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歌影迷网 首页 导航
访谈录-无题

 

这天张国荣在家里看电视。香港电台制作,真人真事。主角是一些残疾人士。
看到一个女孩,用口含着笔,不停以口代手画呀画。
他深深震撼于那份努力专注,契而不舍,顿悟就在刹那间。


相对我们这些四肢健全的人,若还不懂得恩典,未免太过身在福中不知福!

 

“打份工啫!”


如果你问张国荣:"廿十年前,如果你唔做呢份工,你会选择做乜(什么)?"


张国荣会笑着回答:"真系唔知罗!"


"在这个圈我从来没有超然的感觉,我只是打了一份很长的工,很Devoted很爱它。老实说,自己既非博学多才,亦不比任何人优胜,叻过自己的大有人在,所以我觉得自己很Blessing。人最紧要懂得欣赏造物主给你的一切。即使是一些很平凡的人与事,我是幸运的,布置多少人比我付出更多,起码在工作上,大家都能注意我,突破与否不是自己说的,或者每次演出我都能够给观众惊喜吧,关于这些我一直对自己要求很高。"


莫须有罪名


最近四、五年,张国荣的心态彻底改变,学懂如何放轻松。曾几何时,他是如此的执着过。


"我的确Relax了,对很多事情,我已经不介意,尤其是最近几年,我觉得娱乐圈传媒给我的感觉是:为求出位,从叛亲离。那天记者问我反应(关於周刊拍得他和唐生拖手的照片),我跟他们说:“唔紧要,俾餐饭人食,社会已经咁差,就业率已经咁低!无所谓,自己看开点,有什么事可以攻击到我!"我是有些伤心,他们整天拿看这些话题。真的,整件事被渲染到最大的时候,是97年演唱会我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第二天看报纸,那刻开始,我真的放低了!我觉得没法子呢,你们锺意 Put Words In My Mouth,无得讲啦,我觉得已经去到"岳飞时代",12度金牌莫须有罪名为何你们不写我指的挚爱是送给自己的妈妈和送给自己挚爱的朋友?最后出来是没有了妈妈只有朋友,我是证据确凿的,那只镭射碟仍有的卖,但就这样我死了几个埠?何必呢?"


最紧要有对波


尤其是最近看了太多不愉快的新闻,世贸的双子大厦数小时间内可而已化为乌有,张国荣更加豁然开朗。


"一件事可以死上万个经济界精英,为何我们还要Hurting Each Other(互相伤害)?娱乐圈不是要令大家开心吗?但现在开心的是报章杂志,而没有我的份儿。令我最感触的一次是,那次去日本做宣传,那些宣传人员问我:“点解(为什么)香港的传媒会咁,将你的包装到好似怪物咁出嚟?”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再坐下,他们可以将我的《阿飞正传》同《枪王》所有对白、镜头很深入和你倾,而不是问今次你有没有露点?我觉得今次钟丽缇真的要值得称赞,好歹都带领一个新气候,其实这种做法在外间甚至台湾都很OUT,当年《喜宴》的金素梅不一样露点?现在呢,女人最紧要"有对波",什么CDE Cup,肯放在眼前,冚住大家个脑就可以,所以我不再随便做访问,到最后出来结局都是一样,唔好玩嘅!


真正放下的过程,对张国荣来说,一点也不艰苦。


唔觉吖,睇开些就不困难。到某一阶段,你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既没有妨碍别人,自己又开心,身边的朋友又喜欢自己,夫复何求?人生在世,我只有一个做人宗旨:唔好害人!如果做到家人朋友和工作伙伴都Treasure(珍惜)自己,已经很不错。"


张国荣会笑着回答:"冇乜嘢吖!"


