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歌影迷网 首页 导航
李碧华写张国荣

  “眉目如画”

  有一天,在报上看到倪匡先生写张国荣先生,说他“眉目如画”。

  倪先生很慷慨,在他笔下人人都被赞枣无一幸免。不过男人赞男人用到“眉目如画”,旁观者看了又看,倒觉这是一个最贴切的形容词。第一,没什么人动用过这四个字;第二,也不见有谁担当得起过。这回真是赞得好。选用的插图马上便加以印证,果真眉目如画。工笔仕女图。由色相说到歌,老实说,他的歌我大部分都没啥印象,最好的,不管你们是否同意,本人首选《侬本多情》:

  “情爱,就好像一串梦。梦醒了一切亦空。或者,是我天生多情,方给爱情戏弄。同你,在追逐一个梦,梦境消失岁月中。惟有,在爱中苏醒时,方知爱情非自控。……”

  比起近期那批新歌,更觉它情辞并茂,唱来款款情深。我不是他的歌迷──我只是固执地迷一首歌而已。


  不干的酒

  有一场戏,是醇酒美人。花客们都举杯与那红牌阿姑一干,镜头对准了女主角,她唯有干了。虽然是茶,但每回仰首而尽,五六回之后,也真难受。

  而一桌的演员呢,有喝了的,有喝一两口的,也有沾沾唇而已。

  不知在第几回了,我留意到男主角总是把那道具酒也干了,然后意乱情迷。当导演一喊咳,他便把口中的酒,回吐於酒杯中。下一回,又换一杯,重新意乱情迷。轮回一样。其实每当拍到饮食场面的戏时,除了新丁,谁都不会来真个的。这番却特别的感觉到了,主要因为他的“姿态”,他若无其事,不动声色,乘人不觉,淡漠做了。一秒钟之前,他还要以为这真是世上最好的酒最好的人。

  ──戏还是戏,未了便悄悄的抽身退出,戏只是戏。虚幻的,像假的醇酒,唯在道具中打转,不可能留于胃内反刍。
  

  难以团圆

  金马奖赛事与我个人无关──因为我不是自由总会的会员。只是懒,也不打算作些类似悔过的行动。他们说:“如果不入会就不可以参赛,电影和海报上也不能出你的名字。”基於世上有这样的“规距”,所以答曰:“算了,我弃权。”逍遥法外。

  只想好好做完一件工程便了。不过,这场赛事与我的TEAM(队伍)有关。见他们得到各项提名,实在开心──至於能否得奖,谁知道呢?一直相信,任何事,大小的事,冥冥中自有定数,经营不来,只好各安天命。

  最耿耿于怀的,是男主角得不到提名。在名单正式公布的前一天,报上还有权威内幕消息,登了梅艳芳和张国荣的名字。一夜之间,就变了?因此失望得更厉害。我曾坚持到“如果不是她和他演,情愿这戏胎死腹中”的地步。但她提了名,他没有──戏内戏外,男女主角都难以团圆。为此有点惆怅。

评论

请发表您的观点...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等言论)
  • 全部评论 (0)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暂无评论
info@leslie.org.cn 简繁中文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