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征文专栏 > 正文

暖流

日期:2008-05-01 来源:荣光无限论坛 作者:风和烟花 浏览: 字号:TT
      说起对哥哥的爱慕之情,我的资力尚浅,记忆总是停留在2003年的那个黑色的四月。那时的情景,现在想来都记忆犹新。那是个混乱而恐慌的春天,从来没有哪一年,春天是这般昏暗的颜色。人们因为病毒有可能泛滥而变得焦躁不安,空气中充斥着消毒水挥发的酸臭味。
      哥哥的离去让我陷入绝望中,我从未如此恐惧过。我甚至不敢想以后的生活,前路是灰暗的,人生的意义何在?我迷茫了。
      四月中旬,学校正式封闭了,像个监狱。一向“乖乖女”的我,开始变得躁动不安。听到楼道里的咳嗽声,我都不敢呼吸。躺在床上,我会想着如果我感染了病毒,能不能从容的面对死亡?
      “你不去上晚自习?”同学问。
      “不去,看不进去书!”我以这样的方式抗议着混乱的现状。
      整个四月间,我成了学校录象放映室的常客。无助的我,只有在哥哥的电影中才能找到情感渲泄的窗口。我只想在他的世界中沉沦下去,永远不再清醒过来。外边发生任何事,都仿佛与我无关。我们的地区有没有发生感染病例,我不关心。我只知道,有哥哥的电影和音乐陪伴,我就不惧怕死亡。
      因为录象室的设置全部是双人座,我不得不拉上同学做陪,其实她并不十分喜欢看电影。
      本以为,我会在哥哥的电影中沉沦、甚至堕落下去。但出乎意料,有种温暖的感觉不时涌上心头。看着屏幕上那张生动的脸,我想我是快乐的。是的,快乐!他的表演带给了我很大的惊喜。不管是何种的演绎方式,都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他的角色很少有雷同的,这一点实在难得。他是那么的独特:美丽、自然、激情澎湃、光芒四射、收放自如……这种感觉就像在石砾堆里发现了宝石一般,兴奋和快乐占据着我的神经。虽然我知道他已经离去了,但那份独特的美丽却可以化为影象,永留人间。我很庆幸能遇到这种难得的美丽。我因此着了迷,一部接着一部的看下去。
      那天晚上,我的同学厌烦了,在我的一再邀请下,她还是拒绝了陪我看电影的请求。理由是:“快英语四级考试了,要好好复习。”她也委婉的劝着我:“别太痴迷了,人都已经走了,收收心,用心读书吧!”
      说得我心里又是一阵难过。怎么办?一个人去看?还记得宿舍里的同学前一阵还嘲笑那些只身去看电影的学生:“一个人看录象?不会是去看三级片吧?肯定大脑出了问题!”因为这句话,我迟疑了。什么叫做“人言可畏”,这是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想看就去看吧,何必让别人的言语左右自己的行为。为了哥哥,我第一次冲破了自己围起的框框。
      放映员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问:“一个人?想看什么片子?”
      “《鼓手》!张国荣的《鼓手》!”这个夜晚,我早想到了要看这部电影。
      一个人看,我可以更加专注。从开场字幕到影片结束,我尽量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我又开始激动了,我知道我又被哥哥感动了。那个时代的年轻人,清纯得好象白水,有用不完的精力。哥哥那张稚嫩的脸庞和有些瘦弱的身躯,仿佛有无限的活力,反衬出那阵阵鼓声更强劲有力。
      哥哥唱《默默向上游》时,我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感情。说好不再哭的,但还是没有忍住。但那一刻,我的心豁然开朗了。我是不是还要像过去那样消沉下去?不!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其实,哥哥的离开对于我来说,得到的比失去的多。不管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我都会好好珍惜。那么明天呢?是否该收拾心情重新振作起来呢?
      荧幕上那个阳光少年,正在享受风雨过后的成功与快乐。他的目光依然清澈,面容依然清纯。面对他,我不得不承认,这一个多月来,我其实一直在给自己找借口,用哥哥的离去当做借口,来消极的面对外面发生的一切。本指望在哥哥电影中醉生梦死的我,被这一通鼓声敲醒了。
      哥哥的鼓敲得真棒!那鼓声在我脑海中久久停留。像战鼓般时刻督促我努力向前。《鼓手》是我在录象室看的最后一部电影。从那以后,录象室和我的校园生活彻底说再见。
      我希望能做一个鼓手,乐观的、坚强的面对未知的挑战。
      六月的四级考试,我是宿舍里唯一通过的女孩,这让她们大感意外。也许真是哥哥在暗中帮助了我。在看到成绩单的那一刻,我竟控制不住的重复说着同一句话:“谢谢你,哥哥!”
      三年时间过去了。这些记忆始终没有淡去,反而在不断的重温中更加清晰起来。哥哥的生日快要到来了,就让我用三年前的这段故事作为送给哥哥的生日礼物,和广大喜爱他的朋友一同分享。愿大家在默默向上游的人生道路上,不要忘记像哥哥那样,用微笑来面对困难和挫折。
      最后,还是要向哥哥说声:“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