人家拿那个拖手封面给他看,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几靓喎!好似Poster咁!"
"有什么大不了,好朋友扶持,我饮大了朋友捉看我的手说:"走勒!"至於手上那绝对不是一支烟,而是金钟戏院的戏票,我卷在手中把玩,我戒了烟好耐好耐,我览得对方谂住整你,等你死先!我不重要,觉得几好,似一张海报,回到家里想也没想就睡大觉,加上要开工,哪来时间想太多。我觉得狄波拉有句话很中听:"驶唔驶死呀?"没什么惨的过死吧?世上没有任何人的生活方式会一样,不可以?TOO BAD,因为你只有一条命,我亦一样,有今生无来世,相处的时候,我们尽量要对对方好,把心交出来。


这么多年,对于这些批评指责诬陷,张国荣早已见惯,一切本该视作等闲。


"开始第一,二次好惊,毕竟还小,事情最终会过去,拨开云雾见青天,人長大了反而更阿Q:"OK,WHAT'S NEXT?睇吓嚟紧仲有啲乜嘢?"(看下接着还有什么)这绝对不是无奈。我只是想给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方式,我没有去OFFEND(冒犯)别人,亦没有影响任何人,相反现在你们才是Intruder,你们想侵入我的私人空间,我只能尽量不让其他人介入我的精神以及日常生活。你们要入来,我不介意,但你们要做古仔,我控制不到,OK,尤幸我有那么长时间令我成熟,好過有些新出炉的艺人,一个古仔被人多写几次就拜拜来得好。"


咪当我系货


说张国荣不介意完全失去私隐是骗人的,不过现在处境时:"你介意?又如何?"

 

"现在什么都被知了,最近几晚收工都俾人跟,我是知道的。那天收晚上八点,去文华吃晚饭,那部落了帘的Van 仔用一大炮般的镜头对看我,心想:驶唔驶呀?你们可以翻箱倒柜找我的私隐出来,但大部分却是无中生有,像相片中那支烟,像砌我的身家 。我不是一个大花筒,不嫖不赌叫有个钱剩,见到一些前辈晚年生活潦倒,所以我懂得自制,圣诞节开开心心搞个派队请朋友玩,开工时"万岁"一下工友,驶得几多吖?现在我觉得最紧要大家开心,人生苦短,总之和我工作的人开心,过瘾,"哥哥"不是浪得虚名,我不是要晒命,又不是要揸BENZ跑或保时捷去开工,如果要你们来接我,我只希望不要用货VAN,因为我不是货物,亦从来没有在旺角拍戏要去半岛酒店买午餐,人吃什么我吃什么,我是少林寺训练出来的,一个人扛住个袋就去开工。”


男人四十顶唔顺


阿Q的张国荣,觉得一切如此理所当然,所谓苦,只是体力上。


“有什么苦可言?体力上而已,顶多是三日三夜不睡觉,所以我现在很健康,早睡早起,做运动,打羽毛球,要半夜4点才睡,我的体力真的不能应付呢,毕竟已经40幾了。你问我是否生活无忧?现在可以说是吧,反而是退休復出之后才真正无忧。说回来,退休时经济上是可以给自己用一辈子,但那笔钱在香港是不够的,当时我是有计划,在加拿大没问题,那时我觉得精神上开心紧要过有很多钱任自己挥霍,当然我不是要惨到做巴士,但始终是一份安全感,当时我没想过钱会贬值。你今天问问霆锋、张柏芝,他们一样想28、30就退休,人面对当时的环境,压力很大,每天都是做几轮才能睡一睡,到某个阶段,你发觉连笑也无法真心,说的话是别人写好给自己的台词,你会很沮丧,就算想讲一句真心话,旁边的人会说:"你有无搞错,讲句真话,未被人闹够呀?"我不善辞令,但我只想True To My Heart,性格问题,所以很多人说我改变,其实我有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变的是自己开心了。以前赚到钱,但不开心,太多压力,太多莫须有罪名,我常常都说做艺人,只是卖艺,不是卖身呀!”


后记


问世间情为何物,一个情字,在张国荣心中,怎生了得?


每个人对情都有不同看法,我觉得自己是个对家人、朋友都很好的人,总之做了朋友就是永远的朋友,外面的人不重要,但一旦锁定他们是朋友,最后却背叛自己,我会很不开心。朋友是不需要常常见面。现在我重视的是感情,不只是爱情,而是人际关系。因为我们不是住在荒岛上,在思想仍为搞通时,我住大潭,远离尘嚣,拍完戏就过隐居生活,现在呢,我住旺角,加多利山,不怕被人影?怕什么,因为我要生活嘛。就算住山顶之颠,要找你谈何容易。唯一觉得烦的是,令到身边的朋友添麻烦。因为我的关系亦要被骚扰。所以我常常觉得对朋友唔住!”

 

评论

请发表您的观点...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等言论)
  • 全部评论 (0)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暂无评论
info@leslie.org.cn 简繁中文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