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 > 影视相关 > 正文

夜阑静有谁共鸣—我看异度空间

日期:2008-03-26 来源:荣光无限 作者:黄小意 浏览: 字号:TT

异度空间
  导演:罗志良
  演员:张国荣 (Leslie Cheung)
     林嘉欣 (Karena Lam)
     李子雄 (Waise Lee)
     周嘉玲 (Valerie Chow)
  类型:悬疑/惊怵
  片长:100分钟 级别:IIB
  上映日期:2002年3月28日
  出品:星皓电影FILMKO Pictures


  故事梗概


  张国荣饰演的占是一位心理医生,林嘉欣饰演的章昕是他的病人。章昕自幼父母离异,一个人流落异乡。在得知她房东的妻儿是死于泥石流后,她的脑海里总是有她们的鬼魂出现,因此她整日疑神疑鬼,令男友无法忍受。作为心理医生,占知道这完全是一种幻觉,他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章昕摆脱幻境中的鬼魂。在这一过程中两人之间产生了爱情。
  奇怪的是一直不信有鬼的占最终也遇到了鬼。他中学时的旧情人是跳楼自杀的,在将她的遗物都找出来之后,情人的鬼魂也时常跟随着患有梦游症的占。他怎么面对呢……
  2003年4月1日,农历二月三十,甲辰日。相书上说有风,忌向东南走。
  张国荣从楼上跳了下来。他苍白的手拉开文华酒店的一扇门。一定有风吹到他的脸上,他的眼睛一定是忧郁而迷离的,他的脸一定是从容而安静的。他一定没有犹豫。拉开门,飘了下去。
  其实很久了,我就觉得他不像是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里的人,他迟早他会离开的,以一种特别的方式。不只是因为他演的影片里面有自杀的镜头,不是的,这不是原因。据说,是感情所困,我想,也绝不仅仅是因为感情,无心恋世或许才是真的。
  几乎看过他演的所有主要的片子。常常在电影院里看着他的电影的时侯,就魂魄尽失。可是出来一见阳光,我就知道那是电影——那是别人的故事, 与已无关,与现实无关。但是张国荣却分不开戏和人生, 他分不开。
  因为这个人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我的同事说他根本或许就不是人——是人精——一种男人、女人、俗人、精灵的集合体。他是为艺术生就的金枝玉叶,难为常人所理解。在他的情感经历中,他爱了,爱了女人也爱了男人。在他的演艺生涯里,他歌过也演过,叫人失魂更使自己落魄。程蝶衣转身的凄美、欧阳锋的诡邪、何宝荣的哭泣、阿占的痛楚……在众人之间,他是他们和她们……他已经分不清了,所以选择了离开。
  他曾经说过愿意做一个飞行员——飘零、空濛,是他喜欢的状态。自杀或许是他最好的选择,他可以以此完成他的理想,在蓝色的忧郁中飞去。
  在《我,就是我》里他唱: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再坚强的泡沫也是不适合生长在阳光下的,只有到了星月的童话世界里,才会永长。我们不必为他扼腕,我们甚至没资格为他叹息——他本不属于我们这个尘世。
  他的故事不是故事,他的情节不是不情节,他是传奇。一个关于泡沫和烟火的传奇。
  只是不知他跳下去的时候,像不像在<异度空间>里,要做很多的思想斗争,有没有想到那些美好的初恋,那些阳光下的秘语。在他飞下去一霎,他会记挂着什么,我们不知!据说他的死跟《异度空间》有关,我看《异度空间》时,碟片还没有打开,心已经微微颤着了。
  香港复活节常常是要有一些鬼片上映,这部片子的海报出现了女鬼的形象。其实,我觉得这更像是一个心理片。那里面没有鬼,有的只是幻觉。导演罗志良在片子里一直强调的也是世上本无鬼,鬼来自我们心中。我想,那叫心魔是确切的说法吧。
  女主角章昕的心魔是,对被遗弃的恐慌。她先被父母遗弃,从小父母离异,离异后没人要她,父母均再婚远走高飞,留下她一人在香港。同时又不断受着失恋的打击,又被男友遗弃。这些阴影严重地影响了她的心理,她常常产生幻觉,用她的话说就是见到鬼。JIM的心魔是,他的少年时的旧情人,因他而割腕,然后跳楼自杀。人在少年时期最容易受到心理的伤害,这种伤害也最容易深刻地留下阴影,影响成人后的性格和生活。
  导演对JIM的心魔做了伏笔,开始让他以一个心理医生的身份出现,他显得坚强而有理性,不信这世上有鬼。章昕是他最近的病人,由他的好友介绍而来。他通过查看章昕的日记,了解到章昕的心魔。他带章昕去游泳,在大雨的夜里帮章昕去屋子捉“鬼”,他让章昕原谅了父母对她的遗弃。他通过各种办法,治疗她。两个在不断的交往过程中,产生了爱,这种爱对章昕来说,是治疗她心理疾病的良药。章昕康复了。两人也走到了一起。
  往后的情节急转而下,我们想不到的JIM,也开始见到鬼。他的心魔是什么?对死去的旧情人的愧疚。其实这种状况从一开始就一直存在,只是我们的注意力被章昕的鬼一次次吸引而去,根本没在意JIM,从不参加社交,连外地同学到香港的聚会都不参加,三十多岁了从不交女朋友,喜欢在黑暗里独坐。这一些仅用喜欢看书这一个理由显然是说不过去的。其实他心里一直愧对着原来那段感情,因而使他不感出去交往,更不敢交女朋友。在对章昕的治疗过程中,他一点点地爱上她,她也爱上他,这种爱加剧了他原来的那种愧疚,直到他和章昕挑明恋家关系,住到一起后,发展到极至,他开始有了幻觉,旧情人愤恨的幻像向他步步近逼。以致到最后无处可逃,在潜意识里一路逛奔来到旧情人跳楼的大楼楼顶,他只有跳下去,才可以解决掉这份压在心头多年的重负。站在大楼的边缘,风吹着他,他开始不惧怕了,他开始面对自己了,我们看到他在跟旧情人的鬼魂说话,其实那是他自己心底的斗争的声音: 
  

