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其它资料 > 正文

张国荣的蓝色前世

日期:2008-03-20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哥哥”,这是人们对张国荣这位极具争议的前辈巨星的“爱称”,而我更愿意叫他“Leslie”,高贵性感,一如张国荣二十年不变的本性。
  1999年的秋天,一个比往年更晴朗、干爽的季节,所谓的世界末日并未到来,大众一面在迎接千禧的热闹中打发时日,一面任由各种怀旧、期待的复杂心理在空气中流散,张国荣复出后的第二张粤语大碟《陪你倒数》就在这时推出,依然是汹涌澎湃、大肆扩张的红色版图,依然是踩着C.Y Kong华丽绮靡的电子弦乐,只不过,从封套的标题上,我们已感受到了咄咄逼人的弦外之音……


  哥哥的前世今生,莫非就这样开始了世纪末的倒数?


前世深蓝


  深蓝,前世深蓝,代表忧郁、高贵、别具一格的品味,张国荣的前世,一部深蓝版的《阿飞正传》


  在香港乐坛的80年代的辞典里,张国荣是一个“非常”的人物,他不是许冠杰,因为他没有开创粤语流行曲先河的资本,他的歌曲大部分都是改编作品。他不是谭咏麟,因为他没有那样的微笑阳光,老少咸宜。他不是陈百强,因为他虽然忧郁,却没有在“粉红色的一生”中死去,仍炽热拥抱生命。他不是人见人爱,但是,他也被很多人宠爱,溺爱,错爱,无怨无悔的爱。
  很少有人会相信,张国荣,至少领先了香港流行乐足足5年的轨迹。
  而这5年,风好是他从退出到复出歌坛的时间差。也就是说,张国荣当初推出退出歌坛,是因为他走得太前,太快,他的音乐风格,他的演艺追求,他的情感取向,都与“健康”的主流风气存在不可调和的冲撞,在“乱棍打死异端”的年代,他不可能大胆去说,大胆去做,大胆地向全世界展现他最真实的一面。
  只有在电影里,我们可以窥见他的一些蛛丝马迹。因为,影象是最虚幻的,人们不会轻易把张国荣等同于电影里的人物,而只会说他“多面”、“有型”、“可塑性高”。从而暂时疏忽了对他的攻击。
  其实,电影里的张国荣,的确折射出了他本人一些正面、反面和侧面的人格、情怀。《鼓手》,一部普普通通的青春励志片,但“默默向上游”的自勉正是张国荣成名的箴言。《胭脂扣》,关锦鹏扬威柏林影展的代表作,多情而阴柔的“十二少”,让人隐约洞察张国荣的感情世界。《英雄本色》,正直而单纯,甚至有些莽撞的阿杰,代表了张国荣出道中期的处事态度。《倩女幽魂》,一出浪漫唯美的神鬼片,洋溢着张国荣在想象深海中畅泳的快乐神情。《阿飞正传》,张国荣凭此摘取金像奖影帝桂冠的“半自传”式作品,那个以“脚不着地的飞鸟”自喻阿飞,活脱脱写着张国荣的本色。《纵横四海》,左有发哥,右有红姑,挥洒自如,怎么玩怎么有,哥哥的人生颠峰境界!
  虽然在张国荣引为骄傲的歌唱事业里,未必有如此丰富的表情。不过,熟悉张国荣音乐的人仍能感受到他“深蓝”的魅力。

 
张国荣前世的音乐旅程可以分三个阶段:


1977-1982 “红楼初上”的小生
  这个时期,张国荣换了三间唱片公司,但他那把略有磁性却未免稚嫩的声线,与关正杰、叶振棠、郑少秋等大侠级人物相比似乎具有先天不足的贫血症,说起《I Like Dreaming》,《情人箭》这几张哥哥的“开山之作”,恐怕连他本人也要摇头不语的,这段时期,就如张国荣在银幕上的处男之作——《红楼春上春》一样,只有青春萌动,让人无限幻想……


