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怀念文章 > 正文

风再起时

日期:2008-04-07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admin 浏览: 字号:TT

  一场游戏一场梦,昨日还痴恋哥哥创造的精彩,回味那独一无二,风华绝代的容颜。想着即真是路茫茫,岁月无情,但哥哥总会以不羁的眼神,洒脱的身影,傲气的姿态纵横四海。展现应有的英雄本色。又有谁会想到哥哥会——随着羽翼飘飞。春纵在与谁同?!

  当爱以成往事,谁会攫住哥哥的心,痴痴的哥哥只能将往事留在风中。李碧华曾说:“当今之世,最生不逢时的就是哥哥了。”从孤独寂寞的童年到慢慢向上游的鼓手,多少辛酸,多少泪。总算到了可以出人头地的年代。偏又有那么多谭永鳞歌迷的诽谤,造谣,那么多攻击,于是哥哥心碎了,在生日party上毅然拉下唱歌生涯的帷幕。张国荣退出歌坛。一时间媚惑,狂傲,倾道众生。

  哥哥厌倦了,就毫不犹豫的走了。绝伦的容姿绝伦的体势终于化蝶了。随风飘啊飘······

  不应有恨

  渺万里层云

  千山暮雪

  只影向谁去

  潇洒俊逸的十二少终于去异端找寻他的如花了。他是不想让如花的痴心继续寻觅,望眼欲穿。妙曼轻盈的程蝶衣终于可以忘却男儿郎与女娇娘的执拗,去与霸王共缠绵。说好了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

  平湖洒月感凄冷

  夜影幽梦不含春

  飘似暗花

  有谁共鸣

  就算张学友将《当年情》唱的再动情又怎样?周润发千里迢迢来泣望,张曼玉在雨夜忘情痛哭又如何?哥哥在那一秒已不朽。又有谁会去体味那一秒的万籁俱静,在绚热的火焰熄灭后,一段故事终于成为传奇,一个传奇终于化为绝响。

  默默的蹲在阶前

  成为一束丁香

  走不出梦境

  只能以望穿秋水的姿态

  屹立成一幅风景

  季节如风吹过

  今年的香江,天空总是那么阴郁,那么忧伤。只因哥哥去了,一年没有起舞,带走了倾国倾城的笑颜,掠走了惊世骇俗的容颜。

  “风再起时/默默的这生不在计较与奔驰/我终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珍贵岁月里/去觅我心中的诗。”

  如此绝唱,留给后人去体会,哥哥已在天堂。春风里的戏子,路过的蜻蜓,归宿已定。斯人已去,生命载不动太多情。依依顾恋,不忍离。

  远离尘嚣,何须惊心动魄,远离俗世,不必繁文缛节。愿哥哥在异度空间过得快乐!

上一篇:凄美-印象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