  倾诉是最好的疗伤办法,当他最终把话说出来,勇敢面对心魔,勇敢面对死亡的时候,死神又悄悄地远离了。他在倾诉中得到了解脱。他最终没有跳下,没想到他把电影中未完成的镜头,到现实生活中完成了。或许于张国荣,精灵一样的男子,有些东西是永远无法诉说,因为没有人能听得懂。
  泳池那一段就处理的特别好。两人游到头了,JIM抓住章昕的手,然后对视,章昕满含情义的笑,谁都知道两个人心中都有了彼此。然而上了岸来,JIM没头没脑地对刚才的行为翻牌了,他说,医生和病人要保持距离的,太近了不利于治疗。章昕生气扭头走了。其实这里很能反映两人的心理,章昕生怕被自己爱上的人又一次抛弃,敏感得要命,她说我不会缠着你的。JIM因为旧情人产生的愧疚心理,面对爱不敢去爱。于是两人都退了。
  还有徐少强的表演,不愧是老演员了,把那个失妻丧子的中年男人演得恰到好处。他和章昕吃晚饭那段戏,印象最深刻。他平静的述说那个故事,絮絮叨叨地,甚至说到某处还笑两声,还有放在门口的那一大一小的两双拖鞋,别说是章昕这种脆弱的人,就是正常人也吓到起鸡皮疙瘩。然而他不断地说,见谁跟谁说,他整天把那两双鞋拿来拿去,看了叫人心酸。
  张国荣在这时里面出彩的戏是梦游。满怀心事地、专注地收拾那些旧日情书,这时候我觉得JIM最接近张国荣本身,忧郁、迷离、神经质、敏感,不像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像一个匆匆的过客,留下自己的光芒即可走开,像一只精灵。当然这里面其他大部分的表演不如上次他和罗志良合作的情色男女。
  因为张国荣的关系,《异度空间》炒得特别热,我没有看片之前就知道了片子的主要内容,但是到看的时候依然还会害怕到发出惊叫。导演罗志良对整个情节的把握,对恐怖氛围的渲染、对细节把握都很好,对人物心理的刻画也算很成功的。只是有一点,就是JIM的转变,虽然前面有很多铺垫,但是情节之间的衔接上,有点太快了,或者说有点突兀。算了美中不足吧。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