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料 > 档案传记 > 正文

张国荣亲述自传(1985年商业电台采访)(4)

日期:2006-09-16 来源:商业电台 (1985) 作者:张国荣 浏览: 字号:TT

第四篇:恋爱史

1. 小学恋爱史

哒哒哒哒…… 张国荣的恋爱史开始啦。哇,现在开始入正题了。开始讲我的恋爱史就厉害啦,揭秘啊!首先讲我的PUPPY LOVE,就是从小学时候,你们说早不早熟啊。我觉得那时是7岁左右,我记得那个女孩还是姓邝的,叫“敏仪”(音)哈哈,把名字也说出来了,厉害吧,我就说“一是不讲,一讲就全部到爆晒出来”。小时候念书真是觉得这个女孩很漂亮的,其实现在想来我当时也没有走漏眼,她还是算靓女。长长的清汤挂面的头发,直的,RUNNING CUT。那时,我不是说我有“刘关张”还有一个姓许四个朋友一起。还有姓邝的妈妈是认识我妈的,我就开始AUNTY政策了。在那时读书就开始有种欲念要拖拖小手,我想拖她的小手,竟然给我拖到喔。而在我读书的时候,她是矮小过我的,她这么矮小,是坐在我前两排左右,那时侯我就经常抛纸条给她,我就是这样过了我的PUPPY LOVE,但这个PUPPY LOVE并不是有什么好结果。我记得一直到PRIMARY的四年级,她就走了,她全家移民到加拿大了。在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就开始认真念一下书了,因为要想着升中学嘛,没有再去多理会这些“感情”事了。其实那时也不知道什么是感情。然后到中一的时候呢,我就很想念她了。然后有一次,她就回来,怎知道却衰了。那时中一的时候我剪了一个平头,就是陆军装,然后那时又比较喜欢游泳,所以晒到很黑,像块黑炭似的。然后那时她回来,我就约她去逛街,她又肯去喔。大家一见面,不同样子了,女孩子到了一个阶段,也就是我们读中一13、14岁左右的时候是发育得很厉害的。一看到她,感觉像“姐姐”那样的。她看见我也不开胃了,感到我象颗兕仔甘,矮她半个头,还黑得要命的。那是第一次遭到异性嘲讽了,怎样的“瘀”呢?去了一会儿街,然后她就有一点女孩子的矜持了,说这里不去,那里不去的,所以去得很不过瘾。记得那个时候即使是去旅行,也一晚睡不着觉,去冰台花园也睡不着觉的啦,何况是约一个女孩子上街。我那晚确实是睡不着觉,还记得我还去那些理发店,不是现在的沙龙,不是现在的发型屋,剪了那些短到无可再剪的平头,以为很有型啦,怎知道她是这样的反应,搞到什么面子都丢光了。

2. 中学恋爱史(一)

好啦,讲了小学,现在讲讲中学了。小学至中学一个啦,中学阶段又有一个啦,我还记得她叫什么名字,叫NANCY。跟我以前的嫂子一样的名,这个NANCY在我中一的时候,那时开始有一种习惯,开始识女生了,那时没有女朋友一起上街是很“瘀”的一件事来的。尤其是在我的学校啦,我的学校是有点叫飞仔学校的。哈哈,其实也不算飞仔的,只是我是飞仔者。那时认识的一班朋友是怎样去识女孩的呢,我们读的是分为男中跟女中的,没有什么机会在平时的时间认识到女朋友的。因为我们通常是早她们15分钟放小息的,到我们放完小息上课了,她们女中才放小息的。原来最容易认识到女朋友女同学就是在运动会了。所以在运动会就死也要参加的。为什么呢?因为参加运动会就可以到草场上去的,要不然就得呆在班上。我整天去参加这些运动比赛,就可以到草场上了,大家都知道女生也有女的选手的,永远都是喜欢那些活活泼泼的肯去运动的,因为那些是比较容易谈得来。而坐在那里,不去比赛的通常都是读书的。我们那些怎说都是玩仔来的,在那时来说,所以就想认识一些玩女啦,真是让我认识了一个,真是够爱玩了。那个叫NANCY的,原来我认识了她以后才知道她有男朋友的,男朋友还一萝萝,她还问我啊,那时真是面懵了,每次认识女朋友都给人“瘀”,我还记得当时她对我说,“你有没有听过DONNY OSMOND那只歌啊?”我好象不太记得那只歌了,对,好象就叫“SWEET ** *** ”,“你听听这只歌吧,听完以后再回来追我吧”!“愚”到帖地,原来那只歌是讲你现在实在是太纯情纯洁了,你不适合我的。好了“愚了”伤心了一会,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想想其实我都不算是很多女朋友的,念完中一升中二了,又认识了一个。

3. 中学恋爱史(二)

