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征文专栏 > 正文

美人如玉剑如虹,香消玉殒渡边风~~

日期:2008-04-23 来源:荣光无限论坛 作者:非我不爱 浏览: 字号:TT

二十年后,京华烟云,盛衰若戏,如梦初醒。
英雄美人,生死天涯,刹那芳华,怎堪入梦。


(一)你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不行!!!说好了一辈子,差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
每个寂静的夜里,你凄厉的哭喊声从空荡的岁月里向我狂奔而来,把我枕边那霸王复得佳人天下的美梦惊吓的四散奔逃,你穿过岁月盛装披彩而来,热情而忧伤地望定我,火热的目光象两把犀利的宝剑,似乎要把我刺穿似的,我从梦里惊醒,紧紧抱着宝剑,惊恐地退缩着:“妃子,不,不,不,千万不可”
许多年以后,岁月的光华渐渐地蒙上往事的灰尘,沾满鲜血的宝剑已变的锈迹斑斑,垂垂老矣的我却依然无法将你忘记,记忆象手中这把锋利的宝剑,划破岁月的滚滚尘埃,从浩月星斗间飘渺而来,那个正值韶华,眉目如画的玲珑少年啊,你是否还在戏台上轻盈若蝶,声色流香地清唱起那一曲思凡来,戏里浮华戏外恨,枕边悲泪怎成梦!


(二)“师哥,虞姬她为什么要死?”“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可那是戏!”
当我还是一个人着锦披绫,腰佩冠剑落寞地站在空旷的戏台上,所有的往事象凌厉的狂风从我面前呼啸而过,我的灵魂抽离出来,盘旋在岁月苍茫的天空,我仿佛看到了我的前世今生,一个是穿白袍骑乌骓的英俊少年,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千军万马中浴血奋战,所向披靡,白色的战袍被鲜血染成了红色,那是何等的英雄豪气啊,另一个是颠沛流离的世俗男人,他娶了一个花满楼的妓女菊仙为妻,一生安于风月米酒,我看到他的身体在滚滚的红尘中迅速地腐烂变臭,那不是我自己吗?我突然害怕起来。
前世今生的记忆象海水一样扑面而来,我看到一个绝世的美人,在乌江边为那白衣少年斟酒舞剑,眼里的泪水象乌江一样滚滚而下,最后美人拔剑自刎,凄绝地倒在少年的怀里,我又看到宝剑出鞘的一刹那,蝶衣象一朵飘零的蔷薇花落在我的怀里,艳丽而夺目的殷血划过玉肌,映红了我湿润的眼睛。
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花开花必谢,春去春还来,生命只是佛祖早已圈点好的一个痛苦的轮回,我放声大笑,原来我的前世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大英雄西楚霸王项羽呵,我扔掉手中的夜光杯,拔出寒气逼人的宝剑,那一刻,我睁不开眼,我的眼睛被宝剑锋利的光芒所刺痛,手中的宝剑咣当一声,失手落地,我蹲在地上莫名其妙的哭泣起来,哭泣的象个刚出世就没人要的婴孩。


(三)“师哥,你知道咱们为什么能唱红吗?就凭了师父一句话,从一而终!!!”
这声音穿越了光阴和生死,让我在几十年后泪落如雨,悠远的岁月里静静地流淌着轮回的生命,浮生的光华迷失在涌动的暗香里,落阳红云,香草薄雾,悠扬的笛声象是沉痛的岁月在呻吟,窗外好一个春色满园香。蝶衣,你是否也在香榭水舍望定这一片春色正浓。那枝头翩翩的蝴蝶可是你吗?轻轻地扑起记忆的花香。那摇摆的荷花又是你吗?美丽的摇曳着绰绰的身姿。你可知道我忧郁的眼睛里是从来藏不住寂寞的,摘一朵白云,拈一片落红,都以为是你顾盼盈盈的笑脸,望向你的时候,寂寞在我晶莹里的泪光里婉转流动,我轻轻地捧起往事的古铜镜,再次看到你妙目如水,眉目如画的脸,如镜的岁月里泛起曾经年少时乌江边,你我咿呀学戏,扣舷而歌的青涩光影,你歪着头喃喃地问我:“师哥,你说我带哪一支发簪更好看哪?”我出神地望着恍惚的岁月没有回答,幸福啊,也许我有点不舍,但你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一去就不复返,一如我的青春和年少时的梦。


(四)“我也揭发!我揭发姹紫嫣红,我揭发断壁残亘!”
光阴如海,你撕心裂肺哭喊声一头栽进深邃的光阴里,被似水的流年吞没的无声无影,岁月的风霜在我苍老的脸上写下道道悲欢离合,我握起手中的长剑,割断那鬓边根根的青丝。戏台上的一切宫词艳曲,人世芳华都迅速地腐朽成灰,弃我而去,亘古不变的长风吹散了几千年的悲喜,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孑孓而立,醒不能入戏,醉不能成梦,亡国乐土,千苦兴衰,姹紫嫣红,繁华一梦。一觉醒来,门外,已是千年的风雨,万古的飘零,霜寒雪冻,泪如雨下。
依孤看来今日你我分别之地……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