坚持不懈的追求、还有艺术上的杰出成就。我们完全沉浸在哥哥的世界里,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近六点。此时大家在组织者指挥下,有条不紊地离开放映厅,准备前往怡和大厦平台参加烛光仪式。每个人都拿到了一个写有哥哥名字的标签,分别贴在自己的胸前、手臂上,一起排着队,穿过隧道,来到了文华对面的街心平台。主办者们很是细心,给每个人配发了一个纸杯,将蜡烛穿在其中,烛油不会滴到地上,也不会轻易被风吹熄火苗。刚到平台的时候,天还在下着小雨,不知何时,雨突然停了,主持人宣布仪式开始的第一句话就是:哥哥真系好锡我地。真的,是真的吗?哥哥你来看我们了吗?你不忍心让我们淋雨是吗?天渐渐黑了下来,点点烛光轻轻晃动,在夜幕的映衬下格外明亮。6点40分,默哀三分钟,我静静地站在哥哥的海报后面,望着面前的那束烛火,虽然很小,却烘的我的手暖暖的,那一刻,恍惚中哥哥好像就在我面前。之后,大家一起合唱哥哥的九首歌曲,因为站的比较偏,我努力地捕捉着内场CD机里哥哥的歌声,轻轻地跟着他哼唱,从风继续吹到风再起时,一首接着一首。最后,以有心人写的《哥哥》这首歌作为结束,真的很喜欢这首歌,写出了我们的心声,愿哥哥能听到。
        晚上8点45分,是荧光中念哥哥的活动,当我们赶到雪厂街的时候,警察已经将整条街用铁马封了起来,远远望去,一片人山人海,我们艰难地挤进去找到了自己的队伍,排队进入了雪厂街活动内场。晚九点,荧光活动正式开始了,首先是三位荣迷分别用广东话、韩语、日语、普通话致辞,接着,默哀一分钟。几千人的雪厂街,一下变得静寂无声,但是我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波涌汹涌的吧。回忆与哥哥有关的点点滴滴,想着哥哥的一切美好。突然间,传来一句熟悉的声音:离开你差不多一年了!本想力图保持平静的我失声大叫,瞬间眼前已是一片模糊,耳边响起的是大家呼唤哥哥的声音,和一片肝肠寸断的哭声,那一刻,觉得剪辑这段话的,好残忍。紧接着,开始放哥哥的视频,应该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放映陈太为哥哥而做的烟花烫MV,“因为相信你是从未离去才不曾绝望,至少有爱帮我在心底圆谎”,真的要感谢陈太,道尽了歌迷和朋友心中对哥哥的怀念。告别的风继续吹,看着哥哥皱起了眉头,我的心也拎了起来,他哭了,我们也跟着哭,任泪水肆虐,一年的思念了,就在这一刻尽情地释放。接着,放到了明星,当哥哥唱到“当你见到天上星星,可有想,想起我”,我下意识地抬头看天,却惊喜地发现天空中一轮明月高挂,分外夺目耀眼,我兴奋地转过头去跟朋友说:哥哥真的来看我们了!视频放到有心人的《哥哥》时,全场一起跟着吟唱,这一晚,泪水淹没了雪厂街,多少人的思念,都留在了这里。
        荧光晚会结束后,警察为了解除封路,疏导大家有序地离开雪厂街,本不忍心离开这里,但由于逗留的人太多了,我们还是从中环坐上了地铁返回酒店。到了酒店稍事休整,大家还是不约而同想到,我们到哥哥家去看看吧。由于住的酒店离加多利山非常近,我们沿着酒店旁的小路走上去,大约五分钟就到了嘉道理道。深夜的嘉兰花园更加静寂,车辆也很少。来到哥哥家门口,还有一些人在这里,有FANS,也有一些记者。习惯性地抬头望了下天空,那轮明月依然高挂,旁边还有一颗星星,闪闪地,很是调皮,呵呵,哥哥啊,跟着我们回家来了。没有多做逗留,我们还是离开了哥哥家。记得那晚哥哥家灯火辉煌,似乎是肥姐和一班朋友在那里陪着唐先生。虽然少了哥哥的陪伴,不过,幸好还有这么多的朋友关心他。
        凌晨时分,我们草草睡了两三个小时,就早早爬起来,去了一趟志莲静苑。之后,便从那里搭巴士直奔红馆,这个魂牵梦萦的地方啊,见证了哥哥一百多场演唱会的辉煌,留下了多少人的欢呼和掌声。今天却是我第一次去,哥哥,是我来迟了。我知道红馆离火车站很近,但没想到两个地方就是紧贴着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红馆,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却是格外真实的梦。令我们感到惊喜的是,红馆的对面就是都会海逸酒店,星月童话中,哥哥与常盘贵子在电梯口相遇,就是在这里取景的。我们故作镇静地跑进酒店的电梯,朋友问我,上几层?一边手已经下意识地按下了最高的那一层……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铜锣湾,因为两个朋友想看看原来的“为你钟情”餐厅。