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怀念文章 > 正文

某春末夏初的灵魂出壳

日期:2008-04-07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晓苏 浏览: 字号:TT

用文字割破灵魂,于是思念出壳


——题记


这个夜晚很温暖,春末夏初的味道如细细的清泉缓缓流过心间。月色如水洒了一屋洒了一脸,无意间勾起丝丝伤感。


春本是明媚的,是充满甜蜜和诱惑的季节。可是因为一份无法抹去的惦念,因为一个不可能忘却的人,让这个使众人皆笑的季节变得忧郁和多情。


江南的扬花应该遍布了吧,而北平的雪霜也已融成了清清的甘泉,南飞的雁到了归家的时候,冬眠的动物也柔醒了惺忪的双眼,滚滚的春雷敲醒了万物……一切都是新的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我的心还停留在了原地,为什么我的记忆却紧紧停留在那个悲情的“人间四月芳菲尽”的春,为什么我的悲伤还如那前年的冰雪覆盖着心脏,每跳动一下,就扯着它隐隐作痛?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不能放下这个风情万种却不告而别的男人呢?


为什么当一切都在变的时候,我只是在原点,如同一只潜伏着独舔伤口的野兽?找不到方向,亦不想鼓起勇气。


我不敢去想,不敢提笔。我害怕造作的煽情得一塌糊涂的句子,我害怕无谓的蹲在角落里无病呻吟,我害怕我的悲哀只是告诉世人我只是病了。病的不可理喻,病的扭曲和荒唐。


我想我是病了。


为一个缠绵入骨却不解风情的逝去生命的男人病了, 为一个逝去生命的男人病了, 为一个男人,病了…… 从此,不知道完整的去爱,从此变得敏感而懦弱,从此不再懂得享受物质带来的满足。当一切的情感变得疯狂时我忘却了身边温情的目光,当不顾一切的搜寻它的点滴资料十我忘却美丽的衣裳和可口的大餐,当切有关它的字句在我眼前时我忘却了属于我的思维。


这是我吗? 也许不是,也许一切都只是假象,一切仅存在于意识中没有表露却等待着某一刻的猛然喷发和燃烧,最后摧毁。


我只不过是个平凡的人,走在人群中很快被茫茫人海淹没;我只不过是个简单的人,没有硕大的聚光灯照着,不用堆出一脸的笑容面对自己不想面对的人;我只不过是个可以很快乐的人,有着自己的朋友和生活,然后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如身边很多一样安安分分的生活然后静静死去。最后守着自己一片小小的泥土化做这个奇妙球体的一部分。


仅此而已,仅此罢了。


只是上帝给了我倔强的身影,上帝要我偏偏遇上这个看透人间烟火的你。


于是我知道我不可能做那样的人,我不是安分等待死亡的人。也许前世我是一尾午夜的游魂只为等待黎明那轻轻吟唱赞美诗的这只天使。 冥冥注定相遇,却冥冥不曾相遇。


很宿命的味道。


我不相信宿命,可我宁愿这样欺骗自己,也许只是为了寻找小小的心灵慰藉。


我不是文人骚客,我不想写出惊骇世人的文字,我只想放肆的剖析我的灵魂给你看。我相信文字是有力度的是锋利的,是可以切开灵魂的,是有魔力的。是可以把我的苦我的悲我的无奈和感叹一一赤裸裸的显现。我相信我不是在无病呻吟,我不是在床头呓语,不是酒后胡言。


常常的我不敢触碰文字,因为它的锐利,因为它的真实,割破我的灵魂,好疼。一如想你的感觉——残酷却真实!讨厌这样的感觉,却不得不接受它的真实。


Leslie,这个夜很温暖,春末夏初的气味暧昧的惹着我这个思念你的人心里疼疼的,疼的出了血融成了眼中冷冷的液体。明天应该是个艳阳之天,盎然的大地不断的更新,多情的人们也在不断的改变。不知道我真的只是停留在原地还是在被慢慢同化呢?


瞬间在永远面前太卑微了,我们不可能抱着那个幸福的瞬间紧紧不放。正如你的离去,是会随时间的迁移而慢慢变得真实和刻骨铭心的。我改变不了什么。除了接受和继续我的生活,其他的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又是一个四季的轮回,我坐在城市的这个角落里想你,痛快的流场为自己的眼泪,然后起身要勇敢的往前走走好这个春夏秋冬。


在这个春末夏初的夜我用文字割破我的灵魂让思念出壳,让关于你的记忆变得完整如夕,我不在乎支离破碎的现实,我要带着关于你完整的记忆去走。 这是一种幸福,微薄却满满的幸福,而你,Leslie,便是我幸福的全部!

上一篇:念哥哥
下一篇:一分钟的永恒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