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哥哥访谈 > 正文

张国荣:我可以呼风唤雨

日期:2008-03-19 来源:《明周》(2002年第1738期)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2002年3月2日,第1738期。


  这是张国荣最后一次接受《明周》专访,他兴高采烈地谈即将开拍的电影。投资商出了问题导致电影搁浅后,他身心俱疲,每况愈下,再也没有回到公众面前。


  林超荣问他为何不自己投资,如此辛苦地联系投资商。他说:“不可以这样的,意义不同的,我要有真心赏识我导演才华的投资者。”
    

  《张国荣:我可以呼风唤雨》

 

  “这回我们不谈唱歌了,我做导演的片子快开拍了。”张国荣兴奋而自信地说,“我拍了七十多部电影,怎会不懂得做导演?”去年今日,他已表示过渴望当导演,十二个月内他果然坐言起行,集了资,找到了故事,亦物色了幕前幕后的人物。


  片子还没有定名,暂时叫作:Project L,他的公司就叫做Dream League梦幻联队。“美指是区丁平,剪接是张叔平,服装指导是日本的和田惠美。”哗,就是做黑泽明的《乱》那位女士,了不起。“音乐是Michael Galazzo。摄影是台湾的李屏宾,他做过张艾嘉的《心动》和侯孝贤的《曼波女郎》,他对光学和美学的本领一流,用色和角度都非常之好。剧本则是何冀平。我的故事是四、五十年代发生在青岛的,她(何冀平)是北方人,我的片子是普通话现场收音的,那是她熟悉的地域、熟悉的语言。”各路英雄都是他感到最适合他的。 香港演员只有两个,那就是他和沈殿霞:“肥肥不再是演开心果,我要把她改头换脸,不演喜剧人物。在这部戏里边她是个悲剧人物,我相信她一定演得来,人,谁没有伤心事?肥肥很忙,但我会迁就她的档期,她是个很有义气的人,接了我这部戏也很高兴。”听他指挥若定的,他真的成熟了,不会搞兄弟班,而是挑选他认为最适合那个冈位的人,大将风范浮现出来了。


  唯一令他耿耿于怀的就是投资者不是香港人,而是日本人和内地人。“香港某投资者跟我坐下来谈的时候,给我的感觉是:‘不外是一盘生意罢了。’我不是在谈一盘生意,我要拍一部好片子。我张国荣为香港歌影坛贡献了那么多,得过那么多的荣誉,为港争光,为什么他们不支持我一下?真的很遗憾。”“那让你难过吗?”我问。“我难过啊!”张国荣坦白地说,“如果我第一部导演的片子是香港人投资的是多么理想呢。”也算他神通广大,拉到了境外资本。他亦找过姜文,识英雄重英雄:“人人都知道张国荣是有傲气的,我自动去认识姜文,因为我认为作为一个演员和一个导演,他都非常出色。我们两个入首次相见,尽两瓶红酒的谈得极为投契,不过这部片子没有姜文,下一个项目多半会合作。”“你知道我帮张之亮他们搞的‘创意联盟’主演过一部《流星雨》,跟一个小孩演对手戏,我演他的父亲,我收的只是个一块钱合约,无利可图的,嘿,电影金像奖提名我又没有份儿,只有其它人有提名。”张国荣说。“你演得不好吗?”我问。“张国荣一向都懂得演戏的了,怎会演得不好?”这个人,就是一激将便发作起来,不跟你婉转的。

 
  这时他提议摄影师拍他站起来的照片,以半岛酒店的Baroque巴洛克式大堂天花为背景。“只有我才衬得起这么高贵典雅华美的场景吧。”张国荣站起来,神态自如地摆着各种姿态,他的脸孔是完全没有不好看的角度的,真的受他不了,我没好气地说:“讨厌,你就是什么角度都好看。”他欣然受落,风华绝代得来却很自然而然,真的拿他没法。他就是那种自己指出自己的优点时带着坦荡荡的童真,你只会觉得他很逗,却不会觉得他自大那种人。

 
  在电影摄影师中,他很喜欢杜可风,他肯尝试。我说:“可是在《风月》一片中,他拍的只见眼睛下巴不见额头的特大大特写镜头太多了,有如一篇惊叹号太多的文章,失去了效果,而只令人烦死了。”张国荣马上说:“那不是他的错,那是导演要求他那么拍的。我之所以这么迷恋当导演,就是演员只下过是一只棋子,而导演却可以控制一切。我是有野心的,我最大的心愿不是拿最佳导演奖,而是拿最佳影片奖,因为那表示我令到team work完美,而不只是一个人好。”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