其实今年的1月2日我来这里的时候,这家餐厅(后来叫皇后饭店)已经关门了,而这次更加离谱,原来饭店旁边的面包房也都不在了,整个外围被栅栏围起,里面东西已经搬空了,看来是要大规模装修,旧景早已不复存在。三个人傻傻地站在门口,真的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离开礼顿中心,这时才发现早已饥肠漉漉,买了一杯许留山的芒果爽(真的很好吃,而且是芒果哦)接着又冲到时代广场斜对面的肯德基去扫荡了一顿,三个人恢复了力气后,商量之下,决定再到信和血拼一番。大约下午四点钟,我们赶到了信和,经过又一轮的厮杀,再加上帮朋友买的碟子,我们已经完全招架不住了,大包小包地逃出了信和。离开旺角时已经夜幕降临,虽然手上拎着沉沉的东西,再加上一天的奔波,脚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但要看晚上七点开始的香港电影节提前放映会,时间已经非常紧张,我们还是加快了脚步,冲进了地铁站,一坐上地铁,三个人就开始打瞌睡,实在是太疲劳了,我们已经完全进入了闭上眼睛就能睡着的状态。
        出了地铁站,坐上穿梭巴士,终于到达了九龙展贸中心。一上三楼,就发现主办方设的几个摊位在出售哥哥的有关书籍,包括电影双周刊的The one and only仅以HKD100的价格出售,以及《当年情》和去年第4期的电影双周刊,还有陈太的《烟花烫》也在这里以HKD15的低价售卖。自然我又是免不了为自己增加一些负重。这天晚上播放按序播放的是《我家的女人》、《烟飞烟灭》、《沙之城》、《女人三十三》。和这么多荣迷一起收看哥哥的电影真的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因为每当哥哥出场的时候,全场都会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特别是播放《烟飞烟灭》时,字幕上打出“张国荣作品”五个字,热烈的掌声几乎将房顶掀翻,激动和酸楚的感觉在我心里交织,我开心地笑着鼓着掌,眼泪却不听话地从脸上流下。而放到最后哥哥倒在王力宏的怀里为失去儿子而痛哭时,全场一片悲恸,我的心,揪的好痛。而当《沙之城》里的哥哥出场时,全场一片惊叹声,好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和尚啊!最后一部片子则是《女人三十三》,这部片子我未曾看过,是一个年轻男孩爱上33岁女人的故事,里面的哥哥帅气而活泼,充满了灵气的跳脱可爱。
        这一夜,我们又是几乎彻夜未眠。
        由于我的两个朋友没有拿到研讨会的门票,四月三日,我们不得不兵分两路。早上七点二十分,我一个人从酒店出发,再次前往九龙展贸中心参加由艺术研究会和哥哥香港主办的“声色风情.光影人间.追忆张国荣的艺术生命研讨会”。甫进三楼的大厅,我就一阵狂喜,正对面一字排开四张超大型海报,分别是声色、风情、人间、光影,侧面还有一张九七的海报,以及其他一些哥哥的海报。整个人被环绕在哥哥的世界里,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能看到哥哥美丽的身影,心中那份幸福的感觉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很巧的在放映厅门口又碰上了南京的两个朋友,和她们第一次相见是31号在蜡像馆,之后的每一天都能遇见她们,真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八点半入场后,九点钟,视频回顾展开始。整整三个小时的视频放映,大部分都是我们所看到过的,但这么多热爱哥哥的朋友聚在一起观看,气氛却完全不同了。从头到尾,现场的掌声就没有断过,大家随着哥哥一起唱,哥哥唱THANKS,THANKS,MONICA,我们就唱THANKS,THANKS,张国荣!哥哥在86演唱会中唱全赖有你,号召台下观众“大声点”,我们就大声点、再大声点!看着哥哥在台上快乐地飞扬,我的心也要飞起来了!哥哥,你一定要永远都快快乐乐的,永远做我们快乐的小王子!当然,有些视频还是我以前未曾得见的,譬如哥哥居然唱过那首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情人的眼泪》,歌声甫响起时,我差点从椅子上掉了下去,虽然是别人的歌曲,哥哥却依然唱的满怀深情,不由我当时一阵抓狂,但这次演出是在哪次晚会中,我却实在想不起,真是该打:(。