中一升中二又认识了一个,是姓黄(王)的,这个对我都算挺重要的了,在我生命里面。我信叫得上初恋的就是这个了。这个女孩读书的时候是长头发的,是在打羽毛球那时认识的。永远都是在运动场认识的喔,我的女朋友。讲起她就联系到现在都挺有名的,叫谢华秀,是赛跑的,现在应该是在南华会教短跑的教练,那时她跟谢华秀两个都是长头发,两个都算是风头趸来的啦,她们在赛跑,当然她就不够谢华秀跑,说实在谢现在还是跑11秒多,女生来说是很厉害的了。但是运动会,打羽毛球是很厉害的,我的女朋友。认识了她以后,我们就成天切磋了,整天约别人去打羽毛球。那时到中二的时候是怎样也不肯剪短头发的了。因为那时是流行长头发的啦。所以就要走堂的啦,其实也不是真的走堂,就只是在打铃前最后一刹那才跑进去,让训导主任看漏眼就捉不到。后来捉得更紧了,我也宁愿从后门爬进去了,都不肯剪头发,那时都算几长毛的啦,长头发有型嘛。在那时读书已经是一败涂地的了,就是只剩下一科英文,那些新数怎样都学不好,无论几多补习先生也药石无力了。为了这科新数还见过家长。说起见家长,我有次见家长也是跟体育有关的。我很喜欢打球,有打篮球,其实有一个体育老师对我还是挺好的,叫古誉荣。我就口多,那时也刚读中学,懒理是谁啊,他跟我们谈得来又好玩,上课的时候还经常让我们用球掷他的肚腩。你知道啦,他又不够我们小孩敏捷啦,放学的时候,他就正准备上校车,我就在后面叫他“蛊惑荣”,鬼叫他的名字改得衰咩,姓古叫阿荣,他当时一声不发,第二天上完开始的三堂课,我们就有个小息的。小息的时候,训导主任进来“张国荣,去我教务处,把你的书包也拿”大件事啦!我已经知道是什么事了,然后他说,“你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的啦,对师长无礼,见家长,停学两个礼拜”。停学两星期是另我很害怕的事情了,最后就是找了我爸去见那个训导主任。但没有什么喔,他们两个很好倾,又给CARD片。真是这样的啊,大家不要笑啊,是真事啦。“老师你要多多提携我的儿子啊”,递上张卡片,我老爸就真是老土,你因为谈生意咩,只是你的儿子被人停学而已。那时开始知道停学的滋味,真是不好玩的。那时觉得没有得上学,是感到很渴望回去能见见我的同学,停学两星期是很难受的事情,之后就决心不要再被停学了。由停学开始我就发现一样事情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迷信了。逢每年的三月到五月,我都是衰的。每年三月到四月我都很运滞的。那年三月就给人停课两星期啦。第二年的三月四月,有件事情是很好笑的,我最记得是跟我大姐和姐夫去看完电影以后。不知道大家是否记得有部片子叫《柔道小金刚》,那时是很兴的,叫什么“柔道一直线啊”,“妈,我得左啦”,不是喔,那出好象是什么干探者。反正就有部“柔道一直线”,讲打柔道的,那时香港开始流行柔道了,自己也没有去买一套柔道服去学打柔道,但就喜欢把什么东西都象把柔道服甩在身后的一边那样子,有次在京华戏院现在已经拆了,在铜锣湾,一看完电影,就到一间士多买了一罐罐头杂果,然后就跟我姐姐夫一起走去拿车,原来那罐杂果是湿的,是有水分,然后那时是习惯用一些黄色的鸡皮纸袋来包东西的,但又不是真正鸡皮纸那样厚,是很薄的,然后走了,因为袋子湿了,那罐东西就掉到我脚趾公上,觉得很痛,但后来拾起来继续走,但一上到我大姐的车上,我大姐大叫一声,原来已经血如泉涌,那时又是三四月,是第二年的三四月。那时是自动停学了,那时就不是给人罚了,我还记得后来我上学的时候还穿了一阵拖鞋,包了纱布,一拐一拐地上学。没有两星期的,只有大约一星期左右啦。就这样傻乎乎就过了我在香港的中学阶段了。在香港读书时,上了中学以后,告诉大家我是一败涂地啦,除了一科英文就没有什么厉害的了。读了一年中一留班,然后读到中二,又危险了,其实也是留班,但最后没有留到,又是那科数学累事啦,永远都不会那些新数的。我爸爸就很气了,你都知道啦,他又要顾着面子,上到爸爸公司的时候,他黑着脸,“看你在香港都是读不上的了,有没有想过到别国读书啊?”我那时觉得很丢人的,就说“好啊,当然好啊!”大家都知道,人永远都有种逃避感,到别国衰了也没有人知道啊。从这时开始觉得自己的爸爸对自己也有一种亲情在的。但长大了想法就不同,不知他是否觉得面懵,自己的儿子读到中一又留班,到中二又留班,就把我送走了。刚好比较幸运的是,中二的一个同学也申请了到英国读书,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去美国加拿大,而且觉得美国加拿大手续繁复过英国。当时英国就有种拜金主义制度,反正你有钱就行。那里的考试真是笑死你,你寄了一个Form去,因为我的同学有全部的资料了,当你寄了form去,它会寄会条题目给你来考试,然后你把题目写了寄回去就叫考试了。那时,我没有自己写,我给了我姐写,当然我姐的程度是不同我的,肯定PAST了。所谓叫申请不用两个月就搞定了。连书信来往的时间,几乎还未说PAST,它又寄来叫了填表入学交钱了。听完一首歌,我再给你们说说我在外国的留学阶段了。

上一篇:我的酸甜苦辣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
随机推荐