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档案传记 > 正文

张国荣亲述自传(1985年商业电台采访)(3)

日期:2006-09-16 来源:商业电台 (1985) 作者:张国荣 浏览: 字号:TT

第三篇:求学期(中学)

1. 玫瑰岗中校

在玫瑰岗上学开始过一些“大个仔”的生活了,就是要搭校车。从我的家到学校全部的东西都觉得很生疏,每天要念经啦。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不是那么虔诚。还有我对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都只知道皮毛的东西。那时没有什么厉害的,只是死剩把口,或许是对我开始唱歌生涯的起步了。我记得我对天主教,基督教没有什么认识,但是我在那时侯数学比较差,但是还有几位老师比较喜欢我的,就是因为我英文挺好。英文在那时候的年级算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先生就选了我,不知道现在的念天主教基督教学校学生是否有,放学前要先念一段时间的经才能放学。就这样选了我,所以我经常都要念,要领导全班来念,开始就被有些人嫉妒了,就觉得”有什么了不起,我不会念吗?为什么要你带着念?”但是我就一反常态了,到了中学,我对读书就没有多少兴趣了。不知是不是像我刚才说的,我姐在小学逼得我太紧,而且在中一的时候我要学新数,她也不会新数,所以就请了一个补习老师给我啦。那个补习老师不是很用心的去较我,我也没有用心的去学,所以那时除了对英文外,对其他科目都没有兴趣。一个PAST就算了。然后对运动越来越赶兴趣了。

2. 适应期

这时候也开始有一些奢侈品啦。就是拥有一些PUMA的波鞋,有那时已经流行的ADIDAS球鞋穿来打篮球。然后发现这间学校跟以前的学校很不同,全部是讲英文多于中文的,为了不要落后于别人,所以就要开始学习经常讲英文。还有我们的校长在训话的时候也是讲英文的,因此开始的时候真是不知道他讲什么,到后来终于可以跟他沟通一下了。这间学校很多人喜欢姚苏容。我们那时侯是男校,但也有几个男生扮姚苏容很搞笑的,令到我们捧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能找到一些MUSIC MINUS ONE,就是除了自己唱歌的声音能唱现场外,全部都有音乐的,但又没有姚苏容的声音喔。我还记得这个同学,他就是那种“姐姐”类型,不知道他现在到哪里了。我们那时经常打球,开始有一些班际校际赛。而我的羽毛球就打的不错的,有几次很害怕的,因为要跟校长打羽毛球。但是又觉得很荣幸,那时有些虚荣心,居然可以跟校长打羽毛球。但那时我只是去看一些表演而没有参加,也不知道自己会唱歌。你们认为我什么时候才知道自己会唱歌?你们知道谁启发我唱歌,就是姚苏容。以前的音乐没有现在流行和发扬得这么好的时候,只有两样东西,广东歌一点也不HEAT,只有国语歌和少量的英文歌。说起英文歌,就有什么CCR,DEEP PURPLE,HERRY ROCK,但是我们那时侯不太喜欢那类型的英文歌。也懂的,就是去P,开PARTY就懂罗。但是有一段时间,你不能不信,姚苏容热在香港是很厉害的,欢乐今宵被当做贵宾。来到我们香港,听说卖票很火爆,我也有去看过,在什么香港歌剧院,她叫“类型歌后”嘛。那时候开始很多人模仿她唱歌,我看看又觉得很有趣,就买了她的唱片来听。其实买唱片是我大那个哥哥的,他买了在听,后来我也拿去听了,慢慢就会唱她的歌了。现在你问我姚苏容唱过什么歌?我会的,别骗我啊,什么今天不回家,我会唱的。

3. 难忘的二部西片

再长大一些开始听回一些英文歌,又去看一下外国电影了。最深刻的外国电影,在中学时期有两部,一部是《殉情记》,男女主角都靓到极点。另一部是《玉女含苞》,那些歌真的很好听。大家知道那首主题歌吗?叫《DO BALLOON》。在那时开始听很多英文歌,最记得那出《殉情记》的碟,是一只Regional sound track,我连里面的对白也念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啊?沙翁喔,莎士比亚的东西我根本不懂,但我会念啊,那时觉得如果不念好象很衰甘。就象你现在说不听阿伦的歌一样。过了那个阶段,就到了求偶阶段了。

上一篇:我的酸甜苦辣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