还有跨越九七中的啼笑因缘,看着哥哥在台上挥洒自如、全情投入地演绎,贝贝我早己是晕头转向,浑不知身在何处,那时在我的脑海里,全世界恐怕只剩下哥哥一个……印象极深的还有一次,似乎是哥哥在某场私人聚会上,与钟镇涛一起合唱一首英文歌,哥哥那时的状态是极度放松和开心的,因为从始至终,哥哥都灿烂地笑着。约十二点,视频回顾展结束,中午留给大家吃饭时间是一个半小时,我却不想为吃饭而离开这里,于是继续在大厅里抓紧时间拍摄哥哥的海报,却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幸运地结识了一位非常好的香港荣迷JJ,而下午研讨会结束后,我又与她相遇,还一路同行聊天,坐巴士,转地铁,直到她到家才依依不舍地分开。(这次香港之行给我深深的感受,和荣迷们在一起真的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
        虽然研讨会是两点钟开始,但下午一点半即可进场,入场坐定后,我们又得到一个惊喜,主办方放映了一段哥哥专访,也是大多数人没有看过的。专访最后,哥哥还深情演绎了那首《为你钟情》,之所以称之为深情,是因为哥哥唱歌时一直用那杀死人的眼神紧盯着镜头,令到研讨会现场一片迷乱。
        研讨会邀请了莫妈妈莫何敏仪女士、香港中文大学冯应谦博士、卢伟力博士,以及罗志良导演。莫何敏仪女士告诉我们很多哥哥在生活当中关心他人、照顾他人的事情,犹记得她说起在1977年第一次见到哥哥,她用了这样的话来形容当时对哥哥的感觉:唱得哦!跳得哦!好靓仔哦!听到这番说话,当时真的很激动,那时的哥哥已经很出色了呢!两位博士则从哥哥的电影及音乐方面探讨哥哥对艺术所做出的贡献。罗志良导演也谈了很多同哥哥合作的感受,包括第一次找哥哥拍电影《色情男女》,当时他还担心哥哥不会演出,但没想到哥哥很爽快就答应了下来,而且还对他说:除,当然要除,不除点得!可爱的哥哥,为了心爱的艺术,他是不会计较这些的。罗导还谈到了《异度空间》,他提到哥哥在拍这部电影时,他并不感觉到哥哥有什么抑郁,而且拍完电影他就能很快从角色中抽离,不存在撞邪这一说。这一席话,说的我们真的很感动,全场拼命为罗导鼓掌。(后来才知道,原来三号来的这几位嘉宾,都没有收取任何利益,而且还是自己坐车前往会场,没有一个人迟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同一个人——哥哥。)
        研讨会最后,所有的人都站起身来,与大屏幕上的哥哥一起合唱了一曲《共同渡过》,哥哥,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的岁月里,你都将与我们一起共同渡过。
        研讨会结束后,我又立即赶往铜锣湾与朋友会合,到位于铜锣湾新宁道的FUSION餐厅。找这家餐厅还费了一番波折,一路问了好几个人才寻到门口。餐厅门外及内堂都布置了许多哥哥的照片,有很多都是日本及韩国的FANS提供的,很是精美。餐厅的老板娘还专门制作了哥哥喜欢的食物的菜单给我们,店堂里一直播放着哥哥的歌,侍应生们也不厌其烦地向我们介绍哥哥曾经坐过的、那个进门后左首最里间的一个小小的位子。现在已经摆上了一大束百合,还有一张哥哥熟睡的照片,没有人去坐,大家都知道,那是留给哥哥的。
        因为四月三号的明周特别抢手,我们一到铜锣湾就在一家超市里抱走了八份明周,从FUSION出来后,我们只得将这沉甸甸的杂志(足足有几十斤重啊)从铜锣湾一路扛回了位于旺角的酒店,那个疲累啊,紧接着就是风风火火地整理行装,一切定当,三个人瘫坐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不舍的情绪就在那一会弥漫开来。此时已是四号的凌晨两点,就在今天,我们终于要离开香港,离开这个属于他的城市了。
        早上七点半,从酒店门口打车前往京港酒店,乘坐太子往深圳宝安机场的大巴,我们终于离开了香港。本以为路途上看着窗外香港的风景,会忍不住流泪,结果因为一夜没睡,再加上这几天的疲劳,一上车我就进入了梦乡。一觉睡醒,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到了落马洲口岸。过香港海关,再过深圳皇岗口岸,我拿出手机,已经是中国移动了。
        昨天晚上看金枝玉叶,听到哥哥唱“这一生也在进取,这分钟却挂念谁,我会说唯独是你,不可失去”,泪水又从脸庞滑落,每一分每一秒,仍是想你。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