1983-1986 “烈火青春”的偶像张国荣
  对于黎小田、郑国江这亲的大腕级音乐人来说,张国荣不过是他们几十年江湖生涯中一个不起想的匆匆过客,但他们绝对没有想到的是,他们随手抛出的两首名为《风继续吹》、《一片痴》的曲子,却为这个热情的年轻人带来了迟到的春天。
  满心期望在乐坛上闯出名堂的“十二少”,欣然接受了唱片公司给他准备好的“日式”包装,开始颇具传奇色彩的星光之旅。在那几年歌舞升平的时间里,日式包装在香港流行乐坛乃至流行文化界几乎是一种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林忆莲、蔡枫华、陈慧娴,甚至鼎盛时期的谭咏麟,都借助日式包装的威力浮出水面。于是,“烈火青春”的偶像张国荣新鲜出炉了,从策划学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CI个案——
从VI(视觉)识别上,张国荣的调子是时尚,新潮,渗透着青春气息的蓝色,而不是人们心目中最保险的黄色,这首先就已迎合了追求个性和开放的新一代,从《Monica》到《少女心事》、《爱慕》,这片动感的蓝色越来越深。
  从BI(行为)识别上,张国荣我行我素,他是香港第一位全方位能快(舞曲快歌)能慢(抒情慢歌)的男歌手,之后,杜德伟、张立基在他的激励下成就大器。由此,他成功百事可乐在华人世界的第一位形象代言人(十年后才是今天的郭富城)。
  从MI(理念)识别上,张国荣锐意求新,这在他的着装上体现尤其明显,在1986年的《Stand Up》专辑里面,戴着墨镜的张国荣手持吉他,像一个触觉尖锐的蛙人一个在夜街狂舞,成为非独立时代的“独立宣言”。
由此,张国荣塑造出与“歌王”谭咏麟趣味迥异的个人品牌,也获得了与阿伦叫板的资格,并寻致伦迷与荣迷长达六年的对峙。时值今日,笔者和一班老友重逢,忆起当年各为其主相持不下的“盛况”时,还是觉得不枉此生。


1987-1990 “风再起时”的巨星张国荣
  1987年的夏天真太热!张国荣《Summer Romance'87》更狠狠地放了一把大火!
  这的确是张国荣开始全面赶超谭咏麟的信号,《无心睡眠》、《拒绝再玩》那百分百摇滚电子热浪,令全香港的消费者心跳提高了至少50个分贝。而《共同渡过》的热情励志,《你在何地》、《无形锁扣》的低回感性,还有《倩女幽魂》的悠扬出世,《Summer Romance'87》这张专辑为张国荣树立了一个骄傲的里程碑。
  夏天,似乎是张国荣的盛放季节,1988年的夏天,张国荣的大火烧得更旺,连专辑也叫做《Hot Summer》,与此同时,破纪录的张氏23场个人演唱会也诞生了。满街的歌迷哼着“无需要太多”,在时装店里或者街道上等着梦中情人的擦肩而过,也有的干脆涌到最顶尖的Club一边叹着可乐,一边跟着镭射唱机“继续跳舞”。张国荣,又一次成为时尚的煸动者。当然,还有一首更脍炙人口的《沉默是金》,只是没有人从歌中的豁达从容中听出什么不祥的信息。写《沉默是金》的时候,张国荣已萌生了去意。“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忿,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在大踏步超越谭咏麟在同时,张国荣开始品尝到这个圈黑暗的一面,在鲜花、掌声和笑脸外,还有防不胜防的刀子、飞镖、暗箭等等。面对这些,谭咏麟的选择是不再领奖,而张国荣选择的是一种更为激进的方式:退出乐坛!
  没有商量,没有任何准备,在自己还没有成为多余的句号之前,张国荣毅然决定地划上了他歌唱生涯的感叹号!从《风继续吹》到《风再起时》,张国荣风里来风里去,在33场演唱会的告别时刻,他在数万双哀求的眼睛下甩下最后一瞥,终结了他深蓝的前世……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