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档案传记 > 正文

张国荣亲述自传(1985年商业电台采访)(2)

日期:2006-09-16 来源:商业电台 (1985) 作者:张国荣 浏览: 字号:TT

第二篇:求学期(小学)

1. 我最好的同学仔

小的时候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有些要好的同学仔,大家喜欢拖着手啊,谈谈心啊的经验呢?我也有这样几个要好的同学,但是不拖手的,就类似什么“岁寒三友”。那时候我刚好认识一个姓刘、一个姓关,而我姓张,得意吗?好象刘备的桃园结义那样。这两个同学,还有一个姓许的,我们四个人是很要好的。这三位朋友直到现在,虽然姓刘和姓关的没有怎么联络,但姓许的仍旧有来往。姓许的是潮州人,讲起来我们之间确实是很好的同学。从一年级认识一直到中学,中学分开了,我去了英国读书,他去了加拿大读书。但是直到现在大家都长大了,和有讲心事和通电话的。记得小的时候,这个潮州仔是很可爱的,胖乎乎的,象头猪似的,有时候挺羡慕也听嫉妒他的,因为他的爸爸妈妈对他很好。他爸爸是的士司机,妈妈是新加坡华侨,就是很幸福那种女人,不需要到外面干活,跟她爸爸妈妈一起住啊。那时候才知道什么叫“招郎入舍”。他爸爸就算招郎入舍那种。他外公是一个法律顾问,也是一个开船厂的有钱的知识分子,但是因为大陆,共产党的关系,他就要结束他船务的生意来到香港。我不是太明白那时的人逃难的心态,但在表面上来看,他们实在是一个很开心的家庭。至少他们的女儿结婚是不需要嫁到外边的。即使是我同学的阿姨,即使是他***妹和她丈夫也是一起住在那里的。许同学也有一个堂妹,这个堂妹也是跟他一起住,跟我们一起上学的。他们家确实是出产肥人的,他的堂妹也是肥的。

2. 圣路琦小学

大家问我你小时侯是念哪间学校的,我是念圣路琦。理由很简单,我大姐跟她以前的丈夫两个都是教圣路琦,她当然是教高班,教中五,中六的。我那时刚好从幼儿园跳班,从幼儿园的低班一跳跳到一年级。然后就进了圣路琦读书。然后就“衰左”,留级了。其实不奇怪的,因为大家试想一下,我是从幼儿园低班,却要CATCH UP多一年的东西,但是我根本是不识的。这样,就立刻要再读一年了,其实是补回念幼儿园高班。当我读了两年的一年级后呢,就一直都顺利升级,到了六年级。其实在这个阶段,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记住的,唯一记住的是我其中一个姐姐,第五的姐姐开始帮我补习,我那时就接触到什么是写大字了。我很讨厌这东西的。大佬啊,我已经这么多作业做了,晚上还要什么“上大人、孔乙己”之类的毛笔字。又说我的英文字不漂亮,又要我写钢笔字。大家都知道钢笔字是很难写的,还是沾墨水那种。不知道大家现在还有没有了,应该没有了,现在应该都是圆珠笔了,或许大家有空去些书局问问有没有一些钢笔让大家试写写。钢笔是一种长型的,大概有9寸长的棍,然后自己插一些笔筒进去,至于粗细大家任君选择拉。还要买一瓶墨水,沾一沾就写几个字拉,一会它就会干的,大家就要在它未干之前又再沾,。这样可以培养你的耐性,和写字体的端正。我觉得这个对我没有什么帮助,因为我现在的中文字跟英文字还是那么丑。读书的时候唯一记住就是这个东西拉,还有就是我的姐姐对我很严的。

3. 大家姐张绿萍非常严厉

我记得我肥那个哥哥跟她打过架。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我读书都不算懒惰那种,每次考试都在十名以前。但我姐永远都不满足的,可能是受到家里影响,她觉得一个人要自立,不能失败,至少在我家是这样。其实她是因为爱我才这样做,在那时候整天迫我念书,开始觉得很大压力。然后有一次,不知道是给先生罚留堂还是怎么样了,是件很小的事情而已。她不但骂我,一边骂就更气愤,用一只衣架来打我,是那种用来挂衣服的木制的衣架,是我爸爸出产的,有我爸爸的LOGO的。她甚至把衣架都打烂了,而我的熊哥哥就看不过眼,跟她说“你知不知道这样打人很痛的啊?”然后姐说“我管教弟弟关你什么事啊”熊哥哥又说“你试一下好不好啊?!”然后那件事是这样的,姐姐把衣架打烂了还不消气,把我哥哥上中学穿的皮带拿来再打我。那我哥哥就气愤了,你不知道痛吗?让你来尝试一下吧。就抢了皮带打到姐姐身上,最后当然是两个打大架啦。我姐姐当时打架很拼命的啊,不逊色于男生的,很厉害的!她居然用一个可乐瓶,玻璃做的,敲到我哥哥的头,搞到我哥哥头都破了,当然上面就是我家的一个小插曲。

4. 小学时趣事

读书的时候肯定分成几派的:一派是读书棒的,一派是运动棒的,一派就是追女子厉害的。我在那个时候是叫读书棒的,运动呢?在小的时候我是很矮的,当然现在也不高啦,大家都知道啦,不过也算中等身材啦。但我还记得小时候上课的时候,大家现在是否知道哪是“活水”呢?活水就是坚尼地道对上两条马路那里的一个公园。在那时学校是非常缺乏自己的运动场的,除非是一些很名牌的学校才会有自己的运动场。但我那时念的圣路琦是没有的。所以在那时上体育课的时候,都几无聊的,因为走到那里上课都要15分钟,走回去又要15分钟,所以最后只有15分钟是上课的。其实我也并不是那么喜欢体育的。但是我却很喜欢穿运动衣,因为舒服嘛穿短裤!很多人或许不知道,因为小学的时候回校穿短裤,家人都叫我“邋遢帮”。为什么呢?理由是我穿一双白色的长袜,白色的短裤,白色的恤衫,有一个校章,但每次回到家,可能是那里的凳子脏,木凳来的,后面就会有一团黑色的东西,每次回到家都是这样的。最讨厌是穿那对长袜,可能是质地不好,刚穿新袜的时候会很贴,但穿几次,洗几次以后,它就会掉下来了,整天都要用一些粗点的橡筋,不知道大家见过没有,就是那些粗的白色的,别人用来缝裤头的,六姐就用买回来就橡筋,帮我用针线缝好后,就变成了两个现在别人用来索恤衫袖的橡筋,这些橡筋箍着我的脚,搞到我又痒又痛,但我小时侯也不会有什么COMPLAIN的,没有什么抗议的。在那个时候我读书是挺厉害的,我记得有两年中文拿了全个小学的第二第三名,但我姐似乎始终都是很执著,对我的成绩都很紧张,或许应该是过分紧张,使我到小学后期有抗拒感。我记得小学的时候是读旧数的,其实最大的问题是新数跟旧数我总是搞不清楚的,读新数的时候我已经转到大家知道的玫瑰岗学校。在那里我转了一个新的环境,六姐也没有再带我上学跟接我放学了。

上一篇:我的酸甜苦辣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