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综合评论 > 正文

杂谈张国荣的中性化

日期:2008-04-02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靡非斯特1995 浏览: 字号:TT

想起有人说嘉宝的脸“失去性别”,我也觉得木村的脸“失去性别”。neutre有没有太过抽象,有点象征的意味?我觉得有成为符号的可能,他/她最大的特征就是没有特征,特别纯净、特别空,可以加进很多别的东西,成为解读其他现象的载体。

leslie的androgeynous则有两重特征,都那么强烈,不光一张脸,连整个身体语言都传达得那么清晰,但每一种都是他自己,无论你通过他来解读任何别的东西,都会被他强烈的个人色彩笼罩,他是容不得别人强加给他的其他东西的,尽管他竭力表现出一种温和的姿态。他不是那种抽象的纯净,而常常让我想起一段话:“生命的幽深处,自然有烟有雾。”

有一点分别是:

1,他在电影里的表现是相当温驯的,他的本色跟梁朝伟或者周润发的本色相比,比较少个人的特质,而在找跟角色的契合,所以有些时候就会产生一种错觉:如果当他是哥哥,会觉得那角色陌生;如果进入角色,又会觉得哥哥陌生了。

2,他在演唱会的表现是绝对放肆的,这时候他的本色比较接近他的个人特质,当然舞台上也有角色塑造,如沙朗斯通、梦露,还有开玩笑性质地模仿王菲,但是他总能抓住刹那的神似,比如一个动作,或者一种意境。我非常喜欢九七上面演绎的《偷情》,我觉得他把梦露的那个经典镜头拉长了,变成一种刹那盛开而又缓缓释放的惊艳。模仿沙朗斯通我虽然没有看到,但是通过“模仿leslie模仿沙朗斯通的人必须有一种霸气”这个镜中之镜也可想见他的那种神气。

再补充一点:
我曾经,甚至现在,很担心leslie的状态,从来没见过这样一个艺人,这么坚强又这么脆弱,既冷漠洒脱又傻乎乎地当真把演艺当成一项事业玩命一般地经营。亦靓在他的《陪你倒数》碟评中说,等待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哥哥眼神迷离的一句话:“从那天起我不辨别前后,从那天起我竟调乱左右……”他终于说出来,我们终于可以放心。但这放心是压根不可能的,明的暗的波涛汹涌,永无止尽,十几年前生日会上一张“张国荣死于爱滋病”对30岁的leslie有怎样的打击无法知晓,十几年后“人妖”之语此起彼落对40岁的leslie有怎样的打击依然无从知晓,能够知道的是,有人明目张胆得意洋洋地宣称“张国荣已经被狗仔队逼疯了。”还能够知道的是,leslie说他根本无法不在意人们在说些什么,因为他是如此宝贵自己的声誉。

这样一个人,要贬低他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他有大把大把的“料”能用各种各样的鄙陋不堪的字眼表达出来,如果你不会骂人,你可以拿他当练习;如果你不会侮辱人,也可以拿他当练习。可是当你想好好地说他的时候,就会发现那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首先面临的是语言的匮乏,受过常年训练的欣赏习惯与标准变得不堪一击,而他常有常新的造型总是很轻松地将你辛辛苦苦刚刚搭建起来的可怜观念轰炸成一片狼籍。其次面临的是环境的逼仄,除了迎接来自leslie的挑战,还要应付常常冒出来的自我怀疑、自我批判,这真是一场艰难而快意的自我战斗,但是非常值得,所有的推动力都是感性的,丰富庞杂的感性,包括一个极度傲岸的灵魂。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leslie是否会被狗仔队逼疯,他有时候是很情绪化的,而且绝对不会改变自己,只要他还站在舞台上,就会像有些过分苛刻的诗人一样“语不惊人死不休”,怎么都不肯以陈旧面孔寻常玩意儿见人。这是他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因此也成为最让人担心的一点。这样继续走下去,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有时会非常希望leslie就此休息了吧,安逸了吧,不要再有非议再有诋毁了吧,有时又希望他就这样头也不回地冲吧,哪怕前面真是一片深红血海,将军倒在战场上才是壮美的倒下……

我们就是这样被哥哥宠坏的,所谓的担心实际上是一种更加残忍而奢侈的期待,恰恰因为这些期待从来没有落空的机会,于是它们在不止不觉间已经膨胀到只有哥哥才能给予满足。这种担心不值得同情,它本身就已经足够幸福。如果有一天,哥哥可以不让人担心了,终于可以让人完全放心了,那么这只蝴蝶美丽的生命也已经到了尽头,四下里响起的迟到的欢呼仅仅是句点之后附丽的余欢。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